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回眸 >>文史资料 > 稿件
地下“民联”上海联络站

  民联(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是民革的前身之一,民革的前身是民联、民促(国民党民主促进会)和国民党其他民主人士等三方面联合组成的。民联于1945年10月28日在重庆正式成立。

  民革于1948年元旦在香港成立后,民联、民促和其他民主人士,统一为民革(中国国民党革命党委会),名誉主席宋庆龄,主席李济深。

  民革、民联,都是奉行孙中山先生的三大政策——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主张国共合作,反对蒋介石打内战,反对捕杀共产党人和爱国民主人士。

  民联的主要负责人陈铭枢,原是淞沪抗战时的沪宁卫戍司令,“一二八”战役的领导人,解放后,曾任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全国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常委兼理论政策研究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

  民联在重庆成立后,派吴艺五来上海筹建民联组织。吴艺五于1945年年底,由重庆到上海,选定环龙路善庆坊10号(今南昌路83弄10号)为民联的秘密联络站(地下机关)。这是一个独院,三层楼,大小七个房间,原是江寅生、徐凤夫妇(均是民联同志)及家人住的房子,为革命需要,江家经过调整,让出大部分给民联使用。吴艺五来沪,就先住在这里。随后,陈铭枢夫妇亦由渝迁住这里,直到上海解放前夕,地下民联的联络处均在这里。解放后吴艺五曾任民革上海市委副主任委员、上海市民政局副局长。陈铭枢于解放初期,担任民革沪宁区临时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1950年赴北京工作。

  地下民联重点转移,由重庆转移到上海后,积极开展工作,民联其他重要同志亦相继来到上海,亦以南昌路善庆坊这个地方作为商议工作的联络站,负责经常工作的是陈铭枢、吴艺五,交通联络员是徐凤。

  上海解放前,先后来往于南昌路善庆坊的民联同志很多,都是民联高层同志,如朱蕴山(解放后任民革中央组织部长、民革中央主席)、王昆仑(解放后任民革中央宣传部长、民革中央主席)、陈建晨(解放后任民革沪宁区临工委会代理主任委员、华东军政委员会司法部副部长、民革中央组织部长)、谭平山(民革中央常委)、于振瀛(民革中央常委)、张治中(民革中央常委)、邵力子(民革中央常委)、刘侠任(解放后任民革上海市委会副主委、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叶南帆(解放后任杭州民革主委)、李家友(解放后武汉民革市委主任委员)、刘之纲(申江医院院长,解放后任江西省卫生厅厅长)、吴长芝(由美回国,创办大兴贸易公司,担任总经理,筹措民联地下活动的经费)等十余人。

  中共地下党负责人吴克坚经常来此联系工作。解放后,吴克坚是华东军政委员会秘书长兼华东统战部部长。

  由此看来,南昌路善庆坊这个地方,往来的都是高层人士,真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里是民联高层人士秘密联络站。

  上海于1949年5月解放后,我们民革卢湾小组还在南昌路民联这个地方开过两次小组会,然后,移到思南路36号我家开小组会。1951年我家搬到瑞金二路后,我仍常到南昌路这个地方联系工作,因吴艺五是民革市委副主任委员,我们一道学习与工作。

  地下民联在上海的第二个联络站是申江医院(今淮海路嵩山路口)。申江医院是私人开设的医院,院长刘之纲是地下民联同志,他利用医院作掩护,从事地下革命活动,民联有关信件,交在此处,由交通员徐风取回交吴艺五、陈铭枢。解放后,刘之纲担任江西省卫生厅厅长。

  申江医院这个地方,有时还有民联以外的民主人士也来这里联系工作,如民盟彭文应,有一次来申江医院楼上联系工作。遇警察来楼下检查,他因对外活动,比较暴露,靠着熟悉地形,从屋顶上逃走了。

  申江医院掩护过民主人士,也为有病的地下工作同志免费看病。

  上海地下民联第三个联络站也在卢湾区,就在南昌路善庆坊对面(今南昌路234号),这个地方是吴艺五租用的,主要是同中共地下党负责人吴克坚联系工作,转递重要情报。因善庆坊内往来的人较多,吴克坚来说话诸多不便,吴艺五住在这里,以便与地下党密切联系。

  地下民联在上海除日常活动外,还进行了策反起义工作,比较突出的有崔恒敏、吴石等同志的起义工作。

  地下民联崔恒敏同志受陈铭枢、吴艺五领导,解放前任国民党上海市驻卫警察总队副总队长、代总队长,管辖全市重要机关、工厂、企业、学校、码头、仓库、里弄等单位的驻卫警察8000多人,担任各单位的保卫工作。驻卫警总队部设在北京西路279号(警察局消防队亦设于此)。他曾住户湾区淮海中路917号(淮海坊内)。崔恒敏经常与国民党军警人员往来打交道,谁也不知道他是挖国民党墙脚的人。1949年2月崔恒敏曾参加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召开的“保卫大上海会议”,曾将绝密的“保卫大上海”文件交中共上海地下党任百尊转给解放军。文件内容为:①国民党作战指挥部的划分和名单;②国民党兵力的部署和部队番号;③防御工事的设施及地理位置;④重武器分布的地带;⑤地雷和高射炮分布地区等等,为我军顺利解放上海起了一定的作用。

  1948年6月民革中央军事特派员王葆真来上海,策动沪宁武装起义,迎接解放军渡江,崔恒敏亦是积极参加者。后因沪宁起义被敌人破坏而失败,沪宁地下民革王葆真等30余人被捕(即当时1949年3月3日各报大字刊登的“京沪暴动案”)。崔恒敏掩护得很好,没有暴露,幸免于难。上海解放前夕崔恒敏在中共地下党田云樵、任百尊领导下起义后,上海军管会仍委派他担任上海市公安局驻卫警察总队副总队长。1987年12月离休。

  地下民联吴石同志是国民党高级将领,抗战时期,曾任第四战区司令部参谋长等要职。解放战争时期,吴石在上海,住在陕西北路669号地下民联吴长芝家里,从事地下革命活动,利用他的国民党身份,不断取得了大量重要军事情报,交由吴长芝送到南昌路善庆坊吴艺五家里,转交中共地下党吴克坚。上海解放前夕,吴石奉派赴台湾,执行秘密使命。吴石利用他同国民党的历史关系,担任了国民党台湾国防部参谋次长,为我方作了大量工作,由于中共台湾省工委被敌人破坏,地下党员紧急疏散,吴石利用身份,为地下党员办通行证,被特务发现,又在吴石家里抄出中共地下电台,“罪行确实”,于1950年6月在台北就义。1973年11月我政府追认他为革命烈士,并发给抚恤费650元,吴石在大陆的子女吴韶成、吴蓝成将这笔抚恤费作为党费全部上交。《红岩春秋》1992年第2期刊载了我写的一篇《牺牲在台湾的吴石烈士》。

  以上这些人和事,都发源于地下民联上海联络站——即卢湾区南昌路善庆坊这个秘密联系站。

作者:梁佐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