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思想宣传 >>学习园地 > 稿件
浅谈“两种民主形式”的分工和互补
2007年12月12日

  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周恩来总理就说过.中国的民主政治,或政治的民主化,就是“选举”加“协商”。五十多年过去了,这两种民主形式已经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核心内容.并曰益显示出它的优势和威力。
  我国“两种民主形式”是由作为根本政治制度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作为基本政治制度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构成的,前者的对应机构是各级人大,后者的对应机构除各级政协之外还包括八个民主党派。本文仅从“两种民主形式”分工和互补的角度,作一些粗浅的探讨,就正于方家。
  “尊重”又“照顾少数”
  一个社会,总是由不同的元素,包括党派团体、阶层、行业,群体(过去习惯的提法是“阶级、阶层”和“党派、团体”)这些元素构成的,它们在社会的总体构成中,各自处于不同的地位。或处于多数、主流、优势、基本的位置,或处于少数、边缘、弱(劣)势、游移的位置。而且,随着社会的发展与变化。这种位置又始终处于调整与变化的动态之中。
  一个社会,一个政权,要真正实现民主。真正解决各类矛盾,从而求得和谐与稳定,必须一方面满足多数的共同意愿,实现主流的前进方向,发挥优势的巨大能量,体现基本的主导作用……同时,另一方面,也不能对少数的合理要求、边缘的客观存在、弱(劣)势的实际困难与游移的改变地位的要求不闻不问。李瑞环同志说得好:“我国实行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符合我国国情的一种新型的民主制度。这种制度……有助于拓宽人民群众发表意见的渠道,做到既尊重多数人的共同意愿又照顾少数人的合理要求。”“尊重多数”又“照顾少数”,这就是我们“两种民主形式”的出发点,也是我们民主政治的一大创造。
  “区别”不如说成“分工”
  人大和政协的构成是不同的。人大的主体就是“人民”,这就决定了它的构成总是以社会的多数、主流、优势、基本部分的人民群众为主。这样才能鲜明地反映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最根本的利益。因此,它的构成是以地区、部队为单位。政协的组成人员当然也在“人民内部”,但是“各方面”的代表人物,它的任务是“在重大决策之前进行充分协商”,那就必须在人大具有的广泛性之外,还要具有更大的包容性、多样性和社会性。因此,它就独特地以党派、团体、阶层、行业、群体等作为各个界別组成了自己的队伍。
  由此也就引发了二者侧重面的不同。人大通常主要反映人民中多数、主流、优势、基本人群的意愿,当然也不能忽视少数、边缘、弱(劣)势、游移人群的存在。而政协则在重视前类人群的意愿的同时。更加关心后类人群的要求,以更充分地反映并妥善地处理不同意见。二者的这一分工使“尊重多数”和“照顾少数”的原则得到了结构上的保证。
  二者的性质也是明显不同的。人大在国家权力体系中居于首要与中心的地位,因为它是投票选出来的,是广大人民群众的代议机构。而政协是由协商产生的。它是“爱国统一战线的组织”,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重要机构”,是“我国政治生活中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的重要形式”。它围绕团结和民主两大主题履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和参政议政职能。政协的非权力机构性质是它的特点,有时甚至恰恰是它的优势。
  周恩来总理说过:“人大、政协两会有不同之处权力上有分別”邓小平同志也曾指出:“在修改(政协)章程中。不要把政协搞成一个权力机构。……它不同于人大,此点请注意。”人大和政协的区別正是来自它的性质和构成。因此,与其说是“区別”,不如说成“分工”更好,因为这是必然的,有意而为之的。
  “刚”中有“柔”“柔”中有“刚”
  人大和政协尽管有区別,但又正如周恩来总理所说,“两会只是有权力之分,无高低之別,……政治地位上是平等的。”江泽民同志也指出:“人民政协在我国政治生活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它与人大政府互为补充,相辅相成。”
  这一互补具有充分的基础。江泽民同志说:“在我们这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多民族、多党派的社会主义国家里,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要通过人民政协进行协商,广泛听取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以及各族各界代表人士的意见,由人民代表大会行使国家权力进行决策,由人民政府执行实施,这样一种政治体制,集中体现了我国广泛的人民民主。”无论政协、人大还是政府,它们工作的出发点和源头都是广大人民群众的意愿,都关系着“国计民生”。三方面共同追求的理想结局则是“决策的民主化和科学化”。
  近年来,由于“参政议政”工作的加强,政协和各民主党派就决策的民主化和科学化问题与各级政府建立了日益密切的联系,但与人大却始终疏于合作。
  人大和政协、党派的合作、互补不仅可能必要,而且有着丰富的内容。
  首先是形成和环节的互补。人大和政协,在工作的形式,进行的环节上,二者都有不少相同处,都是可以相通的。特別是有些课题,二者都予关注。那就更可以相互通气,资源共享,甚至合作进行。这样各尽所能,各显神通,取长补短,一定能以更多角度、更广层面、更高视野充分调动各自的积极性。
  其次是成员和智力的互补。曾有一种误解。认为政协里多“精英”人士,而人大代表里很多属“草根”阶层。甚至还说,人大代表中有修脚的、掏粪的。但政协委员中鲜有卖糖果的、扫马路的。其实,不论人大代表还是政协委员,作为人民群众的代言人,都应当成为“精英”(学历、职称与职位不是唯一标准)。能进人大的“修脚的、掏粪的”是因为他们“杰出、有影响”;同样,政协委员中也可能甚至应该有“卖糖果的、扫马路的”,他们进政协是为了反映他那个阶层、行业和群体的有价值的意愿和要求。而由于人大与政协成员构成不同,很容易形成各自的特点,如有的精于理论知识,有的长于实践经验,有的是行业的行家里手,有的是政治舞台上的风云人物。但大家应该围绕共同的使命取长补短,相互学习,共同提高。
  最后是优势和特色的互补。人大是权力机关,它的议案、决定、法律、文件具有必须执行实施的“刚性”特色;而政协,作为一个协商和咨询的机构,虽然所履行的职能没有法定权利。但是由于它的智力资源和社会威信。更由于它“求同存异”的磨合。它的提案、决议案、相关的观点、见解和言论,也自有它的影响力,只不过具有“柔性”的特色。倘若人大与政协能“刚柔相济”。在分別体现各自优势的基础上通力合作和互补,那“决策”的水平和力度,它的可操作性和可接受性不是肯定会相应提高吗?
  (摘自2007年10月19日《联合时报》第三版)

作者:过传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