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党员风采 > 稿件
孜孜不倦求真理 春风化雨润桃李

  ——记复旦大学教授臧志军

  臧教授是“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的第一批大学生。1977年,全国正式恢复高考,臧教授凭借优异的成绩考取了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后分配到上海教育学院任教师。后来考取了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攻读国际政治专业硕士学位,师从我国著名学者曹霈霖教授,因在校品学兼优,毕业后就留任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
  为人师表质朴可亲
  课上,他引经据典,不多赘言;课下,他和蔼可亲,与同学分享自己的人生。学生向他提问,如果他一时无法抽身,也必定安排其他时间或通过邮件给同学解惑。当学生把问题想明白了,臧教授才如释重负,并鼓励他们继续钻研。
  臧教授声音不响亮却充满磁性,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儒士的气度。学生对他的评价是“和蔼、质朴、敬业”,“和蔼”是因为他总是面带微笑地去回答每一位学生提出的问题,无论问题大小。对于每位向他求教的学生,他都耐心解答。“质朴”在于他的语言朴质无华,没有华丽的词藻,却蕴含了数十年深厚的学术底蕴。“敬业”则是他从不迟到早退,从不无故停课,是学生心目中的模范老师。
  臧教授坦言,求学的机会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已经变得越来越多了,随着研究生的扩招,很多同学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就来读研究生了,这部分学生方向、目的都不明确。对此,臧教授感到深深的忧虑。他建议大学生毕业后可以工作几年,积累了更多社会经验后再选择读研,目的性、责任性更强,思维更为活跃,最后获得的成果也更大。当然,如果从一开始就决定要走学术之路,应该保持一贯性。
  臧教授还很注重引导学生自主思考。例如学生上台演讲,传统的方法就是教师讲、学生听,没有自己的思考,即使学会了,也无法运用自如。臧教授喜欢给学生自由发挥的空间,让学生去图书馆、网上找资料,自己探索、自己思考,在这个过程中学生有问题可以随时和老师沟通。随后学生还在课堂上做报告,由老师当堂点评。完成了这样一个过程后,学生大致就能知道如何就一个问题做出自己的成果。这不仅能训练学生的思维方式,也为学生将来进入科研领域打下基础。
  远赴东瀛以求学术
  1994年臧教授参与了当时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主任王沪宁教授主编的现代政治透视丛书的写作,撰写了《政府政治》一文。该丛书在香港出版后引起了两岸三地学界的广泛关注。自那以后,政府改革也就成为臧志军一直关注的研究课题。他尤其关注日本行政改革的研究,因为他认为,作为东亚国家,日本和中国有较多的相似之处。
  1996年,他在郑励志教授引导下,作为研究小组的负责人之一承担了研究日本公务员管理体制及其对于中国的借鉴意义的任务。为了高质量的完成课题研究,他和小组的其他同志一起到日本政府机关和研究单位进行实地调研。调研期间的日程安排通常都以分为单位,排得满当当。有的时候,一个半天要跑两三家单位,在一个单位内要接连访问多个对象,一天下来,非常劳累。认真的工作带来了可喜的成果,臧教授利用这次调研所撰写的著作后来获得了宋庆龄基金会颁发的中国日本学研究优秀著作奖。
  1998年,他又参与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资助的一项重要课题的研究,承担其中有关日本的中央与地方关系改革的研究。他在深入研究了日本的中央与地方关系之后提出,单一制的国家结构与中央集权体制式两个不同的概念,单一制国家也可以实行地方自治。
  2000年,他在日本做调研期间,敏锐地感觉到当时日本刚刚开始开展“政策评价”改革对于中国行政改革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于是,他想方设法去这一改革的发源地进行实地考察,回来后撰写了十分详细的研究报告,供有关部门参考,不仅如此,还设法邀请在日本基层政府中负责行政改革事务的公务员来国内介绍改革情况。在深入研究的基础上,他于2003年提出,建立政策评价体系、开展本来意义上的政策及政务项目评估,有助于形成一种机制,在这种机制的作用下,我们的政府将向着“服务政府、法治政府、责任政府”以及“效能政府”和“可持续供给的政府”的方向转变。
  认真履职参政议政
  臧教授是第十一届上海市政协委员、民革上海市第十二届委员会理论工作委员会主任、民革杨浦区委副主委、民革复旦大学委员会副主委。“政协委员不像人大代表,我们不具体代表谁,最多就代表党派,但换个角度说,我们谁都不代表,也谁都代表。”臧教授提提案的时候所涉及的范围绝不仅限于他自己的专业。
  臧教授认为,上海市政协委员、民革党员的身份,为将一些参政议政的想法加以检验助了一臂之力。臧教授结合自己深厚的学术功底,以独特的审视角度积极参政议政。他认为博大精深的公共管理文化充满着深沉的智慧,其价值取向必然是走向民主,“西方人认为中国政府是独裁的,中国领导人不知道社会是什么样子,不知道老百姓有什么样的需求,我觉得这种观念是错误的。虽然中国权力比较集中,但中国领导层与社会之间的联系应该说是比较密切的。两会就是领导层与社会沟通的一个重要渠道,每年这么多提案上去,还有很多委员来信,这使得中国政府和老百姓、社会之间得以有效沟通。”臧教授认为没有政府和社会之间的互动,没有领导层与群众的互动,政策就不能进行及时调整和更新,就不能反映社会上新的需求,正是因为有了包括两会在内的多种形式的政府与社会之间的沟通,中国这些年才可能取得这么大的进步。
  臧教授觉得如今的政协正在中国的政治生活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过去的政协委员年龄比较大,现在都年轻化了,都是五六十岁,还有更年轻的,他们都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深入社会调查研究、扩大接触面的做法也使政协委员们的提案涉及国计民生的各个方面,许多政协委员有海外教育或工作背景,他们所提的建议也越来越富有创新性和可行性。

作者:杜福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