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 > 稿件
报国填沧海 成仁重泰山——民革党员朱桐生散忆父亲朱少屏烈士
2011年06月22日

  在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和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之际,对于抗战革命烈士子女的我来说,再次回忆父亲、缅怀父亲,再次感受父亲的那种精神和气节,便是最深刻的教育活动课程。

  1941年12月8日,日本军国主义突袭珍珠港,从而爆发了太平洋战争。其时,父亲朱少屏担任我国驻菲律宾总领事馆领事,家人都住在上海租界。12月中旬接到父亲从马尼拉发来的一封报平安电话,以后就杳无音信。直至抗战胜利后,才知道父亲同总领馆的总领事杨光泩等八位外交人员,在日军入侵马尼拉后,因坚贞不屈、拒不投降,于1942年4月17日为日军所惨杀,时年60岁。

  父亲青年时代即赴日本留学,在日本参加了同盟会,在日期间与孙中山、黄兴、廖仲恺等先生过从甚密。回国后,任同盟会坐办,继续从事推翻清政府的地下革命斗争。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与陈英士攻打江南制造局,组织沪军都督府,任总务科科长。民国元年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应中山先生邀请,赴南京总统府任秘书。

  他曾协助于右任创办《民呼报》,因宣传反清鼓吹革命而遭取缔,乃改名为《民吁报》。不久《民吁报》又遭取缔,又改名《民立报》,并改由父亲担任发行人。

  1916年,父亲被举为寰球中国学生会总干事,主要任务是指导中国学生出国留学并为他们提供种种服务。中山先生曾应父亲之邀在寰球中国学生会作过演讲。我国老一辈的留学生中有不少曾得到过该会的帮助。当年蔡和森等从湖南经上海去法国勤工俭学时,毛泽东曾亲自从湖南到上海送行,当时就借住在寰球中国学生会。周恩来、陈毅赴法勤工俭学也是由该会帮助他们办理手续的。

  1937年抗战爆发后,父亲在上海与刘湛恩、林语堂等同组国际友谊社,联系中外报社记者,出版刊物名为《回声》,着重揭露日寇违反国际法,屠杀平民,轰炸非军事目标等暴行,因此触怒了日寇。1938年4月7日,刘湛恩被日军特务机关派人暗杀了。特务们还在我家门口投了一枚手榴弹,以此相威胁。为安全起见,父亲在朋友的劝告下离开上海前往香港。不久便被派往马尼拉任领事。

  在马尼拉期间,父亲与其他领事一起,在华侨社会中募集了大量支援抗日物资送回国内。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狂轰滥炸菲岛,屠杀平民,他们参与组织了华侨战时服务队,一面疏散侨民、一面清理文件,以防不测。

  1942年1月2日,马尼拉市沦陷。当天日本驻菲副领事榞次太郎威胁他们,要他们效忠南京汪伪政权,抚平华侨抗日情绪,遭到了他们的严词驳斥。1月4日被日军逮捕,关在菲律宾大学。3月15日又移囚于圣地亚哥炮台地牢,备受酷刑但始终不屈。及至4月17日被日寇以军车载至华侨义山枪杀。

  抗战胜利后的1947年7月6日,在华侨义山八烈士遇害地点举行肃穆沉痛的纪念碑奠基礼及移灵礼。7月7日举行公祭礼,菲律宾总统所赠花圈放置灵堂正中,美、英、法、荷、意等国外交官、菲律宾政要及菲岛各界侨胞近千人自觉参加公祭。公祭后礼送八烈士忠骸至描加地机场,由专机于7日下午七时直接运抵南京。

  抵达南京后,当时的外交部于1949年7月8日下午三时在南京中国殡仪馆举行公祭,主祭人为外交部长王世杰。当时国民政府要员于右任、叶公超等300余人前来悼念。1947年9月3日举行公葬仪式,由南京市市长沈怡亲奠后移灵至中华门外菊花台之忠烈公园安葬。1989年1月30日,国家民政部正式颁发了《革命烈士证明书》。

  父亲的一生是先后为辛亥革命、抗日战争不停奔走直至捐躯的一生。不仅办学办报、口诛笔伐,还直接组织武装起义,与旧势力刀枪相对。用行动甚至最后用生命,诠释了他为民族复兴、为反对侵略,为民主、为自由所作的不懈努力和孜孜追求。

  父亲一直都在奔波忙碌之中,但从没忘记对我们子女的关心,即便是1938年离开上海了,仍规定我们兄弟姐妹每人每周都给他写信。通过信件来往了解我们的学习、思想、生活、志趣,培养我们良好的思维习惯和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总是用周围发生的事件来开拓我们的眼界,启迪我们的爱国之心和良知。

  受父亲的影响,我于1940年光华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毕业后就离开上海去浙江衢州参加国防工程建设,后又辗转上饶、衢州、衡阳、成都、安康等地,根据军事战略要求,为美军修建军用机场。一直到抗战胜利第二年才回沪,供职于当时的上海市工务局。上海解放后,工务局转入上海市政工程局,我继续留用任工程师,以自身的专业技术,为新中国的建设添砖加瓦,曾参加多项上海重大市政工程建设。即便于1979年以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身份退休后,仍发挥余热积极活跃于市政工程建设战线。

  1957年,在上海市政工程局局长、民革上海市委主委赵组康的介绍下,我参加了民革组织。或许是父亲的民主、民族思想已在我的血脉中永远流淌,我对民革始终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情感。多年来,将参政议政和促进祖国统一视作我身为民革党员的首要职责,努力运用专业知识,就市政工程问题撰写社情民意,努力为海外亲友与大陆的联系牵线搭桥。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六十七年,我自己也已经成了九旬老人。我想我们比父亲幸运,因为我们遇上了好时代,但正是因为父辈们的付出和牺牲才有我们今天的安康和富足。历史不会忘记他们,后人会永远缅怀他们!

作者:民革静安区委 朱桐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