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活动剪影 > 稿件
不能遗忘的远征老兵
2012年04月27日

  

image

    今年是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抗战70周年。70年前,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危难时刻,中国远征军走出出国,入缅作战,以弱势装备与日本陆、空军展开殊死较量,在滇缅战场上用青春、热血和生命,书写了一部悲壮的英雄史诗。时光飞逝,如今找寻第一次入缅作战老兵的工作已越来越困难,昔日英姿勃发的战士大多已离开人世,少数在世者也都到了耄耋之年。
  眼前这位老人——朱伯华,曾参加过1942年入缅作战和1944年反攻。他是战争的亲历者,也是幸存者。当年他23岁,任中国远征军第六十六军新29师86团中尉附员。

image

左为朱伯华

  “1942年,我和部队一起入缅作战。我们乘坐军车在滇缅公路前行。公路很长,像条长龙一样,花了两天两夜才到达缅甸。4月底的一天,我和战友们在缅甸腊戍河北岸布防,我是第一次真正上战场,看着子弹嗖嗖地在自己头顶上飞过,才发现这场残酷战争带来的死亡离我是那么的近。”
  “但是,由于盟军溃退与多头指挥,中国远征军遭到日军包抄,陷入困境,4月28日,腊戌失守,中国远征军回国之路被截断。远征军一部退入印度,一部拼死突围回国。我跟着团部穿越密林,朝中缅边境撤退。”
  回忆过往,93高龄的朱伯华有些激动。“当时,只见沿路全都尸首,许多人嘴里泛着白沫子,有的尸体泡得浮肿了但枪还别在身上,很凄惨的。”朱伯华感叹,他是幸运的,能活着回来,而他的很多战友就这样死在异乡的战场上,其中大部分人都没有留下姓名。
  4月27日,民革上海市委与上海市黄埔军校同学会联合举办座谈会,纪念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抗战70周年。会上除了老战士朱伯华的亲历讲述外,中国远征军第五军军部参谋、上海市黄埔同学陈炳璋之女陈锦曙,中国远征军第五军200师师长戴安澜将军女婿、上海民革党员俞继华,民革上海市委联络部部长马铭德,抗战史专家、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苏智良或结合家族记忆,或结合研究心得,作了发言。

  陈锦曙讲述了父亲抗日战争时期参加中国远征军,赴缅甸作战,在著名的中缅战役中克服重重困难,艰难跋涉,成功翻过野人山的故事。她说,回国后父亲已是奄奄一息了,但为了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大病未愈他又毅然再次随部队开赴印度参战,为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年华。俞继华在发言中说,戴安澜是完美的爱国主义者,也是伟大的国际主义者。在抗日战争的国内战场和国际战场,他智勇双全,骁勇善战,屡建战功,他的精神永远激励着后人。他以岳父为榜样,三十年来不遗余力地为民革祖统和宣传工作默默奉献。马铭德在发言中表示,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中国派出了最好的军队,但是进入缅甸后,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利于我,以致打仗的时间少,撤退的时间多;最后导致数万抗日健儿葬身异域的悲壮结局。苏智良说,远征军入缅,表明中华民族在国家危亡之时,仍秉持唇亡齿寒的信念而倾力增援邻邦,战斗艰苦卓绝,将士伤亡众多,但促成了收回滇西地区这一中国正面战场的大反攻。今日纪念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70周年,缅怀并学习先贤,应致力于民族复兴的大业。
  上海市黄埔军校同学会副会长朱纯在讲话中说,中国远征军用鲜血和生命书写了抗日战争史上极为悲壮的一笔,抗日战争中孕育出的抗战精神是这个时代最宝贵的精神财富。我们要抓住机遇,加快发展,把爱国热情转化为胸怀全局、认真做好本职工作的自觉行动,努力为上海科学发展建言献策。他代表会议,向远征军老战士朱伯华献花,向所有为国捐躯的先烈和仍然健在的远征军老兵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烽烟散尽,历史的洪流滚滚向前。上海市政协副主席、民革上海市委主委高小玫在讲话中说,今天我们通过座谈会形式,重温历史、铭记历史,深刻体会了前辈的不易,了解中华民族曾经的胜利和失败,记住了历史的经验和教训,我们将把前辈在抗日战争中萌发的不畏强敌、奋勇拼搏的爱国主义精神发扬光大,在今后的工作中以更加振奋的精神状态,更加团结、积极地投入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潮流。

image


  民革上海市委副主委董波主持座谈会。中共上海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吴捷,民革上海市委副主委兼秘书长李栋樑,上海市黄埔军校同学会亲属联谊会主委刘豫阳,民革市委祖统委、理论委、青工委部分委员,民革党员中的抗战先烈后裔、辛亥后裔,上海市黄埔军校同学会部分理事、会员和亲属联谊会部分会员参加了会议。

image

作者:陈 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