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党员风采 > 稿件
真性情铸就不凡人生

  礼帽,风衣,金丝边眼镜。冯执中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优雅的上海男人。这种优雅气质,除了来自上海滩文化的浸染,恐怕更多还是与他如今的事业有关。

  作为浦东川沙镇华夏管乐团的负责人,他已在音乐的环绕中度过了8年时光。8年,时间并不算长,却足够使一个乐团从无到有,也使一个本来平凡的男人,磨砺出了他的真性情,从而让自己的人生也变得不平凡起来。

  “硬心肠”的热心人

  1948年出生的冯执中,长期从事的都是“平凡”的职业。大学毕业后,他做过29年中学教师,上世纪90年代,因为组织需要调任民革浦东新区委员会任专职干部,后又调至浦东新区工商联,直到2008年退休。用他自己的话说,“退休前,我和妻子都是单位里的干部,培养儿子、忙于工作,我们的生活平凡但很充实。”

  转眼到了退休年龄,儿子也工作了,冯执中的生活一下子变得空了起来。时间属于自己了,而且身体健康、精力充沛,退休生活到底该怎么过?他和妻子也面临着如今多数老年人的选择:将自己投入到“光荣”的照顾第三代的任务中去。

  可是他们却“毫不留情”地把孙子完全丢给了儿媳妇。

  仅看这一点,也许有人会觉得他心肠硬。但看看他们退休后所做的事情你就会知道,那决不是一个“心肠硬”可以解释的——冯执中和妻子双双成为了浦东华夏社区义务工作者协会的注册义工,上街整治脏乱、在小区里拣拾垃圾、在路口劝导文明行路……到处都可以看到他们忙碌的身影。

  不仅如此,冯执中还对自己提出了苛刻的要求:做义工,最好要有一技之长。于是,妻子参加编织班,编织出帽子、围巾,送给敬老院的老人们御寒;他则发挥懂电脑、会摄录编辑视频的技能,成了社区和义工协会的“兼职摄像”。几年后,他和妻子分别成为了五星级和三星级义工。

  就凭着一股热情,把义工做到这个份儿上,你能说他心肠硬吗?

  其实,之所以不给儿子媳妇帮忙,冯执中的想法很简单:“我想让我们老两口从琐碎的家庭事务中解放出来,有时间做自己真正想做也更有意义的事情。”

  “有意义”这个词,在冯执中这里一点也不虚,因为这正是他在自己的生活中追求并实践的。正是在这样的追求中,当冯执中遇到华夏管乐团,藏在他心中的能量便不断地释放出来了。

  “看不见”的领头人

  华夏管乐团,如今是上海民间乐团的佼佼者。八年下来,演出照片积累了一大堆,但这些照片之中,你很难看到理事长冯执中的身影。因为多数时候,他就是画面外那个为大家拍照的人。

  2006年,川沙镇妙华居民区成立了一个管乐队,最初就叫妙华管乐队,后来为了将影响扩大到居委会所在的整个华夏社区,更名华夏管乐团。当时,冯执中还没退休,但因为他有吹笛子的功底,作为队员的妻子就把他也拉进了队伍。

  “我愿意加入,是因为我接触过几件民族乐器,感觉西洋乐器很新鲜,想‘尝尝鲜’”。冯执中这样解释他的“入团动机”。乐团最初只有14个人,乐器都是老师借来的,数量少到他得与老伴合用一只萨克斯,而且都是旧的,时不时要修。14个人,除了他有点民族乐器的底子,剩下的完全都是“一张白纸”。

  以“尝鲜”为目的的冯执中一进入这个团体,就忍不住地认真起来。“我们每周有两个晚上排练,有时还要搭上双休日。为自我加压,我和妻子报名参加了演奏考级,与年轻人甚至孩子一起走进考场。如今,我已经取得长笛业余八级证书,妻子则拿下了九级证书。”

  在他们的带动下,团员们水平提升迅速,成立不到三个月,他们就迎来了第一次登台的机会,完满地演奏了两首曲子。2008年,乐团初具规模,冯执中被推举为主要负责人。从此,他就踏上了为乐团奔波忙碌的路。

  规范化,这一直是冯执中追求的目标,也是乐团成功的关键。虽然这只是一个民间组织,但思想建设、制度建设、组织建设,对外宣传、联络……一样也不少。而这一切,都少不了他这个理事长、团长。团队经费少,他还常常自掏腰包;自家的电脑、打印机、摄像机、照相机,甚至私家车,都会拿出来作为团队公用……

  从社区一直演到世博会,从一个自娱自乐的社区乐队到一个正式注册的社会组织,而且是上海为数不多的获评4A级的社会组织,这其中浸透了冯执中的心血。而乐团辉煌的时刻,他却不在台上。长笛八级的他,抗着摄像机、照相机,忙着记录大家的风采。

  “每当我们的一点点作为让他人的脸上荡漾开了笑容,每当我们的一曲曲演奏为他人缺乏亮点的生活送去音乐的甘泉,每当我们的举手之劳,让身边的人们感受到人与人之间那种最淳朴的温暖,我们就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快乐。”在一篇文章中,冯执中动情地写道。

  我相信,这正是他从平凡的生活中,获得的非凡而又真实的体验。

  就在笔者采访他的前几天,冯执中已经辞去了他担任多年的理事长职务。说到原因,他只跟笔者讲了一条:“老母亲已经86岁,现在卧病在床。我要多拿出一点时间来陪陪她了——这个时候不陪她,还要等到什么时候?”说到这里,冯执中的眼眶早已湿润。

  这个真性情的男人,在离开时,如他当初的投入一样坚决。

作者:吉朋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