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党员风采 > 稿件
“教授”之所谓者

  “教授”之所谓者,何也?

  自来教授之中,恃才傲物者有之,欺世盗名者有之,真有才学而又乐于授人的,似乎并不多见。一个好的教授,当然应该在专业领域中有振臂一呼的地位;而当他在校园中漫步时,他也应该得到最普通学生们亲近而又崇敬的问候。窃以为,这后一点,更可以作为“好教授”的证明。

  民革党员王祥修,就是这样一位“好教授”。

image

  位于青浦、松江交界处的上政校园,宽敞漂亮,抬头即可望见佘山。王祥修热情地充当向导带笔者游览校园时,不时碰到大声与他打招呼的学生。他总是笑眯眯地大声回应着,丝毫没有权威教授的矜持架子——尽管在国际法领域,王祥修确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权威。

  上世纪90年代,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呼声越来越强烈。伴随着外交谈判的持续展开,国内学界对wto的相关研究也热闹起来。但最初的研究者,多来自经济领域,尤其是外贸专业。理应冲在第一线的法学家们,并未应时而动。当时的王祥修供职于齐齐哈尔大学,是国内众多研究经济法的法学学者中普通的一位。凭着学术上的敏感,他及早把自己的目光转移到了wto领域。90年代末期,中国入世已成定局,已成为山东潍坊学院法学教授的王祥修开始向学院领导建议:开风气之先,建立一个wto的法学研究所。

  领导觉得很奇怪。一个搞法学的,研究wto,似乎有些不靠谱——wto不是搞外经贸的人研究的学问么?“wto本身就是一个法律体系,怎么能说跟法律没有关系呢?”学院领导的反应,充分说明了当时国人对wto的陌生。这让王祥修更坚定了自己的研究方向。

  应了那句老话:机遇只给有准备的人。当王祥修以潍坊市政协委员的身份,向当时的潍坊市委书记谈起建立wto法研究所的事情时,那位思想敏锐的主政者当即表示支持,并许下诺言:研究所成立的时候,他要亲临。这话让王祥修喜出望外,却让学院领导有些将信将疑。虽然他最终被王祥修的耐心讲解说服了,但说市委书记要亲临,他无论如何不肯相信。

  最终,市委书记真的来了。自然,学院领导的疑虑也就完全打消了。

  研究所最终办得红红火火。从最初侧重于宏观的课题,臂如加入wto的意义、战略之类的研究,到正式入世之后,涉及到越来越多的具体问题,研究所承接了多个国家级、省级课题,在国内wto研究领域渐成翘楚。伴随着研究的深入,所长王祥修也成就了自己的学术地位——《WTO机制下利用外资研究》等8部专著,数十篇专业论文。从东北到山东,再到上海,如今的他,已是中国国际私法学会理事、中国WTO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有些意外的是,在法学领域摸爬滚打多年的王祥修,博士学位却是教育学。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这个专门跑到国外花了几年工夫拿回的学位,充分证明了他对自己“教授”职业的定位:教授,首先必须是一个教育者。

  如果将做学生的时间算进去,王祥修在大学校园里面已经度过了近30个年头。可以看出,他对大学的感情是深厚的,对教师的职业是认真的。上海政法学院如今实行着一种时髦的教学方法:双向选择。教师按课时要求和专业特长开课,让学生来自由地选。如果一门课选课的学生不到20人,那么这门课就算流产;老师的课时授不够,考核时就要受到惩罚。“一方面,教师是自由的,只要你的课是你所擅长的专业,只要对学生真的有益,你尽可以自由地发挥自己的才能;一方面,对教师又是严格的,你不仅要考虑自己的所长,还好考虑学生们的需要。如果二者对接不上,你就得砸饭碗。”

  王祥修本人是享受这种制度的,因为他的课程在学生中一向是“抢手货”。除了国际私法、wto研究这些精深的专业课程外,王祥修还开了一门看似与自己不搭界的公共选修课——国际礼仪。“自己出国出得多了,经历过许多礼仪方面的教训。如果把这些教训教给学生们,会让他们少走许多弯路。”这门课他开了多个学期,每次都是爆满,总是被要求要多开一个班……

  然而多开一个班,就意味着要多占用学生资源。作为院系教研室的负责人,王祥修不愿意这样做。他更愿意为年轻的教师留下展示才能的舞台。“《围城》里面三闾大学的高校长,为人不怎么样,但有句话说得不错:‘大学不仅仅是培养学生的,还应该是培养教授的。’如果你机会都不给人家,让人家怎么成长呢?”

  王祥修对教育的认真,还有一个有趣的例子。他为学生们总结了一个做学问的“四字真言”:一,1,T,十。一,就是在学习的最初阶段,知识面须求广,要广泛地涉猎,才能确定真正适合自己的方向;1,就是选定了方向之后,要进行深入的研究和挖掘,要在这个领域做出自己的开拓和发现;T,就是在深挖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反过来还要检视相关的领域,进行联系、对比,这样才能有进一步开拓的可能;十,就是在之前的基础上,争取触类旁通,向更广、更深的领域继续掘进,最终做到纵横捭阖……

  他不厌其烦地在课堂上传播自己的这个理念,往往得到学生们会心的赞同。对待教育如此用心,难怪学生们也对他如此“心仪”呢。

    开车送笔者出门时,看到前面路上有学生,王教授老远就开始减速,嘴里说道:“前段时间外地有个女老师,在学校开车把学生撞坏了。校园不比大马路,到处都是孩子,开车也要优雅一些的。”说着,他果然“优雅”地转了一个弯,避开学生多的路段,向校门驶去。
来源:民革上海市委会 作者:吉朋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