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思想宣传 >>思想交流 > 稿件
我所认识的汤从伊先生
2015年03月02日

  在上海民革成立60周年之际,作为1953年加入民革的老党员,民革上海市税务局支部的汤从伊老先生今年已是95岁高龄了,但是他精神矍铄,眼不花,耳不聋,思维敏捷。他深切感受到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更深切体会到民主党派的作用越来越重要。

  汤老的前半生经历坎坷,先是战争年代的颠沛流离,后是非常年代右派身份的苦难岁月。改革开放,汤老的名誉得到恢复,虽然退休,但是人生从此精彩始。

  默默奉献出精品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汤老名誉得到恢复,先是在立信会计专科学校担任教师,教授会计、审计等课程,后来调到上海市财政税务局工作。1987年下半年,上海市财政税务局成立上海财政税务志编纂办公室,编纂出版《上海财政税务志》,时间跨度为自上海开埠至改革开放的1990年,将近700年的历史。编纂人员都是财税系统刚刚退下来的老同志,汤老也在其中。办公室就设在外滩九江路60号财税局大楼5楼,与我所在的办公室一墙之隔,中间有一扇门可以打开,互相走动。

  那时候编纂财政税务志,条件相当艰苦,既没有电脑,又没有复印机,更无法配备扫描仪,所需资料到位于地下室的档案科将发黄、变脆的档案材料借到办公室,一笔一划抄写下来,力求每一项财税工作都有事实依据,每一件财政税收政策的出台,都有据可循。为了查清相关史实,汤老不顾六十多岁的年龄,到重庆、南京等地出差搜集史料,当时出差条件并不好,但汤老毫无怨言。更可贵的是汤老定力很足,一坐就是一整天,不停地抄啊,不停地写,埋着头不说一句话。当时我年轻气盛,办公室坐不住,整天往外跑组稿采访,觉得坐一整天太没意思了。没想到的是,汤老他默默无闻地坐了整整7个年头,与其他老同志团结合作,扎扎实实地把一部120万字的志稿一字一句编纂出来,在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组织专家评审时,得到高度评价。隔了2年,又把500万余字,上下两卷本资料长编也编辑出版,成为上海财税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

  汤老参与编纂的上海财政税务志不仅在上海获得好评,还在全国获得较高的荣誉,成为专家学者研究上海经济、财政税收历史沿革变化的必不可少的工具书,好多在新华书店热销的反映上海改革开放三十年成就的书籍,其中的财政税收改革情况,无不引用汤老参与编纂的上海财政税务志,不少专家学者,大学经济系、财政税收专业课的教授、老师争相收藏、阅读这本高质量的志书,认为比教科书、专著还要有价值。难怪有好多修过这部志书的老同志碰到我之后,都相当留恋他们那时的工作环境和工作状态,汤老撰写的部分史料先后刊登在《上海财税》杂志和地方志研究论丛里,成为珍贵的地方志研究成果。如今,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只要举办方志工作培训班,就把汤老他们编纂的税务志资料长编做范本,举例说明。我想,什么是精品,在人们心中一直都在挂念,口中一直传颂的作品就是精品,而汤老参与编纂的财政税务志就是地方志中的精品。

  由于编纂上海财政税务志的缘故,我和汤老的交往逐渐增多,在平时的交往中,得知他是民革党员,尽管吃过很多苦,但对中共的拥护始终未曾改变,觉得他的思想境界和工作态度值得我好好学习,他也鼓励我争取加入民革。受他的影响,我也由此加入民革。

  耄耋之年为祖统

  承蒙汤老的托举,我担任税务局支部主委。在最近的十年时间里,与汤老的接触相当频繁,不是一起到郊外参观游玩,就是在一个饭桌上谈笑风生,但汤老更多时候是鼓励和支持。

  祖统工作,是民革的主项,长期来,民革老前辈利用与台湾国民党前辈的渊源关系,广泛接触,增进了解。想不到汤老第二次退休以后,不顾年事已高,充分利用他的同乡、同学之谊,自觉自愿做起了祖统工作。

  汤老是原国民党中央政治大学第十一期学生,这一期的同学中有相当多的名人,如马英九父亲马鹤凌先生及其夫人秦厚修、琼瑶父亲陈致平教授,中华新民党创始人詹同章先生等。从1995年5月起,汤老以同学、校友、同事或老乡、亲友的身份,主动与台湾他们交流、交往,开展宣传工作。

  汤老的祖统宣传工作,既有书信往来,也有电话交谈,近年来还增加了网络视频,与等台湾各界人士积极宣传大陆改革开放政策和经济建设成就,以及自己晚年的幸福安康生活。

  刚开始的时候,台湾那边的朋友都不相信他的宣传,认为他“中毒”太深,但是汤老不气馁,坚持宣传不动摇,他除了平时书信不断,还邀请他们到大陆走走看看,有一位发表过对大陆改革开放政策十分过激言论的朋友担心一踏上大陆的土地,就要遭到死亡的威胁,汤老劝他不必担心,保证来去自由。果然,那位朋友在大陆其间的三个月里,除了到湖南老家探亲,还在华中科技大学讲学,所到之处始终感到安全自由,还结交了好多新朋友,他回台后,积极宣传大陆的新变化。汤从伊先生还在2005年以85岁高龄赴台湾探亲访友,将祖统宣传工作做到了实处,由此带动了新一轮两岸交流热潮,使众多原来对大陆存有偏见的相关人员改变了看法,有的到大陆讲学宣传中华文化,有的鼓励子女到大陆投资经商办企业,有的积极投身两岸和平统一事业。如汤老与其同学好友马鹤凌先生交往甚多,书信往来、电话交谈十分频繁,在汤老的积极鼓动下,马鹤凌先生不顾年老多病,为了实现和平统一大业,往返奔走于大陆之间,向中央领导多次进言,得到多位领导的高度赞赏。因病逝世后,时任中共总书记的胡锦涛曾发去唁电对其为两岸和平统一所做贡献给予充分肯定。

  经过多年交往,汤老与马英九父亲马鹤凌先生同乡校友之谊的故事已经成为一段佳话。我多次恳请汤老记录、记述这段海峡两岸交往过程中的经典,他欣然接受,先后投稿发表在团结报、上海民革报,参加市级机关党工委统战部征文比赛,并获得最佳奖励,影响深远,因而《档案春秋》杂志约稿,请求汤老详细记述,以飨读者。由于汤老在祖统工作上的突出贡献,我们支部讨论后一致决定将汤老推荐到民革中央,参加评选民革全国祖统先进个人,2013年,民革中央批准汤老当选先进个人后,我把荣誉证书呈给汤老时,汤老一脸淡定,平静地说是民革党员应该做的份内事。

  汤老说,他要奔向期颐,我祝他健康长寿,在期颐之年到来之际,我们再隆重庆祝。

  (作者系民革上海市税务局支部主委)

作者:韩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