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思想宣传 >>学习园地 > 稿件
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重要形式
2009年09月04日

  ---“六个为什么”系列解答(7)
  本报记者叶帆朱佩娴《人民日报》(2009年5月18日07版)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4月27日本报理论版《本周话题》栏目刊登“六个为什么”系列解答之五“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符合中国国情”一文后,又有不少读者提出一些问题,希望专家进一步给予解答。这些问题主要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在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实现人民民主和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中具有什么样的重要地位?这一制度的形成是否与我国国情具有内在的关系?这一制度是否具有其他国家政党制度所不具有的特点?与西方的多党制相比,这一制度有优势吗?这一制度为什么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坚持和完善这一制度,应该注意哪些问题?近日,记者就这些问题采访了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常务副院长游洛屏、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淑真。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的重要组成部分
  问: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是我们党始终不渝的奋斗目标。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在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实现人民民主和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中具有什么样的重要地位?
  游洛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包括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的内涵主要体现在指导思想、政治框架和价值功能等方面:指导思想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政治框架是在人民民主专政条件下建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价值功能是实现人民民主。指导思想好比是软件,政治制度好比是硬件,这个软件在这个硬件上运行,实现的功能是人民民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是在长期以来追求人民民主的过程中形成的。鸦片战争之后,中国逐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在当时中国的具体历史条件下,农民阶级选择的传统道路,不能实现最广大人民的民主;民族资产阶级选择的西方道路,也不能实现最广大人民的民主;大地主大资产阶级选择的专制独裁道路,更不能实现最广大人民的民主。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走社会主义道路,才最终实现了人民民主。人民民主表现在国家形态上,国体是人民民主专政,政体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与国体、政体相适应的政党制度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人民民主的主要实现形式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包括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可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实现人民民主、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重要形式,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的重要组成部分。
  周淑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根据我国宪法,这一基本政治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所谓基本政治制度,就不是指某个领域、某个方面的具体制度,而是指在我国政治制度总体架构中关系全局、具有战略地位,在国家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各个领域都发挥重要作用的制度。还要看到,基本政治制度是国家政权产生的基石,新中国就是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召开的基础上成立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新中国国家政权的历史来源和现实基础之一。这一制度作为国家的基本政治制度,在我国政治生活中、在实现人民民主和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中的重要地位是显而易见的。
  问: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必须加强社会主义民主建设,不断扩大社会主义民主。请问,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在社会主义民主建设中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游洛屏:政党制度是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民主政治运行的必要条件。政党制度主要是对政党与政党之间、政党与政权之间、政党与社会之间关系的规范。政党制度通过对这三方面关系的规范,保证公民有序地进行政治参与,从而实现民主政治并使之正常运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五种主要的形式: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之间的合作与协商;在人民代表大会中发挥民主党派成员、无党派人士的作用;举荐民主党派成员、无党派人士担任国家和政府以及检察、审判机关的领导职务;在人民政协中发挥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的作用;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为经济建设服务。通过这五个方面,我国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在社会主义民主建设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体现了政治参与、利益表达、社会整合、民主监督、维护稳定的价值与功能。在这里,需要正确理解我国政党与政权的关系。我国各民主党派成员、无党派人士在人民代表大会中发挥作用,体现了多党合作,但我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不是议会制,不设议会党团,因而人民代表也不代表某一党派,而要对全体人民负责;各民主党派成员、无党派人士在政府和司法机关中担任领导职务,体现了多党合作,但我国政府不是联合执政,因而领导职务不是按席位分配的,对所有干部都按照公务员法进行管理。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具有鲜明的特点和独特的优势
  问: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形成是否与我国的国情具有内在的关系?这一制度是否具有其他国家政党制度所不具有的特点?
  周淑真:政党政治是当今世界一种普遍的政治现象。世界各国政党制度的建立有其普遍性,但这种普遍性又是寓于特殊性之中的,世界各国各种类型的政党及政党制度毫无例外都根植于本国的特定土壤。这里涉及政党政治与政党制度是“长成的”还是“做成的”的问题。这是一个学界争论不已的话题,其中反映着唯物史观和唯心史观在这一问题上的不同主张。唯心史观坚持一种历史的或然决定论,认为虽然我们后来看到历史是单线发展的,但在当时的情景下历史却有诸多的选择,或许是一个偶然事件塑造、主导了历史。这样的观点显然有失偏颇。我们可以看到,偶然之中有必然。任何历史人物都不可能脱离当时的历史情境和本国的历史文化传统作出选择。一些西方民主理论家明确指出:政府不是靠预先的设计来建立,它们不是做成的,而是长成的。这一点,从中国和西方政党政治产生的历史背景和形成过程中也可以得到验证。简而言之,不同的历史、不同的政治任务、不同的发展过程决定了不同的政党政治与政党制度。如果忽视本国的国情,就会受到历史的惩罚。就中国而言,正是在历史的千回百转之中,最终确立当代中国政党制度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
  那么,衡量一种政党制度是不是一种民主政治的实现形式的标准是什么呢?我们认为,其关键不在于政党政治自身的形式是不是竞争性的,而在于它是否反映并实现了民主的价值,也就是说要用价值和内容来衡量形式。一种事物可以有不同的形式,但关键的价值和内容却只能有一个,它决定着事物的本质,民主也是如此。只要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从根本上体现了民主的价值和本质,或者说以民主的价值和本质作为原则来指导自己国家的政治制度设计,就应当认为这个国家是一个民主国家,至少是一个正在走向民主的国家。就我国而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这一政党制度,通过各种渠道吸收民意、反映民情,最大限度地实现公民的政治参与,无疑是发展社会主义民主的重要形式。
  游洛屏: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形成和确立,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有的人或许会有这样的疑问:西方政党制度是现代化的结果,中国要实现现代化,是不是也要实行西方政党制度?回答是否定的。世界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政党制度,各国政党制度都要符合本国国情。西方国家在现代化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的政党制度,中国在现代化过程中也形成了符合自己国情的政党制度。
  我国的政党制度不同于西方的政党制度,也有别于一些原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政党制度,具有伟大的独创性。其显著特征是:共产党领导、多党派合作,共产党执政、多党派参政。具体表现在:第一,以中国共产党领导为前提。坚持中国共产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是我国多党合作的政治基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是在中国长期革命和建设的实践中形成的,是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一致公认的。第二,我国各政党都共同致力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的共同理想和共同目标。第三,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民主党派是参政党。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是执政党;各民主党派是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的政治联盟,是同中国共产党通力合作的亲密友党,是进步性与广泛性相统一、致力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参政党。第四,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都以宪法为根本活动准则。我国多党合作制度内的各政党,都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责任。
  问: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特点与西方的多党制相比有优势吗?
  游洛屏: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符合我国国情,在社会主义民主建设中具有独特的优势:一是体现了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要求。这一制度,既坚持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又体现广泛民主;既保持一致性,又体现多样性;既规范有序,又充满活力。它有利于充分反映民意、广泛集中民智,有利于实现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二是有利于党和国家的决策民主化、科学化。通过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广泛参加国家和社会管理,履行参政议政、民主监督的基本职能。中共中央坚持协商于决策之前和决策执行过程中,协商内容不断充实、程序逐步规范。三是可组织有序的政治参与。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积极发挥作用,扩大了社会各方面成员的有序政治参与,畅通了利益表达渠道。四是有利于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加强和巩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执政党建设与参政党建设互相促进,从而提高执政党的领导水平和参政党的参政能力。通过互相监督尤其是对中国共产党的监督,能够使执政党随时听到不同的意见和批评,更好地了解人民群众的愿望和诉求,有利于中国共产党提高执政能力。
  周淑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优势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一方面,中国共产党领导有利于政治运作的稳定性和政策执行的高效性。中国共产党始终作为执政党处于政治生活的核心地位,与其他党派为着共同的政治目标而努力,各民主党派都是辅佐执政党执好政的参政党。这样,执政主体的稳定势必会给民主政治生活的稳定与发展带来好处,更有利于执政党在稳定的政局中集中精力、负起责任,提高执政效率,抓好各项建设。另一方面,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有利于政治运作的民主性和政治决策的科学性。合作型政党制度的重要特点,就是通过协商民主避免政党间的“恶性互斗”,实现执政党与参政党的良性互动。合作型政党制度体现了一种“和谐”的伦理和政治思维,更有利于整合全社会的力量进行建设。在我国,中国共产党在决策时充分听取各民主党派的意见,保证了政治运作的民主性和政治决策的科学性。所以,在凝聚各阶层智慧、实现科学民主决策并保证政策的连续性方面,合作型政党制度具有竞争型政党制度所不可比拟的优势。
  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必将进一步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
  问:应该以什么为标准判断一种政党制度是否具有生命力?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为什么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周淑真:判断一种政党制度的生命力,不但要看它的历史形成机理,还要看它的现实政治作为;不但要看它所能够拓展的政治空间,还要看它所具有的内在优势。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要看其是否与本国国情相适应。比如,竞争型政党关系在一个国家会表现得稳定而有序,而在另一个国家则可能引起政党间的纷争,导致国家政局的混乱。因此,无视本国基本国情和历史文化传统,照搬别国的政治制度和政党制度,仿效别国的政党关系,必将引起政治生活的不适,带来政治混乱和社会动荡。我国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之所以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关键就在于它适合我国国情。新中国成立6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30年的实践证明,我国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为我国取得令世人瞩目的发展成就提供了坚实的制度支撑,当代中国的发展成就又增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和政党制度的吸引力。只要我们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必将进一步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
  问: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游洛屏:一是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从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高度来加强我国政党制度建设。我国的政党制度建设当然应该吸收人类创造的优秀文化成果,但决不能照搬西方那一套。政党制度的性质决定了政治发展的方向,政党制度性质的改变必然导致政治发展方向的改变,坚持政治发展方向必须坚持政党制度的性质。毫不动摇地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的重要内容。二是重视我国多党合作制度理论研究,为进一步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提供坚实的理论基础。在研究中,应特别重视总结多党合作的实践经验。三是加强中国特色政治文化建设。政治文化与政治制度是相辅相成的。我国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完善和发展,必须有相应的中国特色政治文化的环境。四是加强参政党建设,使执政党建设与参政党建设相互促进。民主党派要充分履行基本职能,按照参政党建设的目标和原则加强自身建设。五是组织有序的政治参与,使各方面的政治参与要求尽可能地为我国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所容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