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党员风采 > 稿件
统一协调和集中指挥

——记市政协委员,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臧志军

image

  站在复旦大学文科大楼746号房间的门口,我注视着门牌上的名字——臧志军。作为复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的教授,他办公室堆满的书吻合他的身份,饱含学养。

  在这间办公室里,我开始听市政协委员、民革党员臧志军阐述:“政府和政府职能部门并非同一个概念。政府由市长、副市长、秘书长及各委办局负责人构成,职能部门则具体执行政府的指示。但有的地方政府常务会议一个月才开一次,会期半天,主题是事先确定的。这意味着许多超越单个部门的权限、跨部门的、需要由政府加以协调和决策的问题很难进入政府的议事日程。”

  臧志军的观点让不少政府领导觉得很委屈——我们很忙啊。

  臧志军以一个实例加以佐证:一对老夫妻居住的房屋漏水,六年半间,报修了121次,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原因在于这对老夫妻的房屋漏水问题是个“疑难杂症”,横跨多个职能部门的权限,没有一个部门能够单独解决此事,只有政府出面进行协调、决策才有可能解决。然而,虽说部门之间的协调会开过多次,但是没有一个部门将此事上报给真正拥有协调、指挥和决策权的政府。直到被媒体曝光,在上级的督促下,有关方面召集包括多个相关政府部门以及物业、居委会等在内的14家单位开会,才解决了问题。

  “推进政府行政改革,也需要加强统一协调和集中指挥”。臧志军在其起草的《建立政府行政改革的集中领导和推进体制》研究报告中写道:“我国的政府行政改革在取得进展的同时,也暴露出以下问题:改革呈现某种程度的无计划性以及部门化、碎片化??在开展政府行政改革的过程中,一些地方和部门打着‘行政改革’的旗号谋取不当利益的做法时有出现??行政改革举措本身也需要进行监督。若没有集中统一的领导和推进机构,这类‘自利’、‘自肥’式的所谓‘改革’难以得到及时纠正。”

  臧志军之所以特别关注政府改革问题,并不只是因为他在大学里从事的是政治学专业,更源自于他年轻时的一段经历。

  臧志军中学毕业后被分配至市郊一国营农场工作,1976年,该农场希望引种当时还鲜为人知的杂交水稻。当他和一位前辈费尽周折在湖南长沙找到了杂交水稻种子后,却发现无法调拨:作为种子,它属于农用生产资料,归农业局管;作为水稻,它是粮食,对外调拨需要有粮食部门的指令。因此,躺在农业局种子站仓库里的杂交水稻种子,没有粮食局的调拨单根本出不了门。要取得粮食局的调拨单谈何容易,当时连县级粮食局的粮食计划调拨单右上角都标有“秘密”两字,更何况是跨省调拨!湖南当地的县粮食局需要有来自地区粮食局的指令,而地区粮食局又需要有省粮食厅的指令,同样,这边也是障碍重重。最后是在哪个层级协调成功的?臧志军不得而知。不过,他深切地感受到了政府行政系统中存在的重大缺陷。

    30多年过去了,臧志军离开农场重返校园,最后到复旦任教。他对政府行政改革的思考没有停止,他在研究报告中建议:“在中央和省(自治区、直辖市)级人民代表大会内设行政改革专门委员会,新设的行政改革委员会将主要从事有关行政改革议案(包括相关立法文件)的筹划、研究和起草工作;就有关行政改革事宜进行调查研究,提出建议,报本级人大或人大常委会决定。这一方案的优点主要有,所设机构在行政系统之外,有助于更加全面和客观地研究政府行政改革问题;所设机构为人大下属机构,所提建议报由人大或人大常委会处理后向政府提出,具有较高的权威性;再者,有利于对于‘改革’内容和进程的监督。”

来源:《浦江纵横》 作者:杨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