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思想宣传 >>思想交流 > 稿件
上海民革,我的家
2015年03月02日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我加入民革已经有20多年了。自己也老了,快要到80了。现在再来回想回想我与上海民革的那些往事,还历历在目,清清楚楚,忘不了啊!这20多年,在上海民革这个快乐温馨的大家庭里,使我获得知识,得到帮助,提高觉悟。

  加入了民革,我第一次参加过组织生活,就受到支部里的同志热烈欢迎,热情招待,把糖和水果送到我面前。组织生活结束后,支部负责人就送我一本小册子——《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章程》,它就是民革党章。我回家就认真仔细地看过后,知道了“民革”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中的参政党,是民主党派,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政治力量。同时,记住了民革党员的义务和权利。以后,支部又为我订阅《团结报》,通过阅报就可以了解全国各地民革和其他民主党派参政活动的情况报导。还有民革区委也经常举办各种主题的讲座,只要我收到通知,每次都安排好,准时出席认真听讲,有时还作好笔记。在我的记忆里每次讲座都很精彩,其中葛剑雄教授讲国内外形势中,关于中国与美国、台湾三者之间关系分析透彻,使人明了。加上他在讲的时候的动作神态,我还记忆犹新。再有民革市委一直按时把每期《上海民革》邮寄到家里。虽是《上海民革》,没有《解放日报》《文汇报》的版面多,可它内容丰富,每期都有上海各区县的民革活动情况报导,还登载各种历史、文化、诗画等等,真可谓少而精,有看头。综上所述,使我扩大了知识面,增加了不少知识。

  还有一件使我更难忘更感激的事,是在2004年12月28日晚上,我家遭偷窃一案跟我楼下102室在天井因里的违章搭建有直接关系。失窃当晚,我爱人吓得睡不着觉。所以我想尽快去拆掉其违章搭建。可是102室已出租了,房东的电话和住处无法知道。只好向居委、物业、派出所三方求助。开头去了几次还能听到一些安慰的话,后来去的次数多了,他们就不耐烦了。居委说到法院去解决,物业说他们没有执法权,派出所说等破了案再讲。就这样我东奔西走,人也瘦了5斤,结果没有得到解决。怎么办呢?我闭目沉思了好久。忽然想到自己是民革党员,只有去烦劳自己的组织了。于是,在12月25日下午,我就去了浦东新区民革办公室,是张佩娣老师接待的。我把求助的事讲了后,张老师就直接说区与区是平级的,叫我到民革市委去求助,解决快。然后,她马上打电话和市委办公室联系。等我四点半赶到市委办公室,一位就要退休的老同志——曾老师早已等候我了。她很和气,叫我别急,喝口水,慢慢讲。听我讲完后,她说可以帮我解决的,而且还补了一句,快的话国庆节前会解决的。我听后很高兴,心情也舒畅了。果然没错,隔了两天,27日居委会出面通知我下午开会,会上102室房东亲自到场,同意在国庆节前拆掉天井里的违章搭建。这件事没有民革市委出面办理的话,恐怕到现在还不会解决。所以,在此要感谢曾老师和张老师。

  从1989年开始,我从学校只有2站路程的浦东东昌路桃园四村的老工房,搬到杨浦区开鲁路中原路工人新村的全独用新工房。住房改善了,可是上班路程很远了。每天上班要换乘公交车、隧道车3辆,时间要一个半小时,遇上交通堵塞就更长了。当时本想,我已经五十多了,混混日子,混到退休算了。没曾想1991年我加入了民革,身边一句民革党员,不能糊里糊涂混日子,应该努力做好本职工作,而且还要做得更出色。怎么办呢?我灵机一动,向学校申请住宿在教工宿舍里。这样可以把花在路上的时间用在工作上。经过3年多拼搏,终于出了成绩。在区教育局举办的劳技课的制作竞赛,学生多次获得一等奖和第一名。“三模”竞赛也得了不少奖。最高奖是张士同学,在船模全国比赛得第一名,成绩达到健将级。他就成为健将奖运动员。在市、区举办的船模比赛中团体、个人获奖就更多了。船模一级运动有三名,二级、三级少年级就有不少。我本人也2次被评为浦东新区教动技术教育先进教师,1次被评为上海市科技活动先进教师,多次被评为区课外活动辅导先进教师。全校只评上五位教师。

  1996年2月退休后,继续发挥余热,我在五所学校上过课,还做了一点力所能及的社会工作。就是在上海青年会下属的浦东罗山市民会馆做志愿者,每年暑假,在他们开设的暑托里给学生做科技小制作,辅导民乐,像二胡、扬琴等,去了八年不拿报酬。所以会馆领导几次写表扬信到民革浦东区委和我退休的洋泾中学。后来,再三谢绝,他们就不再写了。1997年在上海美琪大戏院举行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成立50周年大会上,我也受到了表彰,领到了荣誉证书至今保存完好。

  上述的一些往事,说明我与上海民革有缘,在她的哺育和熏陶下,使我改变了人生。今后继续努力,做一个不辜负孙中山先生的遗教,不辜负中国共产党的关怀,不辜负人民信任的民革党员。

  (作者系民革浦东新区委党员)

作者:汤惠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