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党员风采 > 稿件
业精岐黄 情系民众

  民革浦东新区区委主委蒋健专访

  他既是名医,又是良师;既是班子带头人,又是建言明星,有着诸多社会身份的民革浦东新区区委主委蒋健,其求学成才之路是怎样的?对于浦东民革的今天和明天又有着怎样的思考?……让笔者来一一破析。
  
  学贯中西,归去来兮
  笔者:蒋博士,很想知道,你为什么选择了当一名悬壶济世的医生?
  蒋健:我一直觉得环境很重要,环境对人起着决定性的影响。我之所以成为医生,缘于我身处的环境。我出生于医生家庭,牙牙学语的时候,母亲就开始给我讲神农氏尝百草的故事,战国时的扁鹊、汉末的华佗以及明代的李时珍……他们的故事,使我对源远流长的中医学发生了浓厚的兴趣。
  1977年春天,“文革”结束恢复“高考”的第一年,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无论如何都要考进医药大学。如愿以偿考进了南京中医药大学后,我如饥似渴地学习中医药知识,立志要成为一名好医生、一位中医专家。
  笔者:从苏州到上海,从上海到日本,然后回上海,再到日本,再回上海,你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你漫长而艰辛的求学之路吗?
  蒋健:“活到老,学到老”,这句话,我喜欢。1982年,从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后,我来到上海中医学院(现为上海中医药大学),攻读医学硕士,师从著名中医专家夏德馨。1986年硕士毕业后,被分配到曙光医院工作,两年后被推荐赴日本山梨医科大学进修1年半。1992年7月又一次来到日本山梨医科大学,攻读病理学博士学位,博士毕业后留校任文部教官医学助手两年。21年的读书生涯,愈发让我感到中华医学的博大精深,感受到了一名医生必须永远走在学习的道路上。
  笔者:据我所知,1999年日本山梨医科大学曾再三挽留您,希望您能继续留在那里工作,且待遇非常可观。与此同时,美国哈佛大学和加利佛尼亚大学也都邀请您去做博士后,而您却偏偏选择了回国。为什么?
  蒋健:原因十分简单,“锦城虽乐,不如回故乡;乐园虽好,非久留之地,归去来兮”。在国外的时候,我耳闻目睹了发源于我们中华民族的中医药,成了日本、韩国人的“专利”,并以此大赚其钱,为此常常心头郁闷。
  中国传统医药如何振兴?如何更好地为民众疗疾治病?如何运用现代医学手段不断提高中医中药治疗疾病的临床疗效?我想我要回国,要为“中医”做些实事!中国才是“我”的。我选择了曾经工作过的中医特色浓厚、充满希望的曙光医院作为安身立命之地。
  
  情系民众,建言献策
  笔者:2002年1月起,您开始担任民革界别的市政协委员,2010年增补为市政协常委。您觉得作为一名政协委员应该如何尽好参政议政的职责?
  蒋健:委员只有对自己熟悉与了解的问题才能写出好提案,因此结合自己的专业发挥特长,是提案质量的保证,所以我的提案医药领域方面居多。如2003年当“开心人”药房、经济药房流行时,我注意到病人可以在没有医生处方的情况下随意购买到抗生素,即提出异议,撰写了《关于慎用抗生素的建议》提交市政协十届一次会议。该提案还被作为民革市委的组织提案提交全国政协,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2004年7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下达规定——没有医生处方不能随意购买抗生素。
  作为一名政协委员要时刻想着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从小事情做起抓实抓到底。例如老百姓最关心的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我通过调研发现这跟一些有效的廉价药“断档”和停产有关。连续三、四年,我就这一问题反复提交提案,亲自到生产、营销、医疗单位了解情况、调查研究,提出解决的办法和意见——政府药品采购应视具体情况而定,对外资进口药该进一步降价,而对于生产成本和销售价格倒置的廉价经典药,政府应允许在招标中适当提价。几经奔走,同市相关职能部门协调,脱销两年的廉价药鱼肝油酸钠注射液终于恢复了生产。然而,产品上市后,却因价格过低而遭到药品零售商拒售。究其根本原因,正是价格的障碍。于是我提出了“廉价经典药”的问题,2005年我首次提案,2006年对有关部门的答复不满意递交第二份提案,三年过去了还没有真正落实,今年又提交了第三份提案。
  笔者:浦东民革是全市民革区级组织中党员人数最多、地域最大的一个区。在浦东民革区委,你是“一班之长”,您对于如何当好这个班长有怎样的思考?
  蒋健:浦东民革是一个战斗的集体,光靠几个人埋头苦干,工作成效肯定不会显著,必须增强每一位党员为民革组织增光添彩的意识,调动每一位党员的积极性。浦东民革一是要积极争取民革市委、中共区委统战部的支持;二是建章立制,用制度来规范工作、规范程序,用制度来管人;三是及时沟通协商,每一位区委委员都要发挥作用。
  2009年,民革原南汇区总支部划入后,区委及时召开区委会议,调整委员分工安排,充实专委会力量。切合实际、操作性强的议事规则、工作职责和奖励办法等规定,不仅规范区委会的领导和决策程序,而且明确了委员、专门委员会、专职干部和基层支部等工作任务和职责,为浦东民革各项工作的有序规范开展打下扎实的基础。制度修订后,区委班子带头执行,每一次区委会议按时召开。区委会上,商议事项逐项分解、落实到人、明确要求和时间节点。区委会不是主委的一言堂,任何观点、看法均可发表,但少数服从多数,既充分发扬了民主,又贯彻了集中制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