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活动剪影 > 稿件
百名辛亥后裔手书集诞生记
2012年03月27日

image

高小玫主委(中)与徐大蔚(右)、江天熙一同欣赏手书

  不久前,民革上海市委主委高小玫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那是一本装裱古雅的书册,翻开扉页,一排排似乎还泛着翰墨之香的手书字句,赫然在目……

  时光倒转回2010年。一则在《上海民革》报上所发表的《辛亥后裔谈辛亥百年》短文,牢牢吸引住了正在看报的,辛亥先驱徐焕功侄孙、民革闸北区委党员徐大蔚的注意。默读着文中辛亥后裔们的肺腑真言,徐大蔚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走访百名辛亥后裔,听听他们先辈的故事,并留下今人真迹手书。

  翌年5月,梦想终于照进现实。民革闸北区委主委江天熙、专职干部朱琦和《闸北民革》副主编李启新等民革同志,对徐大蔚的想法表示出浓厚兴趣,并积极给予帮助。6月初,在向民革市委汇报后,百年辛亥后裔的手书收集工作,正式启动。

  在三个多月时间里,徐大蔚共计登门走访了一百多位辛亥后裔。他以闸北区为“圆心”,走访半径几乎达到了上海每一个区县,并慢慢扩展到苏州乃至台湾和海外,行程达万里以上,平均每个家庭走访了三到七次。有四十多个家庭和个人创作了纪念墨宝近五十套,涉及辛亥先辈六十余人。在被访者中,还不乏非民革党员的辛亥后裔。

  徐大蔚诚心邀请每位辛亥后裔,亲笔手书四至二十字不等的,能高度概括先辈功绩的纪念文字,并盖上后裔及其先贤先辈的名章,力争做到确切、确当、真实、个性化,充分体现“原书、原钤、原拓”的特点,不请人代书,非印刷品。在徐大蔚看来,这些手书或许目前未必有很高的艺术价值,但因为蘸满了辛亥后裔的浓情,从落笔的一瞬间起,便已有了不可磨灭的史学价值。

  回忆起走访收集工作的点点滴滴,徐大蔚最感慨的,还是辛亥后裔们所给予的支持与鼓励。

  他最先拜访的一位辛亥后裔,是武昌首义之元勋孙武的孙子孙吉森。孙吉森患有耳疾多年,平时只能用短信通讯。为此徐大蔚六次上门,却都受到了孙吉森的热情接待,并不厌其烦地与之商议书写“武昌起义铁血精神”纪念联,还第一个提供了自己所书写的一百张墨宝。民革闸北区委老主委张润苏是原西北军五虎将之一的张之江将军之女。她中风多年、行动不便,但一听说有此活动,便亲自提笔,在毛主席赠张之江的亲笔信影印件上签上名字,让她女儿几经辗转交给徐大蔚。

  鉴湖女侠秋瑾的外甥女王慰慈,已经一百多岁了,是此次手书收集活动中年纪最大的辛亥后裔。采访前,徐大蔚还曾一度担心过老人的健康状况,没想到一见面,王慰慈精神矍铄,思路清晰,谈笑风生,并坚持在一百张墨宝上亲自签名、签章。而本次活动中,年龄最小的辛亥后裔,是1989年出生的贺敬庄,他虽然还是一名大学生,但在多年前,为纪念曾外祖父庄蕴宽创建故宫和舅公吴瀛文物“南迁”,他所创作的一篇文章曾获得“故宫畅想”征文比赛全国银奖,在辛亥后裔的第四、五代中,可谓是出类拔萃。

  现居海外的辛亥后裔,也积极提供手书材料。秋瑾的外孙女王焱华女士从美国寄来了题辞以示纪念,陈香梅女士和蒋孝严先生为活动题写题辞。

  除了书法作品,高梨痕之女高敏、张凤翙外孙张以晶、曹亚伯之孙曹树平、金维系之侄孙金培元等后裔,还将珍藏数十年的祖辈先贤印章取出,钤于宣纸之上;戴安澜将军之女戴藩篱及其女婿俞继华更是文、书、画、章并举,展示了名门之后的大家修为和国学风采。

  同样是辛亥后裔的民革上海市委主委高小玫,不仅自始至终关注着手书收集工作的进展,还欣然提笔,题写了首题——“百名辛亥后裔书怀辛亥百年”。

  而今,合众人之力,聚辛亥之魂,《辛亥后裔书怀辛亥百年》书册的第一辑,终于制作完成。徐大蔚不仅将手书捐赠给了国家一级博物馆——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纪念馆,作为当代重要历史文献收藏,还将其制作成甲乙丙三幅立轴,赠送给民革上海市委收藏,并特意亲手将书册送到每位参与过活动的辛亥后裔手中,对其表示感谢,于是就出现了文中开头的那一幕。

  接过书册,高小玫难掩心中惊喜,立刻翻阅起每一页的手书作品,并轻声问道:“所有收集到的手书作品都在这里面了吗?”徐大蔚摇摇头,“还有第二辑,第三辑,正在陆续制作中,许多没有被采访到的辛亥后裔,也正在主动与我们联系,要提供手书呢!”

  是啊,辛亥的故事永会流传,亦如辛亥的精神,永不消逝……

作者:记者 黄威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