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党员风采 > 稿件
纯净心灵的力量

——记民革上海市杨浦区委副主委、杨浦区司法局副局长翟骏

image

  初识翟骏,很容易被她的性格所吸引。

  爽朗,热情,纯粹。加之清丽的外形和率性的着装,坐在面前的翟骏,在寒冷的冬日里让人如沐春风。你很难想象,这曾经是一位长袍大袖、高坐法庭的审判长。

  然而,一旦开始交谈,你就很快就能发现这位曾经的法官、如今的司法局副局长,内心所蕴藏的力量。

  “侠女”法官

  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后,中国的改革开放进入新阶段:“市场经济”登上舞台,国企改革逐步展开;在司法系统内,表现就是经济类案件的大幅增长。翟骏正是在这个时候成为一名法官的。

  翟骏的职业生涯开始于1989年的杨浦区法院经济庭。当年,翟骏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上海法律高等专科学校(今上海政法学院)。她原本是被黄浦区法院录用的,可录用的当天晚上,杨浦区法院当时的院长听说有这么位高材生,亲自找上门来:“你是杨浦人,为什么要去黄浦区?是不是男朋友在那里啊?”

  无从辩解的翟骏盛情难却,只好转投杨浦区法院,从经济庭到商事庭,再到房产庭、金融庭,从书记员到审判员、审判长,再到主持工作的副庭长,一呆就是20多年。

  阔步前进的改革大潮中,经济庭无疑处于风口浪尖。当时的经济类案件并不好办,因为尚缺少完善的法律体系,很多时候判案只能根据“立法精神”来。这恰恰给了翟骏迎难而上的舞台。“朋友们说我的性格像个‘侠女’;我的理解就是:敢为人先,公正公平。”这位外表柔弱的女法官,在自己的业务领域中披荆斩棘,心无旁骛地展示着她的“侠女”本色:敢为人先——在上海,她第一批办理证券案件,第一批办理股权纠纷案件;公平公正——做商事庭审判长多年,她主持的专项合议庭所承办的公司制、股票、保险类案件,无一件被改判或发回重审,在上海市二中院的旗下,这也算是一个特例。她的案例,还曾被选入最高人民法院的《人民法院案例选》,在司法界,这是一项崇高的荣誉。

  如果说,公正公平,意味着一个法官必须有强大的业务能力和职业操守,那么“敢为人先”,则意味着需要不断的创新。而这似乎正是翟骏的强项。“她善于总结审判工作中的经验;在办案的同时能围绕司法实践中的重点、难点问题,开展调查研究。”在一份先进推荐材料上,笔者看到这样一段关于翟骏的评语。有例证如下:

  为提升金融案件审判质量,她牵头与杨浦区金融服务办公室、上海财经大学等机构合作,首创金融审判研究基地;她从一起助学贷款纠纷案件中,首创《法官告知书》的柔性调解模式;她打破传统审判程序中事实认定一般当庭进行的惯例,探索在普通程序案件审理中由双方当事先行签署《无争议事实确认书》以固定事实,解决了经济类案件审理中因事实繁琐复杂给办案效率带来的影响。这个创造,被《人民法院报》头版登载,受到市高院领导的好评……

  抢眼的工作业绩,最终引起组织部门的注意。2012年,她被调任杨浦区司法局副局长。与此同时,身为“无党派人士”的她在统战系统也开始崭露头角,先是担任杨浦区中青年知识分子联谊会会长,后被吸纳入民革组织,并担任了民革杨浦区委副主委。2012年年底,时年43岁的她当选为上海市人大代表。

  “接地气”的代表

  多年奋战于司法审判一线,法官的角色,似已浸入翟骏的灵魂。所以当她受命转任杨浦区司法局副局长时,她确有些恋恋不舍。但她的角色转换并未拖泥带水,工作风格也一如既往——“公平公正”,自然无需再过多强调;“敢为人先”,她原封不动地带到了新的岗位和角色中。

  翟骏在司法局分管的是人民调解和医患纠纷。这是两块“硬骨头。”她上任后,很快就另辟蹊径,不但为司法局的相关工作打开了新局面,还带动了整个杨浦区相关工作的升级。她的办法,就是积极引入第三方力量。而这个第三方力量,恰恰植根于民革组织。

  翟骏在做法官的时候就认识不少杨浦区的优秀律师。2012年加入民革后,她才惊讶地发现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是民革的同志。作为民革杨浦区委的副主委,在考虑如何发挥基层组织在社会法制领域作用的时候,她立刻想到了这些律师。

  一番张罗之后,2013年1月,拥有12名成员的杨浦区民革法律专家志愿团成立了。这个志愿团,对内服务民革老党员,对外参与社区窗口接待、电话咨询,成立至今一年多,专家们已参与接待57次,累计接待群众来访求助162人次。他们还以重大课题专项研讨等形式,为社区管理出谋划策;还为杨浦区的人民调解员进行法律培训,以点带面,给杨浦区的人民调解工作注入了活力。

  在这个基础上,翟骏与杨浦区综治办合作,招募了40名资深法律专家,开展了更为多样、更为广泛的法律志愿服务。除了定期为居民提供法律咨询服务外,他们还直接参与了杨浦区内多起复杂矛盾纠纷,其中甚至包括一起涉及数十户人家、因车库火灾引起的群体性事件,帮助地方解决了一些困扰多时的难题。

  “从案子中找出创新点”,这是法官翟骏曾经擅长的经验,如今也是市人大代表翟骏仍在坚持的做法。去年,上海曾出过一个让人唏嘘不已的案子:几个年轻人因煤气中毒拨打120,救护车赶到后他们已经昏迷,急救人员敲门敲不开,盘桓一阵就离开了。最终,几个年轻的生命离世而去。家属告到法院,法官们却发现按照现行的急救规程,急救人员并没有违规之举,更谈不上违法。出于法官的敏感,翟骏立即对这个案例进梳理,写出了《关于在我市120急救流程中增加险情解除确认制度的建议》的个人意见。

  而在撰写的过程中,翟骏又发现了更深层次的问题:作为国际大都市,上海迄今竟无一部有关急救医疗的地方性法规。一不做二不休,她收拢了三年来本市的相关案件,梳理分析各类情况,于去年市人代会上提交了自己的首个议案——《关于尽快制定“上海市院前急救医疗条例”的议案》,以其详尽科学,被人大常委会正式立项,更被诸多媒体誉为一项“接地气”的议案。

  首次递交议案就“中标”,翟骏说“这是因为百姓需要、上海需要”;而在我们看来,这正是对她锐意创新的精神,深刻、敏锐的法律视野,以及“接地气”的履职态度的最好褒奖。

  翟骏办公室的电脑里,存了不少发烧级别的原声音乐大碟。“这是中午休息时听的。”她笑称,这是她做法官时保留下来的爱好。“做法官,不能受到外界的干扰,需要有‘慎独’的功力,需要有一个自己的世界。”

  的确。好的音乐,能够纯净一个人的心灵。而力量,往往就蕴藏在这样的纯净心灵中。

作者:吉朋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