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党员风采 > 稿件
做一个在时间里耕耘的人

记民革上海市委副主委、上海市徐汇区副区长朱成钢

  2010年,上海发生了震动全国的“11·15”大火。时间已经过去了4年,但那次事故的阴霾似乎尚未消散。对于时任静安区副区长朱成钢来说,更是毕生难忘。“到现在想起来,我心里还是觉得内疚。”毕竟,他是当时的政府负责人之一。

  “在去年火灾的那一刻,没有人告诉你该怎么做。当我得知消息冲到医院的抢救现场,看到的场面真是惊心动魄!救护车一辆接一辆地进来,伤员被不断地送入抢救室,一具具尸体也在那一刻被无奈地推出……你不知道后面还有多少,连在场的医务人员都开始面面相觑起来。当时我是现场职务最高的官员,大家都在看着你。你可以不懂医术,但你不能没有主心骨。很幸运,在那一刻我没有退,我做出了至今为止都自认正确的几个决定,虽然那一刻我的嘴里咬着好几粒麝香保心丸。”

  他至今仍很清楚地记得自己当时所作出的决定:首先就是向市卫生局求救。当时伤员主要集中在静安区中心医院,救治水平和资源都不够。在他的协调下,上海市几家烧伤特色的三甲医院全部就位。第二个命令是对已经判断死亡的人员继续观察。“火灾中丧生的人多数是因为窒息,但有可能是临时性的休克,不能轻易就放弃。”第三是要求卫生部门立刻对遇难人员遗体进行身份辨认。这项工作,在火灾当天晚上就开始了。

  越是危急的时刻,越是能体现出一个为政者的能力。在大火面前,朱成钢的表现无疑是合格的。作为为政者的朱成钢,人如其名,正是在不断的实践和思考中,百炼成钢的。

  一、学者

  学者,是朱成钢最初的角色。

  1983年,从上海财经学院贸易经济专业毕业后,朱成钢在上海商业会计学校、上海市商业一局职工大学从事教育工作,从一名普通教师一直做到副校长。90年代末,朱成钢调任上海市商业经济研究中心、商业信息中心,历任副主任、主任,直到2001年,长期从事教育、研究工作的朱成钢被任命为市政府商业委员会秘书长。2003年8月,市商委与经委合并,朱成钢留在新的经委继续担任秘书长。

  在这近20年的时间里,他一直充当着上海市商业领域智库人员的角色。这二十年,用他的话说,是上海商业发展最快也最精彩的年代,上海商业实现了由传统商业向现代商业转型。这期间,他参与过各种政策的研究、制订,也参与了商业领域的改革实践。无论理论还是实践,他都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见证者。这也使他积累了深厚的经济、商业专业功底。

  “我学的是商业,曾经教过商业经济与管理,还当了十年市商业经济研究中心的主任,在市政府工作的几年中,也主要是从事商业的规划和管理,虽然已经离开这个行业有好几年了,但每当提起商业来心里总有一种割舍不去的感情。”如今的朱成钢,仍然对那段属于自己“老本行”的岁月如数家珍:“我经历过上海商业第九、十、十一 三个五年发展规划的制定,一个主持,一个执笔,一个参与;我主持编写了《国际商业发展报告》受到业内的好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专家认为这个报告在数据上填补了国内九十年代以来的十年空白;我还担任过全国消费市场信息网络的理事长,为推动全国城市消费市场信息的交流做出了贡献……”

  其实当时他所做的,远不止他提到的这些。当时,上海商业有三个‘化’的需求:业态的现代化,比如连锁经营等;国际化,比如建立中外合资的现代百货公司;经营市场化,政府的补贴要逐渐减少,国营公司要变成企业集团。在这个过程中,朱成钢或是发表文章创新商业理论,或者组织项目实践最新理念,或是参与政策制订,充分发挥出了他近20年积累的商业领域的理论和实践能力。

  在此期间,他还推动建立了长江三角洲城市市场信息协作网,担任过上海爱建股份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以及过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上海商业经济学会会长,也是如今蜚声海内外的上海国际商业论坛的元老和主办者之一。

  可以说,在商业和经济领域工作的这段时光,是把作为经济学者的朱成钢的能力发挥得淋漓尽致。套用朱成钢喜欢的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一句话:“人总是不断消失在过去的日子里的。” 细数这种种成绩,相信即便是若干年后回想当下的辛劳,恐怕朱成钢自己也会觉得那份忙碌的充实是再也拾不回了吧。

  二、区长

  2006年11月,48岁的朱成钢被调至静安区任副区长,分管科教文卫体等社会事业,这位曾经的学者,最终被推上了政府的领导岗位,从此开始了更加辛劳的区长生涯。

  由大学教师一步一步做到区长,在外人看来,朱成钢的从政经历可谓一帆风顺。他对此却连忙摇头:“远没表面看上去那么一帆风顺和光鲜,特别是区政府的工作,可以说每天都在‘水深火热’中!”

  “水深火热”,并不是因为对这份工作的抱怨,而正是出于对这份工作的责任感。

  初到静安区,朱成钢所分管的都是在经济行业摸爬滚打多年不曾接触,也并不熟悉的领域。且身居“高位”,不是做决策就是担责任,那份隔膜与压力也就不难理解了。他还清晰地记得,第一天上任时桌上有份计划生育文件,看惯了经济文件的他下意识地以为这份文件与自己无关,顺手放在了一边;很快他发现,文件又被自己摆回了办公桌的正中……容不得半点思考,他便以极快的速度适应了新角色。

  于是,这些年,这样的镜头一次次出现:寒冬烈日,他走街串巷忙调研;重大节庆,他与居民们一起坐在“上街沿”看街头演出;突发事件,他第一时间奔赴现场;每到年三十,他的行程总是早上下里弄检查节日安全,中午探望社区名人,下午到居委会和居民一起包汤圆,晚上赶往寺院维持敬香群众秩序,最后在漫天的迎新爆竹焰火中结束一天、也是一年的工作……

  在静安区,朱成钢表现出了他作为一个学者的创造力,尤其是在他分管的科技领域。静安区是一个高楼林立,租金昂贵,地域狭小的中心地区,很少有高校、研究所、科技园区等传统科技要素。科技创新怎么搞?大家心中都没有底。“在我分管科技工作的几年里,我和区科委一起,解放思想,深入探索,提出了在静安这样的中心城区,可以通过科技应用来体现科技创新的推动力。”“他明确了自己的工作目标:要把静安建设成为科技创新的最佳实践区。最终,经过细化的三个理念诞生了:用科技提升商业价值;用科技提高生活品质;用科技重塑城市生态。

  “我们用生物技术实现静安老城区化粪池的清洁化,降解以后的粪便没有异味,可以用手直接接触,弄堂里再也不存在粪便四溢的现象了。我们还用生物技术处理树叶,使之变成有机肥后回归自然。我们用新的数字技术改善交通信号系统,使城市交通减少拥堵。我们积极鼓励楼宇做节能改造,使静安区每万元GDP能耗在全市最低的基础上继续下降……”朱成钢和他的同事们用科技的力量,改变了静安区居民们的生活。

  不得不提其任职的五年间静安区社会事业的收获:科技创新方面,静安区获得了全国科普示范城区、上海市火炬计划实施二十周年先进集体、2008年度区县专利保护工作先进集体和区县知识产权宣传工作先进集体等荣誉;人口计生方面,静安区连续保持了全国计划生育优质服务先进区和全国计划生育协会先进集体称号,还获得2007-2008年度上海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先进集体、上海市人口和计划生育系统文明单位等称号;教育、文体、卫生方面,争取人财物各类资源加速投入,扩大了图书馆、重修了游泳馆、新造了少体校、规划了老年健康中心、扩建了市西高级中学……

  两年前,他由静安区调到了面积更大、情况更复杂的徐汇区,肩上压的担子更重起来。“徐汇区有工业区,工厂多、仓库多,安全生产压力大;区内医院多,生化风险高、医患纠纷多;区内电梯运行10年以上数量过半,安全隐患大;区内有不少食品加工小作坊,食品安全压力也不小……”这些,都是分管生产安全、食品安全等棘手任务的朱成钢需要面对的挑战。

  有一些挑战,真的是未知的。比如昆山粉尘爆炸事件后,他立即带队走遍了区内相关企业,发现的问题触目惊心。“我们原来都以为粉尘的危害主要是对人的呼吸系统,如果不是这个事件,我们哪里能知道还有这样的风险?”

  “但求无过”。朱成钢这样形容自己现在的岗位。对于他来说,无过,就意味着没有人在安全事故中受到伤害,意味着没有不安全的食品从区内流出……正如“水深火热”一样,朱成钢所使用的这些词,让我们感觉到的不是一种消极的态度,而是一个兢兢业业的为政者对自己责任的清醒认知。

  区长8年,感慨良多。“我给自己的要求是:思想上服从大局,工作上明确目标,方法上找准定位,行动上扎实推进。”而谈到自己的从政之道,他的话很诚恳:“一句话,别愧对了自己的良心。做官也好,做人也罢,都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他说,“过去在市政府,我的工作是向上负责,工作的成效往往取决于领导的评价;现在当了副区长,更多的是对下负责。知民不易啊,越是基层的工作越是具体细微,不把老百姓的事情解决好你就过不了关。”

  一句“知民不易”,道出了这位地方当政者内心的价值砝码。知民不易,知民可贵。时刻把人民放在心里,这不正是我们对领导干部的期待么?

  三、提案

  我们把时间再倒退至1998年。这一年,朱成钢成为了上海市第九届人大代表。2003年,他当选为全国政协第十届委员,开始了参政议政的生涯。

  担任全国政协委员后,朱成钢给自己定下几条参政议政原则:一是提案与发言不追求数量,但一定要有质量;二是每年必须要有自己独立完成的提案;三是发言和提案一定要有充足的事实依据,绝不意气用事;四是反映的问题必须是现实社会生活中人们广泛关注的事。

  听起来,颇有几分传统知识分子“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使命感。

  最初,因为他的经济领域工作背景,朱成钢在全国政协的界别是经济界。翻看他那些年的提案,可以发现他的焦点确实都在他的“老本行”。他的第一份提案是《将扩大就业立为一项基本国策》。“任何国家发展经济的首要目标就是增加就业,在我们这个人口众多,又存在大量农村劳动力转移的国家,只有扩大了就业,经济发展才会有实际的意义,发展的成果才会惠及广大普通民众。”与此相关的议题或提案他还写过不少,比如:政府部门应该带头招募残障人士,呼吁给残疾人更多的就业机会;国家劳模的评选应主要针对一线劳动者,从而让广大产业工人、普通职员、农民、服务业从业着的劳动得到更多的社会认可;建议国家统计局修改失业统计指标,将登记失业率改为调查失业率,以便更准确地反映我国的失业情况……他一直认为,就业是经济发展中最大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到现在也并没有完全解决。所以,他对于就业问题的思考,是一直延伸到现在的。

  还有关于政府宏观经济政策的问题,他连续两年关注,先后提交《完善我国个人所得税制度的建议》和《关于改善当前宏观调控政策的建议》。

  对于国家的宏观经济,朱成钢有着自己的认识。“当前我国经济发展中的主要问题是经济失衡,包括收入失衡、产业结构失衡、资源利用失衡等等,但最大的失衡是分配的失衡。由于分配失衡,使各类资源的归属失衡,从而导致其利用的失衡,资源利用的失衡又引发了投资和产业结构的失衡,最终产生收入失衡,进而形成诸多社会问题。”要开解这一系列的结,政府首先要适度地后退,为经济的继续发展创造空间,而具体的办法之一就是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在《完善我国个人所得税制度的建议》中,朱成钢提出应提高个税起征点,完善征税模式,降低个人税负。他把这种收入分配制度上的调整,称为“休养生息”。

  在2011年的《关于改善当前宏观调控政策的建议》中,朱成钢建议中央政府将“紧货币,宽财政”的宏观调控方针,调整为“宽货币,紧财政”的方针,其根本的出发点也是基于“修生养息”的思路。他认为,我国诸多经济问题的主要源头在于政府对经济活动的过度参与,而“紧货币,宽财政”的实质是“紧市场,宽政府”反而会加剧当前的矛盾。“财政的宽松,前提是税收的增长。”他指出,“而多年来我国财政税收的增幅一直大幅度高于GDP 的增长,也大幅度高于人民收入的增长。如果保持宽财政政策,我国的税负将持续居高不下,这必然不利于经济的健康发展。”此外,他认为,货币政策是通过市场进行公开操作的,因此比较公平,也比较有效率,而财政政策常常由政府部门内部执行,长官意志特征显著,所以既缺少效率,更无法保证公开透明。这个提案被人民政协报几乎全文刊登,也得到了经济界别许多委员的认可。

  在此期间,他还结合自己的实践,提出一些相关的社会议题。如《立法保护个人隐私权的建议》、《制定我国高等学校学生基本生活设施标准》等。他的这些提案切口小而又关乎民生重大问题,自然而然地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制定我国高等学校学生基本生活设施标准》的提案就是由他发生在他身边的一件事引发的。2008年11月,上海商学院学生因在寝室使用“热得快”不慎引发火灾,四名女生在跳楼逃生时不幸身亡。曾参与筹备组建商学院的朱成钢得知此事后,心痛不已。他立即给当时的上海市教委主任薛明扬写信,建议提高高校学生宿舍硬件水平,改善学生住宿条件,保障广大在校学生的基本生活质量。他把这些建议进一步深化,写成了题为《关于制定全国高等院校学生宿舍基本生活设施标准》的提案,建议由国家教育部会同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共同制定《高等院校学生生活设施(或学生宿舍生活设施)配置基本标准》。这篇提案被诸多媒体报道,在社会上引起广泛热议。

  进入政府部门以后,朱成钢把主要的精力放在政府事务上,参政议政的话题自然也离不开自己日常的工作。时间久了,他发现,自己所提的提案和他在政府部门的工作,有时候是会互相促进的。

  在静安区副区长任上,他分管计划生育工作。很快他就发现:在上海,计生工作的主要问题不是超生,而是优育。他查阅了数据,发现“由于强制性婚检的取消,实际婚检人数下降至不到四分之一;而我国的出生缺陷率4%左右,每年出生的婴儿中大约有100万存在出生缺陷。”于是,到静安区的第一年,他就提出由政府买单,免费为年轻夫妇提供孕前体检。在他的推动下,这项工作被列入了静安区政府实事项目,落地开花。他同时提出的一份关于免费孕检的提案,当时并没有被国家计生委采纳;但等到第二年这项工作在上海市全市推开以后,当初未采纳这个提案的国家计生委也来到静安区参观考察了。到第三年,国家计生委开始在全国多个省市试点免费孕检……

  今年,他提出了一个疫苗接种社会保险方面的提案。这也是他在平时的工作中发现的问题。不管会不会被相关部门采纳,在他的工作规划中,这个项目都会持续关注下去。

  四、党派

  朱成钢出生在一个中共党员家庭,父亲十几岁就入了党。“也许是受了‘君子群而不党’思想的影响,我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加入任何组织。”他还记得,中共上海市委统战部原部长杨晓渡曾说:‘无论是何界别,我们都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通过各种方式参与国家建设、推动社会进步。’这席话,对我触动很大。”正是这份挥不去的赤子心,2011年2月,朱成钢在民革的感召下选择并加入了民革。

  如今,朱成钢已经成为民革中央委员、民革上海市委副主委。他 与民革市委机关的同志们也都熟悉起来。这种熟悉,这得益于每年参加全国“”两会归来,他都会来到市委机关,向广大党员传达会议的精神;得益于无论是组织由他担任主任的社会与法制中心活动,还是带队远赴贵州参加那里的援建活动,他都会积极参与,与机关干部们打成一片……

  而民革的视角,以及民革工作所涉及的领域,也让他在经济学理论和政府工作实践之外,有了更广阔的视角。

  “从社会领域看,简政放权就是政府要放手,增加社会的自治度。我们现在的政府是一个父母型的政府,老百姓的衣食住行想管,喜怒哀乐也想管,甚至那些属儿女情长的东西也要管。觉得一放手,社会就会礼崩乐坏,鸡飞狗跳似的。社会是有公序良俗的,人间是有公平正义的。殊不知,政府自身就是在社会的道德约束下,在公众的睽睽监督下才能保持清正廉洁、公义高效。假如没有了这些约束,政府自己就会变坏。但是现实生活中,政府总喜欢自己来取代社会亲自办点什么,不能办点什么也要管点什么。设定好政府的边界是一门大学问,还有待于我们长期的探索和实践。”

  这是作为民革市委副主委的朱成钢在上海民革内部报纸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的一段话。这篇文章的标题叫做《政府的边界》,后来曾被《解放日报》刊登——一位在地方政府主政的官员写文章来谈政府的边界,似乎有些不寻常。

  这篇文章,是朱成钢对现代社会治理问题持续思考的产物。而这种思考,既与他在政府部门的工作经历有关,也与他在民革分管的领域——社会与法制工作有关。“作为党派成员,要发挥所长,为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法治建设建言献策,为构建国家现代文明秩序、实现中国的‘现代性’尽绵薄之力。”这是朱成钢在民革上海市委社会与法制工作者活动中心一次活动中的一句讲话。他口中的“现代文明秩序”、“现代性”,就是他内心所深切认同并认真追求的社会治理的状态。

  “从统治到治理,这是一个现代社会所必需的跨越。”在不断的研究与思考中,他愈来愈明确这样的理念。而与此同时,他也清醒地认识到,要完成社会治理的现代化转变,要实现中国社会的现代性,就必须有真正的公民社会作为基础。为此,广泛的公民教育是必须的,也是迫切的。“还有法律的权威,它是一个基本的保障。在类似社区自治这样的现代社会治理模式中,没有完善、有效的法律保障,是不可想象的。”他认为,这方面可以向西方国家做某些借鉴。

  身为上海财经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的朱成钢,专门开设了一个与现代社会治理有关的讲座。讲座中既有国内外专业研究者的理论,更有他多年政府工作经验中总结出来的真知灼见。有理由相信,这个课程将给那些正在探索之中的年轻学生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五、感悟

  从普通教师到党派领导,从部门秘书长到一级政府领导,朱成钢的角色跨度不可谓不大;从单纯的经济甚至商业领域到如今他需要关心的民生、安全以及社会治理,他的视野和思路的拓展也不可谓不宽。在这个过程中,作为政府领导,作为党派领导,作为政协委员,他逐渐树立起了自己工作的一些总体思路。

  “对于工作,我现在有三个立足点:国家情怀,政治善意,个人责任。”他的表述,充满了学者的条理。

  从上海的人大代表到全国政协委员,朱成钢明显感觉到了自己角色的转变。“现在我要关注的,是整个国家的改革开放,甚至要有一些国际视野。”这就说他所谓的国家情怀。他的落脚点之一,正是对现代社会治理体系的关注。他正在用自己对于现代社会治理体系的系统性认知和建设性的思考,完成从一个社会治理实践者到思考者的蜕变。

  所谓的政治善意,主要是针对他的党派领导的身份来讲的。“党派参政议政,不可能回避批评,但不能为了批评而批评,批评是为了推进社会发展,推进人民福祉。”他认为,善意的政治参与,必定是建设性的,它必须建立在正确的政治立场上,比如对改革开放路线,中共十八大精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拥护等。

  而讲到个人责任感,朱成钢给出了这样的总结:“在自己所扮演的各种角色中,尽可能地为角色所代表的群体做加法,不做减法。”为此,身上的每一个角色,他都会努力去扮演,从不敷衍了事。比如,根据民革的要求和分工,深入钻研之前所不熟悉的社会事业领域,并在繁忙的本职工作之外尽量多地参加党派的社会活动;再比如,参政议政,只提自己所熟悉、了解的领域,并且一定要深入研究,言之有物……

  为了这份责任,即使学识积累、实践经验丰富如朱成钢者,也需要不断的学习。公务缠身,有时候忙到饭都顾不上吃的他,一直保持着读书的习惯。“除了学习各类文件外,我给自己规定每年至少读十本以上的书,每天还要通过网络、报刊杂志了解各类信息。”他的读书,不是随性的泛泛的阅读,而是有规划、有目标的阅读。他的阅读计划是按季度来划分的:第一季度,作为政协委员的他要为两会提案做准备,要读一些政论性的书籍,还有各种各样的统计数据、年鉴;第二季度,是他较为“放松”的时间,可以读一些文艺作品;第三季度,作为上海财经大学兼职教授的他,又要准备给学生上课,要读一些专业书籍;第四季度,接近年底,要做各种工作总结、计划,他就按工作需要来选择实用性的书籍,以对知识的学习来促进自己的工作……

  “做一个在时间里耕耘的人远比为空间疲于奔命可靠得多。” 《重新发现社会》一书作者熊培云如是说,这是朱成钢案头正在读的书。此时此刻,他仍在努力成为一个耕耘时间的人,至于能做到什么样子,“还是让时间来解答吧!”

作者:吉朋晓 何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