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 > 稿件
父辈的历程——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
2011年06月22日

  自1921年中国共产党建党,经历狂风暴雨惊涛骇浪迄今已历九十年华。我父亲杨今也是1921年出生的,也将迎来90岁生日。在这庆祝诞辰九十周年的喜庆日子里,回顾过去展望明天,心中充满了自豪和欣慰。

  中国共产党从最初几十人的共产主义小组发展到今天几千万人的世界第一大党,经历了许多艰难险阻,甚至几乎是灭顶之灾的重大挫折。无论是革命战争年代还是建国后建设时期,一路波折不断,跌宕起伏,但始终有能力力挽狂澜转危为安,在中国乃至世界历史的长河中谱写了一曲独特的乐章。在这建立新中国的过程中,无数先烈作出了牺牲,其中既有共产党员,也有普通群众和民主党派爱国人士。之所以有这么多各阶层的人士勇于为革命事业献身,是因为中国共产党代表着全中国人民的广大利益,因此,不但普通劳苦大众积极响应,即使在其他阶层,甚至在当时国民党的中上层人士中都能产生共鸣。

  在父亲的经历中有许多中共党员的身影,他们的优秀品质影响和感染着他。安庆,是父亲的出生地和青少年时期受教育的地方,作为当时的省会,进步的思想传播得较早,陈独秀,陈延年,赵荣声也都是安庆人。在父亲当时的中学任课教师中就有中共党员和宣传马列思想的进步人士,他们言传身教使许多青年学生对中国共产党有了真切的了解。

  我读小学中学的大部分时间是文革时期,许多以前的事和人不被提起或干脆不能被提起。因此父亲基本上不讲以前的事,倒是我们其他的亲戚聚会时偶而谈起爷爷和爸爸的往事,但仍然只是点点滴滴的一些片段。改革开放后,父亲到民革市委工作,开始接手大量平反冤假错案的工作,对过去的历史接触得也越来越多,我们也相应地对过去了解得更多。有一天,他带来了一本曾经担任卫立煌机要秘书的中共地下党员赵荣声先生(1915-1995)写的【回忆卫立煌先生】(1985年出版),其中有一段讲到我爷爷和父亲。他提到在抗战初期,我爷爷与他谈起中共抗日,流露敬佩之情。爷爷当时在卫立煌的行辕担任高级军官,请赵先生教随军的我父亲和叔叔英语。也是从这本书中我才第一次知道爷爷的名字,这对一般人来讲是很不可思议的。

  前前后后与这些中共党员进步人士的接触,潜移默化,为父亲最终走向革命,并直接参与到人民解放事业中来打下了基础。

  后来,父亲在抗日最艰难的年代,放弃学习电影艺术的理想而报考黄埔军校18期,毕业后加入远征军投身抗日第一线。在解放战争时期,在贾亦斌先生的直接组织领导下,通过中共地下组织,在渡江战役发起前十几天在嘉兴带领预干总队举行起义,打乱了国民党在江南地区的部署,为渡江战役的胜利实施起到策应作用,为解放事业作出了贡献。

  而所有这些经历也是在上世纪80年代才陆续为我们所知。通过父亲应约撰写的回忆文章及其他战友同志写的回忆录我们才了解到父亲以前的战斗经历。在我们的印象中,父亲一直是性格温和彬彬有礼的,只有一次(那时正放映电影“拯救大兵瑞恩”)我问他,在对方机枪扫射时,向前冲有意义嘛?他只淡淡地回答了一句,机枪扫射时,(在整个扇形面)子弹和子弹之间还是有空隙的。

  记得在1999年纪念上海解放五十周年的前期,上海电视台的纪实栏目派人来采访父亲,后来在正式播映的节目中看到的资料和照片都是以前从未看到的,节目对父亲作了高度评价,非常亲切,深深地感到中国共产党对参与革命事业的同志的关怀。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对以前的许多历史问题给予了客观实事求是的评价,特别是对抗日战争正面战场的作用和广大参战将士的功绩,放在国家的立场去予以新的认识。作为亲历者,父亲也受邀接受电视台报社的多次采访,我也曾经陪同前往倍感自豪。

  在父亲交往的朋友中有多位资深的中共党员,他们在早年的革命事业中为新中国的建立做出贡献,而在建国后的政治运动特别是文革中不同程度地遭受磨难,但他们都始终保持着高风亮节一身正气。我自己也有幸认识他们中的几位,使我对什么是真正的共产党员有了直观的认识和感受。其中一位姓梁的老同志,是1923年在四川加入共产党的,从他的回忆录中读到了早年白色恐怖的血腥以及环境变化的无常,更多的是坚强的意志。还有一位是当时担任上海黄埔同学会秘书长的陈觉先生,他加入共产党是在解放前由叶剑英邓颖超作为介绍人的。我曾经师从他,学的也是英语,他上课之余也向我讲述了战争年代的严酷情景和一些趣事。他的特点是严格严厉,对人品的要求很高,不喜欢和稀泥那一套。

  在我父亲参加革命的历程中,贾亦斌先生既是指路者也是帮助者,几十年来他一直关心和帮助当年跟随他起义的战友。当电视连续剧《血色黎明》(1999年,李幼斌主演,内有叙述嘉兴起义的细节)上映时,老战友们奔走相告欢愉兴奋之情依然历历在目,中国共产党没有忘记当年帮助过革命事业的朋友们。2009年9月建国六十周年国庆前夕,我在北京受父亲嘱托拜访贾老时,谈起2005年抗战六十周年纪念日胡锦涛总书记第一个向他授勋的场景,他依然很高兴,说现在对抗战的正面战场有了积极的评价。

  不可否认,中国共产党在建国后的建设过程中也出现过政策上的错误,给国家和人民带来损失。但中国共产党能够勇于承认自身的错误,实事求是,团结各民主党派和全国各族人民,重新走向新的辉煌。

  以中国历史为纵轴中国共产党正在把中国带向一个新的高度,进入了各国瞩目一举一动影响全球的时代。当然不同于过去历史上的强盛时期,在这个时代面临的挑战和问题会更艰巨和复杂。

  一路走来,九十年,对于个人已是走向暮年,而对于一个政党,正是走向成熟和自信。时光荏然,黑发变白发,但共产党的旗帜愈发鲜艳。薪火相传一代代,对事业的信仰不变。在此,我深情的说一声,生日快乐!

  向健在和已故的革命事业参加者致敬!

作者:杨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