当前位置:首页 >> 祖统工作 >>海外及两岸交流 > 稿件
记录共同的历史记忆
2014年09月23日

民革上海市委赴台拍摄抗战老兵

image

  “那场战争打得很惨烈。子弹没有了,我们就和日本兵进行肉搏战!”92岁高龄、祖籍广东汕头的詹兆浮老人说话仍带着浓重的广东口音,讲述起70多年前参加云南保山战役的经历,老人激动万分。

  9月9日至9月15日,作为多方合作开展口述历史工作的深延,民革上海市委联合上海音像资料馆、上海历史博物馆专程赴台湾,在台北、新竹、桃园等地采访录制曾参加抗战的老兵的影像。

  “为什么参军?”面对提问,老人们的回答颇为实在。“很小的时候就接受抗日教育了”,“那个年代,打也死,不打也得死!”朴素的言语背后映射的是他们对国家和民族的忠诚。如陈老先生,抗战爆发那年他才15岁,在浙江永康上中学。战争爆发后他成为一名流亡学生,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福建参加国民政府军统局办的“军事干部培训班”。“抗日战争时期,中日民族矛盾是当时最大的矛盾。青年学子为抗日参加革命的情况在当年很普遍。”陈老先生介绍。

  如今,这些步入鲐背之年的老人,在历经近一个世纪的人生沉浮后对过往经历大多模糊不清了,然而对70年前抗击日寇的经历,却历历在目,挥之不去。

  詹兆浮老人详细地向我们讲述了在云南松山他与30个士兵夜摸日军岗哨的情节。“我们的行军非常艰苦,山很高,爬得手指都磨出一个个血泡,有时一天要穿破好几双草鞋。所以一有空我们就自己编草鞋。”詹兆浮一边说一边模仿编草鞋的动作。

  黄浦十六期生、曾参加两年抗战的何智丛老人,回忆起他在内地艰苦抗日的点滴片段。当年,他主要在安徽阜阳、蒙城一带打游击战,“我们的装备不及日本人,但我们不怕,每次作战都打得很勇猛。”何智丛说。

image

  坐在我们面前的陈老先生右臂打着石膏,1个月前他不幸骨折,但关于抗战的记忆却丝毫未断。他重点回忆了抗战时期他在上海青浦、江苏苏州等地参加情报搜集、配合正规军作战并被日军逮捕入狱的情况。他告诉我们,当年他是在日军监狱里迎来了抗战胜利的喜讯,“日本投降了,抗战胜利了!当我们听到外面敲锣打鼓、放鞭炮的声音时,高兴得不得了。”他的讲述让我们了解到,即使是戴笠领导的军统人员在抗日战争时期也做了不少抗日的工作。这些叙述还原了历史事实,也为我们了解这段历史提供了鲜活的细节。

  生活在台湾多年,93高龄的陈老先生仍记得当年的抗日歌曲,他深情地哼唱起来。提到伤害过中国的日本人,其愤恨之情依然不减当年。

  尽管由于各种原因,这些老兵都在1949年前后去了台湾,但是他们对祖国的思念丝毫不减。何智丛老人欣然用书法写下了八个刚劲有力的大字——“国家至上,民族至上”,寄托了老兵们的心愿。

  在台期间,民革上海市委会、上海音像资料馆、上海历史博物馆三方有关人员还拜访了传媒集团旺旺中时集团、台湾电影资料馆等单位,就两岸共同采集、交流抗战图片、影像资料等进行了洽谈;参观了国史馆、党史馆,看到了一些大陆罕见的文档,如1937年参与上海保卫战的第八十八师师长孙远良(著名影星秦汉之父)手著《八一三上海抗战》手稿等。

来源:民革上海市委会 作者:陈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