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 > 稿件
永不忘党对我家的恩情
2011年06月22日

  值此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年之际,我深深体会到党的伟大,从我家的四代人的经历,按时代不同、处境不同、地位不同,就在各自不同的情况深受党的不同教育,关怀、考验下,使我们所想不到的转变,并得到过着美满幸福的生活。

  首先谈谈我的祖父母,我祖父出生于一个穷苦的家庭,依靠砍柴贩卖维持生活,娶祖母后为了生活从穷困的山村迁到一个商业发达、水陆交通便利的镇上,摆个小摊贩生意度日,逐渐生意好了,发展开起小店铺,此后父叔姑姑相继出世,人口多了,生活入不敷出,父叔四个,还有四个姑姑读完初中就投笔从戎当时的黄埔军校,父亲是七期步科,叔父是八期航政科,也减轻了家中的负担,祖父小店的生意也好了,全镇上三大店(兰永昌、邱恒兴、我家叶茂昌)兰、邱两家较我家实力好些,因祖父后来被任命为乡长而精力分散了,我祖父虽当上乡长,仍是粗布长衫,生活简朴,待人和气,从不与乡里群众争吵,乡镇上时常发生群众争吵纠纷打架事故,经他调解和好相处,为了这些事,往往为双方和解后招待双方吃饭,又如乡镇时有征兵的任务,乡长要负责这一工作,但遇到有的人家怕应征,因家中主要劳动者被征兵对家庭生活有影响,也有的害怕去当兵,有的就回不到家了,怎么办?那时正好我父亲在专区任抗日自卫总队副总队长,祖父对着少数确有实际困难的应征者送到我父亲的部队去当兵,待以后有机会让他回家,又如我家父辈有四男四女八兄妹,有人丁兴旺的说法,所以有些家庭不孕不育而有一种托福的想法,就为此事,由于当时科学不发达造成有的人就此向我祖父托人求情认过房亲,已达到早生贵子的目的。现在看来是一种错误的做法,以上这些事,解放后当地政府对我祖父的情况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的,因当时区政府的干部中有不少都是地下党员,后来都在县人民政府中担任领导工作,对我家情况十分了解,所以在解放后土改大会上,对我镇上的三家:兰家不但欺压群众、称物换大小秤砣,而后又投靠土匪游击队,因此被就地处决,邱家被判刑,我祖父当场无罪释放,我祖父后任的两位乡长,一个罪大恶极被当场枪决,一个被判刑送去劳改。我祖父于一九五八年病逝,祖母于一九六七年病逝。

  再说我父亲自黄埔军校毕业后,参加北伐战争和抗日战争,如平型关、台儿庄等大小十八战役,多次负伤,在抗日期间于黄岩结识了我地下党员齐树铭同志,抗日胜利后,齐在上海一家铝制品厂工作作为掩护进行地下活动,我父在上海的联勤总部任运输大队长,在齐的领导下暗中搞一些策反和起义的工作,其中比较有影响的两件事:一件是当时正处在我解放大军进攻上海,我父亲获得伪上海防卫部上海防务布署的军事秘密图(时任防卫司令是黄埔一期的石觉,副司令是黄埔七期家父同学骆振耀),骆曾与家父会面邀请家父任参谋长职,我父向齐同志汇报后未同意,但可与骆副司令常接触,可见机行事,后我父获取秘密军事防务要图,这对我解放军进攻解放上海有着重大作用;其二是将联勤总部伪上海军械库运往国民党军前线的枪支弹药两船策反转向运至我解放军使用。这两件事南京军区有所记载,这个上海军械库的库长王森,当时住在我家等安排工作,他因是家父黄埔七期同学,经家父向第一补给区司令赵志尧(是我父亲的姑父)要求安排在该军械库工作的,故而执行此事的。上海解放后,齐树铭同志在上海警备区司令部情报处工作,而我父在解放前夕率运输大队官兵起义,齐同志征求家父意见留警备司令部安排工作,家父自感在部队工作时间很长,不想再做部队工作,自感年纪大不适应,一时不能解决,而且供给制不能解决生活问题,因此要求回故乡看是否有适合的工作,就在五零年回归故乡,家乡政府研究后,并由统战和政协部门领导商定由陈金花(系国民党副总统陈诚之弟)、陈棲霞(原国民党空军第三路军司令,最近逝世的全国妇联主席陈慕华之叔,是个有正义感、进步思想的军人,曾支助过我地下党的工作)、我父三个人做些对台的思想政治宣传工作,家父在文革中因遭受迫害致死,七八年获平反昭雪。

  再说我自己,我原在上海大学攻读法律系,上海解放后,参加华东短期革大学习,后于四九年十月十日被安排在上海市公安局社会处,经短期培训后在情报处工作,同年十二月批准加入共青团,后因改为政治保卫处,调至杨浦公安分局政保科工作,后改为侦察处并分为一、二处,我又被调至一处,继续做情报工作,后因内部搞“反六害”运动,被派至杨思公安分局,运动结束后被分局领导留下在政治协理员(原人事科)办公室工作,负责干警的宣传教育工作和共青团宣传工作,后分局改为东郊分局政治处,五七年被下放农村劳动,旋即被安排搞扫盲运动,并被社主任聘为主任助理,五九年七月由公安局调至教育局安排担任教师工作,来到上海第七机床厂(即今改名新力机器厂)技工学校,后由上级任命为教导主任、副校长,七九年因病退由插队落户儿子顶替。

  我儿子进厂后勤奋学习技术受到老师傅们的钟爱,技术进步很快,调化验室工作,不久改革开放他离职自办公司,销售化工原料产品,倍加热爱这方面业务,并将业务扩大提高,增设进出口业务,自任公司总经理,小平同志的改革开放政策指引了他,并由此走上发财致富的道路,不仅买起小轿车和花园别墅,也为社会主义建设贡献一份力量。

  从我家四代人的情况来看,都离不开党的政策,党的政策对我祖父和父亲的教育使他们变为新人,我的一生是受到党的重在表现的不唯成分论的关怀,不歧视出生,而在于能否接受党的教育、改变旧观念而成为党的所要求的人,我的后代也因此能在党的光辉业绩下成长起来,走向健康富裕的道路。

  党啊党,您所指定的伟大的政策,教育了我家四代人,我退休后于八二年加入了民革组织,我的女儿(医生)和我的儿媳也都是民革党员,我家四代人中,有中共党员、民主党派成员,有离休干部,也有退休的教师,有先进工作者,也有共青团员,都是党的光辉照耀下成长起来的,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党对我家的恩情。

作者:叶明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