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党员风采 > 稿件
一生注定“教育缘”

  唐玉光,是一个培养老师的老师。

  从走入华东师大校园的那一刻起,他就把自己的职业生涯与教育学的研究绑在了一起:从教育学本科专业一直到教育学博士学位,再到教育学教授;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学生,到曾兼任中国教育学会中青年理论工作者分会副理事长、中国高等教育学会高等教育学分会常务理事、上海教师学研究会副会长,这位教育学者在教师专业发展与教师教育、高等教育理论与高等教育管理等领域的探索和耕耘令人瞩目。

  如今的唐玉光,更多精力花在学校的行政管理上;但作为一个学者,他探索的脚步从未停止过。

  与教师教育的缘分

  做老师,是唐玉光自儿时起的职业理想。

  在唐玉光读书的年代,经历了文革荒谬摧残的中国的教育事业正逐渐重回正轨。这其中,教师专业化是重要的一环。到1995年,国务院正式颁布《教师资格条例》;2000年教育部颁发《〈教师资格条例〉实施办法》,教师资格制度,在全国开始全面实施。

  正是在此之前,从香港中文大学做访问学者回到华东师范大学的唐玉光,完成了他的博士论文《教学工作与教师专业化》。在这篇论文的写作过程中,他存着这样一个念头:“中国教师队伍的建设必须走专业化的道路。”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有一系列的教师专业发展制度的保证。他的论文着眼于教师专业化和教师专业发展问题。在此后中国的教师队伍建设中,这些都成为了重点。

  2001年7月,由华东师范大学主办的第三届教育政策分析高级研讨会在沪举行,这次会议明确提出,我国实现教师专业化的基本策略是进一步完善和创新教师教育制度,包括教师教育机构认可制度和教师教育课程鉴定制度等。作为会议组织者之一,唐玉光受命对会议的成果进行了综述。

  几乎与此同时,教育部师范教育司在组织编写一本对我国教师专业化和教师教育制度建设具有创新性指导意义的教材——《教师专业化的理论与实践》。这本书的初稿,实际上就是由唐玉光和他的研究生操刀完成的。

  这一系列的成果,成就了他与教师教育的缘分。此后,他曾被教育部聘请参加“教育部教师教育创新小组”、教师资格考试教材编写和考试命题等工作,还多次主持教育部人文社科、教育科学规划等研究课题,又相继编写和主编了《教师专业发展与教师教育》、《教师专业发展制度研究》等著作,奠定了自己在教师教育研究领域的学术地位。

  北方人的本色

  从外形上看,气质儒雅的唐玉光颇像一位南方“秀才”。实际上他是山东人,一个地地道道的北方汉子。而熟悉他、了解他的人,都会在他敦厚踏实的为人,与勤奋专注的做事风格中,看到他北方人的本色。

  这种本色,体现在他连续多年关注一个相对的“冷门”——教师教育上,也体现在他“学而优”之后的“仕途”上——从教学第一线到如今的华东师大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他每一个岗位时间都很长,“平均在五年以上”。

  不是没有转任的机会,而是领导们总舍不得放手。因为这位北方人做起事情来,总是要“集中精力”,而一贯的“集中精力”,带来的就是高效与成绩。

  去年年初,他作为党外干部被选拔到浦东新区教育局挂职任副局长。开始的时候,学校领导觉得挂职毕竟不同于正式任职,不会那么忙碌,于是就希望他多兼顾着学校的事务。时间长了,唐玉光只好跟领导诉苦:“我这个挂职,可是来真的,要分管几摊事儿,必须得集中精力才能做好,学校的事情,恐怕是兼顾不了了。”

  他的挂职,确实是“来真的”。他并没有因为自己是个“过客”而马虎。主持会议,下基层搞调研,撰写调研报告,指导具体工作、处理具体问题,他付出的同样是百分之百的认真。“他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为浦东新区基础教育的发展及各教育部门工作开展,做出了很有指导意义的工作。”挂职结束时,挂职部门的领导这样评价他。

  而唐玉光自己,也在政府部门的任职过程中收获颇多。“把群众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把一家的事变成大家的事,把想做的事变成可操作的事”——他说这是他在政府部门学到的做行政工作的经验。这些经验,他都带回了自己的本职岗位。

  多年的专注与倾心之后,经验,理念,技巧,都随之而来。如今的唐玉光,行政工作做得更加游刃有余了。

  民革党员唐玉光

  游刃有余的结果,就是多了一些兼顾的可能性。唐玉光如今扮演着多个角色:学者,管理者,党派支部负责人,市人大代表……本职工作的游刃有余,让他的其它角色也出彩起来。

  唐玉光是2011年加入民革的。在此之前,他对党派并不了解,以为也就是“挂个名”,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多。”作为民革中央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委员,他赴京开会难以避免;身为民革市委常委、教育科技委员会主任,民革的重大会议、课题调研、专题座谈,很多都少不了他;他还是华东师范大学支部主委,发展新党员、策划支部活动,更是需要他来操持。

  在经历了最初的磨合之后,现在的他,似乎已经适应了这种角色。每每在市委机关看到他,他的脸上总是挂着真诚的笑容,热情地跟机关干部们打招呼;他还曾结合自己的专业,主动给民革市委提出建议,希望上海民革的参政议政工作在教育领域创出特色;而他所领导的华师大支部,也在祖统等工作领域积累了引人注目的经验。

  说到角色,唐玉光似乎很不愿意放弃自己最初的身份——学者。一个热爱学术事业的人,是不可能完全放弃思考的乐趣的。长期的行政管理岗位,虽然占据了他思考的时间和空间,但也给他打开了另一扇的大门:在这个岗位上,他能看到纯粹的理论研究者看不到的事实。

  “原来对教育领域的研究,就像隔窗而望,虽能看到一些表象,但失之于深入和透彻的了解。如今作为管理者深入其中,发现了原来看不到的。”他特意向我展示了他的工作笔记,上面会议的记录、工作的得失、问题的思考,一应俱全。“将来我回归学术研究,这就是我的宝库。”

作者:吉朋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