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回眸 >>文史资料 > 稿件
环龙路善庆坊十号

  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简称民联)是民革的前身之一,于1945年10月28日在重庆正式成立。成立后由于工作重点转移,即由重庆转移到上海。随即派吴艺五来上海筹建民联组织。吴艺五去重庆前在今南昌路(解放前为环龙路)234号三楼有一间住房,与我家南昌路83弄10号(解放前为环龙路善庆坊10号)是正对面。吴艺五回上海后就来我家联系,并与我丈夫江寅生协商,要把我家作为民联的地下联络站(地下机关)。当时我家住着整幢房子,共三层大小七间。又因工作需要,要我担任联络员、交通员。成立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沪宁区临时工作委员会后,由陈铭枢任主任委员,李家友、陈建晨主持工作,继续在我家办公,直到1949年10月才迁离我家。

  1946年初,民联其他重要同志相继来上海,积极开展工作,当时主持民联工作的是陈铭枢、郭春涛、吴艺五。陈铭枢夫妇还带着孩子(家在南京),由南京来上海后,住在我家三楼。郭春涛是经我约好后再来的,他夫人秦德君是经常来的。来我家联系工作的都是民联的高层同志,他们是朱蕴山、谭平山、刘通、叶南帆、戴戟、李家友、许宝驹、何公敢(后来参加民盟)、刘之纲、许显时、张治中、邵力子、于振瀛、陈建晨等。刘通、许显时经常从福建到上海来商量工作,许显时来上海后住在我家,叶南帆经常从南京到上海来商量工作,来上海后住在吴艺五的住处。后来来联系工作的人更多了,他们是杜时霞、胡允恭、吴长芝、陈同生、任达、林知渊、萧一之、江倬之、李士钊、陈锡襄、张襄、陈汝舟、王新衡、朱杰夫、林沧圃、林苏远、苏一立、霍实子、王世良、刘侠仁、胡兰畦、林世文、徐续宇、宋正浩、崔恒敏等等。

  中共地下党负责人吴克坚同志经常来我家联系工作,来我家联系工作的中共地下党员还有王鹊成、谢小迺(当时化名吴小康)、陈巨荪等人。

  我因为是联络员交通员,所以对高层同志要负责掩护,来往人员与高层同志联系工作时,我要替他们约时间约地点,尤其是经别人介绍第一次来的人士,都是先与我见而,我再去约时间,随后再引见。在别的地点开会时,我还要护送到会场。吴克坚同志经常带有中共地下组织上级领导指示来我家开会,研讨策反工作,布置任务。吴克坚同志的安全等一切安排均由我负责办理。后来我家来往人多,我都是带他到吴艺五的住处去开会的。有一时期王鹊成、陈巨荪等同志几乎天天都在我家,所以工作是很紧张的。各地来往人员很多,有时一天要有一二十人,除了谈工作还要吃饭。当时没有经费,筹集资金也是我的事,在资金困难时,我只好卖去红木家具,典当衣物来贴补联络站的日常开支。

  送情报也是一件危险事,有一次走到淮海路(解放前为霞飞路)发现后面有“尾巴”,绕了几个圈子还未甩掉,走到现在的淮海电影院,正好碰上散场,我就混在人群中进去,又从边门出来,总算甩掉。到1949年初,形势日趋紧张,尤其是秦德君同志被捕后,郭春涛、陈铭枢、吴艺五等人都转移了。这时我家没有负责同志,因此所有来我家联系工作与送情报的人士都由我接待联系。如其中有个记者叫李士钊(解放后任山东省人民政府参事)直接与我联系,告知解放军的捷报等消息。我把多人送来的情报送给吴艺五,再由李家友从吴艺五处把情报取走,送给陈铭枢。当时吴艺五转移在刘之纲(解放后任江西省卫生厅厅长)私人开设的申江医院病房。我去送情报时,有好几次被特务盯上,我就设法兜很多的路,甩掉“尾巴”后,先到别处去兜一兜,过几个小时后再去医院。当时彭文应(民盟)也隐蔽在申江医院,有一天特务去申江医院搜查彭文应,彭文应爬上屋顶脱险。特务就搜查整个申江医院,查到吴艺五的病房时,门后衣架上挂着的衣服口袋内正好有情报,还好特务们盘问了一下吴艺五之后,看他面带病容也就走了。随即我就把情报取走。后来吴艺五转移到林知渊家里。不久刘之纲与其子被捕,直到解放才出狱。当时警备司令部的吉普车经常开到我家门口,监视我家大门。

  从1947年起,为了做掩护,还让林仲易(民盟成员)住在我家,并挂起了以林秉寄为名的律师招牌。民盟沙千里、史良、林亨元等同志来我家与林仲易等同志联系工作时,也由我接头掩护,1949年初林仲易绕道香港前往北京。

  从1946年到1949年解放前夕,联络站所做的几件大的策反工作有:一、由陈铭枢等人对浙江省主席陈仪进行策反工作,吴克坚多次来我家商议,杜时霞经常在上海至杭州来回串联,后因事泄,陈仪被汤恩伯出卖,告密被捕。当时江寅生由杜时霞安排在杭州公署任职并进行策反工作,得悉陈仪被出卖的消息后,连夜只身(行李衣物全没有带)赶回上海告知吴艺五,我就一早送了一张条子给胡允恭。二、由吴艺五负责对海军某舰司令曾以昇(福建)的策反工作。此项策反工作是成功的,后来曾以昇率军舰起义。三、吴艺五联系的地下民联成员吴石同志,他是国民党高级将领,利用他的国民党职务身份取得了大量重要军事情报,再由吴艺五转交吴克坚。上海解放前夕,派吴石赴台湾卧底,1950年6月吴在台北就义,后来政府追认他为革命烈士。四、郭春涛负责对宋正浩的策反工作,宋正浩的后期工作是由李家友负责的。五、吴艺五负责对杜月笙秘书胡叙五的策反工作等等。

  除策反工作外还有几件重大事件,也是做了大量的工作。1948年张治中、邵力于路经上海时到我家进行过多次商议讨论。在选李宗仁伪总统时,为了做工作,与当时各地的一些国大代表来往非常频繁,如四川代表还住在我家里,一直到选举工作结束,各地代表才陆续回去。

  当时除做各项工作外,还有各方面的联系人士,如陈铭枢负责的联系人士有徐续宇(原上海疗养院院长)、俞巴林(神州国光社经理)、霍实子、苏一立等。吴艺五负责的联系人士有萧一之(原民生轮船公司襄理)、任达、陈锡襄、张襄、王新衡、林沧圃、林苏远等。

作者:徐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