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思想宣传 >>学习园地 > 稿件
拜谒黄花岗七十二烈士
2012年03月12日

  自中学历史课上读到“广州三、二九起义”那段不朽的历史,便对葬于黄花岗的七十二烈士一直充满着无限的敬仰之情。半个世纪后的2011年12月14日我在游览了香港和澳门之后,特意绕道来到了美丽的广州。我对广州的了解源自于著名作家秦牧的散文《花城》,“你在郊外已经可以到处见到树上挂着一串串鲜艳的花朵了。而在年宵花市中,经过花农和园艺师们的努力,更是人工夺了天工,四时的花卉,除了夏天的荷花、石榴等不能见到外,其他各种各样的花几乎都出现了。牡丹、吊钟、水仙、大丽、梅花、菊花、山茶、墨兰,春秋冬三季的鲜花都挤在一起啦。”“望着那一片花海,端祥着那发着香气、轻轻颤动和舒展着叶芽和花瓣的植物中的珍品,你会经不住赞叹。”秦牧笔下的广州多年来一直令我神往不已,但今日的到来却不单是为花而来,更为了一股热血的涌动,一份久藏的心愿的了却。回上海的火车是晚上6点10分,我推脱了同行朋友们去游览其它景点的邀约,选择了一人游——去黄花岗拜谒七十二烈士。

  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园又称黄花岗公园,是为了纪念1911年4月27日(辛亥三月二十九日)广州“三、二九起义”中死难烈士而营建的。公园位于广州市先烈中路79号,占地面积约13万平方米。下得车来便见一座气势恢宏的三门牌坊迎面矗立,牌坊的正门上镌刻着伟大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的亲笔题词“浩气长存”,故而此牌坊又名“浩气长存牌坊”。穿过牌坊放眼望去,但见笔直的大道直达远处的岗陵,两旁松柏葱茏滴翠;我迈步向前越过墨池,朝着摆放七十二烈士墓的岗陵缓缓走去,此陵又称记功坊。民国十年建成,前后由72块青石叠成“崇”字形,象征72烈士。青石上分别刻上当时国民党海外各地支部名称和个人的名字作为纪念他们捐款建设墓园的献石。仰望着崇字形的墓地,想起当年俞培伦、林觉民、方声洞等100多位同盟会员为推翻满清统治而前仆后继的壮烈场面,不禁感慨万千。先烈们虽然没能亲眼见到满清皇朝,在时隔不久爆发的武昌起义所引发的汹涌澎湃的革命浪潮中轰然倒塌;但“三、二九”起义如之前的每一次起义一样不都是为辛亥革命的最终胜利作出了必要的铺垫与准备吗?起义虽败犹荣,先烈们永垂不朽。

  百年风云、沧海桑田,在孙中山先生最忠实的继承者——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早已建立起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雄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烈士们当年献身革命的愿望许多已经实现。今天的祖国经过改革开放的洗礼更加蓬勃发展,意气风发的人民在坚持选择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必将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肃立于墓前深深地弯下腰鞠了三躬,直起身来拿出相机我想请人帮我照一张相留作纪念;无奈时令正午静谧的墓区惟我一人,略等片刻后举目四处我欣喜地见有两人越过墨池朝墓地这边走来,随着他们的走近,我才看清男的是一位与我年纪相仿的长者,随同的则是一位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女孩;我高兴地招呼他们:“你们好!请帮我拍张照,好吗?”只见那位长者一边指着女孩,一边对我说:“让我女儿帮你拍。”原来是父女俩“好!”我答应着随手把相机递给女孩,赶快卸下肩上的旅行包放地上,站着待她替我照像。只见女孩很有礼貌地朝我说:“叔叔,请您再往前靠一下,我给您照个全身。好!再照一张。”望着萍水相逢却如此热情的父女俩,我连声道谢,并自我介绍说:“我从上海来,是民革党员。今天特意过来拜谒壮烈牺牲的七十二烈士。”请问尊姓?你们从哪里来?…..没待我问完,女孩的父亲便高兴地说道:“敝姓李,我们从台湾来。”“啊!原来是台湾同胞。”“其实我们也是上海人”。通过与李先生的交谈我才知道,李先生原来家住上海南市,父亲在1949年初随国民党军队开赴台湾,退役后经商积累了一些家产,李先生于八十年代初,经香港去台湾继承父业。这次是带小女回大陆探亲旅游,广州是他们行程中的最后一站。谈起大陆的发展,两岸近年来的交往,李先生深有感触地说道,还是大陆发展得快,尤其是上海颇具国际大都市的气派,世博会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在台湾的上海人,他们为祖国的繁荣富强感到高兴。

  我们的闲聊毫无陌生的拘谨,颇像一对他乡遇故知的老友。无奈时间的缘故,彼此只能葱葱道别。再见了!一见如故的朋友。当我们的双手紧握的那一刻,彼此无言的内心都一定在默默地祝福两地,祝福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作者:朱国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