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思想宣传 >>思想交流 > 稿件
回归十年来香港在政治上的进步
2007年12月12日

  对于十年来“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世人比较多地从经济的角度给予积极评价。其实,“一国两制”的实践,也促进了香港在政治领域的发展。回归以来,在“一国两制”的指引下香港政治至少取得了以下重要的进步:

  第一,通过“一国两制”的实践,香港的民主较之回归之前有了长足的进步。回归前,英国对香港实行殖民统治,以《英皇制诰》和《皇室训令》作为香港政制的基础,由英国政府派遣总督控制香港行政和立法全权,当时的立法机关只是政府的咨询机构,普通香港市民并没有什么参政议政的权利。

  回归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香港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不仅特区政府对香港地方事务拥有高度自治的权力,且特区行政长官在香港当地通过选举和协商产生基础上,再由中央政府任命。不仅如此,还建立了完全由选举产生的特区立法会,立法会拥有对地方事务的立法权和监督政府的权力。回归后,香港市民拥有了越来越多的参政、议政的权利。

  第二,通过“一国两制”的实践,在香港建立起了能够支撑香港经济和社会持续繁荣、稳定的政治体制。

  回归后不久,香港就卷入了亚洲金融危机的巨大旋涡,2003年又遭遇到“SARS”大爆发。能否迅速克服危机,既是对香港经济、社会体制的严峻考验,也是对“一国两制”架构下香港政治体制的严峻考验。事实证明,新生的政治体制能够有效调动各种资源,迅速克服危机。不仅如此,香港的政制还成功地支撑了危机之后经济的迅速恢复以及新的更高程度的繁荣……。既然这种体制能够支撑香港取得如此重大的为香港社会各界所期望的成就,那么任何心平气和的人都应该承认,其真正可以挑剔的地方,其实并不是那么多的;构建起这一体制,本身就是政治上的一种进步。

  第三,通过“一国两制”的实践,促进了香港社会力量的迅速成长。在英国统治香港时期,香港人对于香港地区事务在程序上没有自治权,香港的社会力量处于被压制的状态。香港回归后,《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赋予香港市民以广泛的民主权利,使得香港的社会力量得以迅速成长起来。

  虽然目前这一力量的内部结构较为复杂,其存在对政府管制和服务能力形成巨大挑战,但是就总体而言,这一力量的成长是“一国两制”成功实践的产物,是在“一国两制”下,香港政治进步的体现。作为一种平衡因素,香港社会力量的成长壮大有助于促进香港政府政策的理性和民主。如果关系处理得当的话,其中的健康力量和成分将是促进香港长治久安、不断进步的重要资源。

  第四,经过“一国两制”的实践,开辟了香港政治发展的辽阔前景。在英国统治香港的漫长岁月中,香港的政制是封闭和停滞的。香港的回归,结束了这种殖民政制。回顾“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为香港政治的发展开辟了辽阔空间。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至今,已选出三任特区行政长官人选,选举产生了三届立法会,立法会直选议员的人数不断增加。随着选举政治的发展,香港的政党政治不断发育与壮大。不仅如此,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特区政府,以负责和积极的姿态,继续关注着香港政治的进一步发展。在“一国两制”的架构下,香港政治未来的发展空间十分辽阔。

  第五,经过一国两制实践,香港居民的国族意识和国家认同有了可喜的提高。一项调查显示,在1997年,有55.8%的被调查的香港居民认为自己只是香港人,而不是其他什么人。2005年则有55.9%的被调查者认为自己既是香港人,又是中国人;只有15.5%的被调查者认为自己只是香港人,而不是其他什么人。

  近代以来,国民的国族意识和国家认同程度成为衡量共同体政治进步的重要标志之一。近代政治发展的一项重要课题,就是变地方人、家族人、职业人、等级人等小共同体之人,为国家共同体之人(国民),在国民和国族意识的基础上建立国民主权之国家。培养人民的国族意识,提升国民的国家认同对于推进中国社会政治的进步具有极其重要和深远的意义。通过“一国两制”的实践,香港居民的国族意识和国家认同有了长足的提高,这可以说是回归以来最有意义的变化,是在“一国两制”构架下香港政治的最大的进步。

  既然回归十年来,香港政治有如此大的进步,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一国两制”的实践,在政治领域也是成功的。(作者系上海市十一届政协委员、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政治学系主任)

作者:臧志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