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 > 稿件
忆我的祖父张自忠将军
2011年06月22日

  我的祖父是抗战时为国捐躯的著名爱国将领张自忠将军。早在“七·七”抗战前,祖父在29军宋哲元军长领导下和冯治安、赵登禹将军等在长城喜峰口、罗文裕对日军展开夜袭,用大刀杀敌无数,从此《大刀进行曲》响遍全国,我的二哥适逢其时出生,小名就叫喜峰。

  1937年年底,祖父被任命为59军军长,这是一个至为重要的转折,正是这转折给他带来了展现他作为一个爱国英雄谱写壮丽史诗的机会,从此祖父开始了他一生中璀璨辉煌、壮怀激烈的时期。

  抗战初期日本的军事力量极为强大,在“七·七事变”后一年多的抗战岁月里,中国军民虽奋勇杀敌,终因国力太弱,武器落后,以致华北、华东、华南大部分领土均已陷落。

  祖父统领59军仅二、三个月后就爆发了台儿庄大战。祖父以劣势装备却一战于淝水、再战临沂、三战徐州、四战横川、五战随枣,最激烈的战斗是临沂保卫战。临沂是鲁南重镇,是日军西进台儿庄的必经之地,其得失对全局影响颇大,因此日军志在必得!进攻临沂的是日军“王牌”部队,原关东军参谋长板垣征四郎统领的日本第五师团。当时临沂守军告急,59军奉命增援,急行军,一日夜达90公里。在临沂与板垣师团激战七昼夜,硬是在临沂阻止板垣、矶谷师团在台儿庄会师,致使矶谷师团孤军深入,从而为台儿庄大捷拉开了序幕。在七天七夜的日子里,由于矶谷师团被围,日军参谋本部严令板垣务必占领临沂,日军大炮猛轰,将临沂大半夷为平地;装备精良的日军像疯狗一般向临沂猛冲,当时国军伤亡极为惨重,王秉璋据守滕县,战至最后一兵一卒全师壮烈阵亡。面对日军优势的炮火及疯狂的进攻,59军司令部高级指挥官都主张撤退,战区参谋长徐祖诒也同意59军撤出战斗,转移郯城休整,可是我祖父却圆瞪双眼,下令死守,决不退却。临沂之战打得可说是“尸山血海”、“鬼哭狼嚎”,打出了我国军民的志气,大长中国军民抗战必胜的信心。临沂之战俘获大量战利品、弹药、衣服、食品、信件,还有板垣征四郎本人的呢子大衣及印章,可见这位日本“铁军”统帅仓皇逃跑时的狼狈不堪之状,活如漏网之鱼、丧家之犬。没有在临沂顶住板垣部队的疯狂进攻,就决不会有台儿庄的大捷。板垣兵败临沂大失颜面,几次自杀未遂。就是这样的败军之将居然日后还升任日本总参谋长。后来板垣又两次和祖父交手。历史是最公正的,也是最无情的,板垣征四郎这个战犯,在1948年被东京国际法庭处以绞刑,结束了其罪恶的一生。

  1938年3月下旬,临沂、台儿庄大战奏捷,蒋介石欲扩大战果,从全国调集45万兵力聚集徐州地区,想和日军展开决战。但日军极其诡诈,立即调整战术,调集30万大军包抄徐州,形势对我极为不利。为保存实力,减少伤亡,国军全面后撤,此时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命令59军殿后,掩护大军撤退。为保护友军的安全撤退,祖父所率59军和日军在肖县、蚌埠与追来的日军整日苦战,保证大部队的成功突围,59军作出极大的牺牲,祖父也因此名声大振,受到国民政府嘉奖。

  1939年4月中旬,日军在冈村宁次率领下,约10万兵力,欲将五战区主力歼灭。连日作战,日军连连突破防线,为振奋士气,祖父冒着大雨东渡襄河督战全力挽救危局,当田家集日军耀武扬威向板桥方向浩浩荡荡而来,我伏击部队一声令下全线开火,日军措手不及,人仰马翻,哪有一点“皇军”的傲气?辎重团大部分被歼,由于失去辎重的日军渡襄河计划未能得逞,经右翼兵团全力反击,日军补给发生困难,被迫停止北进,使中国军队被动局面明显缓解!

  蒋介石在给李宗仁的电报中说,张自忠在襄河东岸指挥二神庙、丰乐河、陈家集、亭子山、方家集、峪山之线我军猛力侧击向北突击之敌,迭有斩获,战况顺利。由于中国各路友军的总反击,日军全线后退,于5月22日,中国军队收复枣阳、桐柏,至此随枣战役结束。

  1940年5月日军又对五战区发动进攻,时称为“枣宜会战”。面对新的大战的来临,祖父亲笔告谕三十三集团军各师各团主官,激励他们奋勇杀敌,几经苦战,终因日军火力太猛,我军多处受挫,祖父不顾33集团军高级将领的劝阻,再次冒着极大的危险,东渡襄河督战,这是他第四次东渡襄河作战,经过二、三天的努力逐步控制局势,河东广大将士得知张总司令亲临前线督战欢欣雀跃,士气振奋,但日军增援部队源源不断开赴战场,在5月15日祖父率领的特务营及440团被围困在十里长山的南瓜店的山坡上,在援军未到的情况下,仍浴血奋战,生还希望越来越少,但仍派人护送苏联顾问安全撤离。祖父奋不顾身,顽强抗敌,终因身体七处受伤于5月16日壮烈殉国。

  祖父壮烈殉国那年,我恰逢出生,故取名纪祖。10年后即1950年我家住上海陕西北路华业大楼,对面住的即是当时59军参谋长李文田先生。那年我10岁,李文田有一天告诉我,当年在南瓜店的山上,祖父身边跟随着59军多名高级幕僚,其中包括李文田,并尚剩有400多名战士和机枪连。李文田裹着军大衣和10余名护卫从后山滚下山坡,得以保全生命。李文田说:“我多次死拉硬拽,你爷爷就是不走,他完全有机会逃生,却决一死战。”此话至今已近60年,是我亲耳听李文田参谋长讲的,应属无疑。60年来,我怎么也想不通,我敬爱的爷爷啊,您五战五胜为中国的抗日战争立下巨大功绩,撤退一次又怎么样?胜败乃兵家常事!

  枣宜战役打得如此激烈,三十三集团军,师长没死一个,军长没死一个,集团军高级指挥官没死一个,但就是时任第五战区右翼兵团总指挥,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的祖父殉国了。我现在想明白了,我等平头百姓哪有您那么宽广的胸怀、远大的目光?抗战前在华北面对优势的日军,您受了多少气,受了多少冤!您忍辱负重,积累在心中的怒火在“七·七事变”后来了个总爆发。您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上战场的,就是要叫日本侵略者知道中国人民、中国军队不是好欺负的!中国必胜、日本必败!

  祖父殉国以后,国共两党均予以极高的评价。蒋介石的题词是“英烈千秋”,毛泽东的题词是“尽忠报国”!2005年抗战胜利60周年大会上胡锦涛主席又一次提到祖父的功勋。

  解放以后,我家五位兄弟均大学毕业走上建设新中国的岗位。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在邓小平的领导下,抛弃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极左路线,坚定地走上了实行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康庄大道,使我国经济迅猛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达到中国历史上五千年来最昌盛、繁荣的时代。我已经年届七旬,可谓晚年逢盛世。看今日中国在胡主席领导下,倡导“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和“和谐社会”大得人心,我坚信,海峡两岸必将在民主、法治、自由、繁荣的旗帜下和平统一,中国必将成为世界强国屹立在太平洋西岸永葆世界和平。

作者:民革静安区委 张纪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