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思想宣传 >>思想交流 > 稿件
一位和蔼的人
2015年01月15日

  对刘校长的记忆总与那所学校有关。

  那是个大热天——忆起见面的日子是因为那件白色T恤,见他时,他竟然是从一个黑灰的小屋子里钻出来,迎接我们——其实应该说,我们“逮”着他的时候,一个人,穿一件薄薄的旧T恤,半身汗,因为热,我们见他时不时撩起T恤擦汗,所以记得那是个夏天。

  刘校长的“大业”竟与他的形象相差那么大。人家大老板巴不得被人一眼认出“大老板”身份,所以要做出气势非凡的样子,刘校长竟然在这种小屋子里捣持——这里有大业。

  介绍他“大业”的人是邬老师。指着那幢红色墙面教学楼说,“燎原实验学校”在上海民办事业中很有名。

  我望了一眼那幢教学楼,楼前是一个大操场,四边是生长不久的树,还低矮着,却满眼有绿,一个新地、新校,能有那么多的树,我对刘校长有了新的感悟,这是个不一样的人。

  保洁老头推着一辆车走来,同刘校长打了声招呼,还笑着谈了几句什么。刘校长带我们上办公室,他瞥了一眼窗外,说,待会叫保洁将这里的簸箕和笤帚挪开,放在窗下,够难看的。

  我看了一眼刘校长,像个刘老头。实在不像堂堂“燎原”事业的创始人。邬老师说,他现在除了中学小学,还创办了国际学校、幼儿园,还有其他服务业。

  刘校长给我们谈起当年创业搞民办学校时,依然含着微笑,依然如常的从容,招生奔波,学校场地风波,在他的眼神里,看不出艰辛时的痛苦,也看不出顺利后的得意,他的声音是轻轻的,语言节奏挺快,我们必须竖着耳朵倾听。

  会后招待我们支部党员吃饭。谈吐间邬老师要他另择时间招待几位老同志聚会,他笑着说,我听你的,我一向都是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那样子像一名听话的学生干部。我又一次觉得刘校长是个有意思的人,他的底气,他的实力,足以让这位老人谦逊而不着痕迹地生活在他的事业中,生活中他是那么撑得住,沉得住,那么厚实。

  走出楼门,他指着操场边上走道两边的树,说,他喜欢种树,开设一个新的校园场地他首先就要去种树。

  树不吱声,长到哪个阶段,都不会大叫大嚷,却让人感觉生机勃勃。树越老,它的根根枝枝干干叶叶越繁密越结实。刘校长喜欢的那些树会长大,长大后大树底下是很多孩子玩耍的地方。

  刘校长走了,他留下了树。

来源:民革长宁区委 作者:汪蓓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