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思想宣传 >>思想交流 > 稿件
星星点灯
2015年03月02日

记民革松江区委前专职干部许洁

  会接触到民革这个党派,源于一个契机。我母亲因为工作关系,认识了松江民革区委的专职干部许洁,回家跟我随口一提。长期对孙中山先生抱有仰慕心态的我一下子被触动到了神经,央求母亲把许老师的联系方法给我。

  许老师很热情也很和蔼,耐心地听着电话里我的滔滔不绝,最后跟我说,你可以先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松江统战部离我的单位很近,步行一刻钟就到了。可是这个地方对我而言很陌生,虽然长期路过,却从未进去过。

  第一次踏入这扇大门的心情有些忐忑,一翻寻找,终于找到了二楼尽头的民革区委办公室。敲门,推门,迎上来的是一个已然有点年纪但却气质依然的女子,开口便问我:“你是小柴吧?”我环顾了一下办公室,只此一人,回应了一句:“您是许老师吧?”

  许老师非常的亲切且尽职,她让我坐,给我泡了杯茶,还拿了几本民革的宣传图册和书给我,简洁但是全面地介绍了一下她自己的工作职能以及民革这个党派。她说她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来做民革专职干部的,结果越做就越了解,越了解就越喜爱,于是也加入了民革。她又说我与民革有缘,以往民革只招募与国民党有渊源且至少有点社会地位的人,可是这两年为了广纳人才,民革也开始吸纳年轻人了。她还说如果我真的有意加入民革,可以先成为民革的联系人士,这样就可以近距离地观察和了解这个党派。

  我的直觉告诉我,许老师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她的一字一句,我都能感觉到她的真心与坦诚。于是毫不犹豫地,我填下了申请当联系人的表格。

  此后,但凡有我可以参加的活动,许老师都会喊上我。由于初来乍到,很多党员我都不熟悉,可以说只认识许老师一个人。于是每次活动,许老师都会不厌其烦地向我一一介绍参加的党员们,他们的名字、他们的工作。通过一次次的活动,我也越来越了解这个党派的人、这个党派的风格。心中越来越明晰一个想法,许老师诚不欺我也,这个党派的行事作风,都是我所喜爱的。

  直到一次许老师跟我说,会有一个新的专职干部来顶替她,她退休了。我一下子有点慌了神,虽然参加过很多次活动,我也渐渐认识了很多人,但是领路人要离开,还是会有些无所适从。结果我发现,好几次通知我参加活动的人还是许老师,活动现场也还是能看到许老师的身影。我问她:“您不是退休了么?”结果她回答我说新专职干部活还不熟悉,她自己反正退休没事做,帮忙一起干,日子也充实。我的心里瞬间被洒满了阳光,有些温暖有些感动。

  她不仅对于工作如此热诚,对于生活也有着自己的信念。有天我去区委送材料,过去一瞧办公室没人,我问门卫:“许老师人呢?”他说:“后面院子。”我绕了一圈跑到统战部后面的小花园,看到许老师时候一下子震惊了。她拿着一把我除了在乡下奶奶家见到过就再没见过的锄头,在小花园锄草。我脱口而出地问了一句:“您怎么竟然在这儿锄草啊?!”她擦擦额头的汗笑道:“闲着没事,帮忙干干活嘛。”

  除了待人和善、热爱自己的工作与生活,我相信许老师在家也是一个好母亲。有一次许老师给我打电话,让我帮她翻译一下她的退休证。我问她:“翻译这个干吗呢?”她有些无奈地说:“她要出国去帮她女儿带孩子,国外要求翻译退休证。”我在某次民革讲座见过她女儿,是主讲人。当时许老师无不自豪地跟我介绍,今天主讲人,是她女儿。

  我申请入党时候,许老师是我的入党介绍人之一。回忆诸多种种,会真真正正爱上民革,发自内心地想要加入民革,都与许老师脱不了关系。也许在我心中,已经对民革的人形成了一种认识,许老师就是其中的一个缩影。她待人的诚恳,她对工作的敬业,她于家庭的尽职。这种活在当下的豁达与坦然,跟身在民革这个党派不无关联吧。

  民革给我最深的感触,就是氛围。很轻松,很自由。没有那么多桎梏,你可以尽情地表达你的所思所想。环境塑造人,而人创造环境。党派要发展,一定要有更多像许老师这样的领路人。就像中国梦,一个很大的梦想不是靠一人之力就能完成的,这是一个承上启下的过程,是一种星星之火的传承。个人的力量很孱弱,但是如果能一盏灯接一盏灯地点燃,那么即便在最黑最黑的夜晚,前进的道路也一定能被照得一片光明。

  (作者系民革松江区委党员)

作者:柴扬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