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媒体关注 > 稿件
上海市政协副主席高小玫:预算内外资金都需监管
2008年01月31日

  行政透明的一个关键就在于财政透明,上海众多民主党派尤其是民革上海市委对此颇为关注,在2008年1月27日的上海政协第十一届一次会议上,民革上海市委主委高小玫作了题为《提高财政透明度建设服务型政府》的发言。1月29日,高小玫当选上海市政协副主席。

  日前,她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认为提高财政透明度、强化预算监督、构建阳光财政是民主党派参政议政的关注重点。

  《第一财经日报》:当前上海财政在透明度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高小玫:就全国而言,上海在提高行政效能、行政透明度上还是走在比较前面的,上海财政的透明度也相对比较高,但还有一些方面需要改进,主要是第一预算草案对人大的透明度问题,影响了人大对预算的充分审查;第二是部分财政资金的收支在人大监督的视线之外;还有财政预算执行过程和运行结果透明度也不够。

  《第一财经日报》:请你具体谈谈预算草案的透明度问题是如何影响了人大的审查效果的?

  高小玫:主要在于:一是提交人大审查的预算内容笼统,政府财政部门报送的预算草案,收入和支出只列到大类,少数列到款。人大代表难以审议预算的具体内容,代表感觉“看不懂”。

  二是,提交人大审查的部门预算材料不齐全。目前政府提交人大审议的只是部分部门的预算,且提供的部门预算材料中对专项经费的具体用途没有细化,人大代表无法对此进行充分的审查。

  在全国意义上也有类似问题,应该说,近年来,上海市政府已在不断加大财政透明度的力度,比如不断扩大提交市人大审议的部门预算范围。据说,2008年提交市人大审议的部门预算将扩大至35家。

  《第一财经日报》:除了预算资金外,非税收入与财政超收收入的监督情况如何呢?

  高小玫:非税收入收支的透明度尚待提高,如贷款道路通行费、国资经营收入等,目前都尚未纳入财政预算,没有进入人大代表的审查监督范围。

  2007年上海的财政超收收入也超过了15%。财政超收部分如何用,《预算法》没有明确规定,虽然根据本市的规定上海财政超收收入使用方案在人大常委会备案,但总体上人大对超收收入使用的监督是滞后的。

  我们希望上海能探索制定地方法规,对专项资金的收入和使用情况实施法律监督,将包括行政事业单位国有资产、部门结余资金和其他各类非税收入统一纳入财政综合预算中反映,使预算外的资金纳入人大的监督视野。

  《第一财经日报》:对预算执行的监督往往在事后,是不是意味着在编制预算时也需要非常谨慎呢?

  高小玫:我们常能发现,“年底到,忙修路”,“冬天来,忙植树”这类现象,这其中不排除一些部门为了保住第二年的预算基数,到年底突击“用钱”。

  由于在政府的内部程序中封闭审核的各单位预算,难免隐藏着浪费漏洞,而到了部门预算执行的阶段,监督的难度就会大大提高,造成了事实上的透明度降低。当然,现在倡导实行的“零基预算”能够较好避免这个问题。

  此外,政府网站仅公布有关当年财政决算和下一年度财政预算的报告,而对预算执行情况的审计结果,尤其是部门预算执行的详细情况的财政审计报告,目前并未完全向社会公众公布。

  《第一财经日报》:民革上海市委对于上海提高财政透明度,强化财政监督力度还有什么建议?

  高小玫:我们建议将政府财政信息纳入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细化财政信息公开的内容、程序,保障财政信息公开制度的实施效果。在目前阶段,可选择一些社会较为关注的,与群众切身利益关联度高的事项,如公开支出投向情况、人大审查表决情况、重大事项执行情况、财政审计结果等等。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