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党员风采 > 稿件
愿所有的无喉残疾者都能重新说话——记民革党员、上海市第三届慈善之星获奖者张海恭

  说话,是人与生俱来的天生的功能,这是因为每个人都有声带。当人在患喉癌而切除声带后就无法说话了。
  这些,对一般人来说是想也不会去想的。17年前的张海恭,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过喉咙要开刀,开了刀后就不会说话了。直到有一天医生告诉他,明天手术后你再也不能说话时,他的感觉就象是世界末日到了……望着年幼的女儿,看着操劳的妻子,他虽然感到孤独,却还是放不下这个给了他温馨的家庭。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突然产生了灵感:声带没有了,是否还可以用其他的方法发声?想与家人沟通的强烈的愿望和渴望回归社会的心情,促使他开始琢磨、探索午后发声的方法。
  没人教授、没有先例,而且自我训练又相当的艰苦,但张海恭还是挺了过来;一个月、两个月……,没有半年,他那没有声带的“喉咙”出声了。一天晚上,张海恭望着辛苦了一天的妻子,突然冒出了一句“老婆,你辛苦了!”
  不仅他自己为自己高兴,妻子、女儿也为之欢欣鼓舞。此后,他还是不懈地坚持训练,逐渐地,声音越来越响,语言越来越流畅,后来甚至可以打电话了——他感到,他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了。
  为他开刀的医生在感到诧异的同时,也时常请他到医院,以身说法替医生做病人的思想工作,解除病人的思想负担。这同时,张海恭萌发了要把自己摸索出来的发声方法传授给更多的无喉患者的想法。在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和东方电台的帮助下,1995年末,第一期无喉复声研讨班开班了……这其中,张海恭和他的病友们克服了缺少资金、没有固定训练场所等困难,在家人、朋友和社会热心人的帮助下,陆陆续续地帮助了4800多名无喉患者,不仅使他们重新开口说话,而且不少人还回到了原先的工作岗位。
  张海恭的无喉复声方法效果如何?有两个实例非常能说明问题。
  谁都知道,律师是吃开口饭的,不能说话就意味着律师生涯的结束。当张海恭得知上海华联律师事务所海事部律师陈发银为此而苦恼时,便在手术前的一天到病房做他的思想工作,并安慰他,保证他手术后可以恢复讲话功能。陈律师术后1个多月就找到张海恭学习复声方法,仅两个月就掌握了基本发声技巧,不久便重返法庭为当事人辩护,成为全国律师界一段佳话。
  拍卖师同样也是靠自己的嗓音为客户服务的,上海国拍行的一位拍卖师在手术后也同样为自己的职业前途而担忧。然而他幸运的是术后不久便由专家介绍给了张海恭,也是仅仅两个月,他就重返原来的工作岗位。同事们见状都大吃一惊,说闻所未闻,好像是在听“天方夜谭”的故事。
  更奇的是吉林省长春市委的一位领导干部,跟张海恭学习一个月就恢复说话,回到原工作岗位后,他的同事和朋友竟不知道他的喉部已完全被切除。为此,这位领导干部赠送给张海恭一面锦旗:“绝迹盖世惊天下,造福千万无喉人。”
  这十二年里,张海恭无私地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了许许多多的无喉患者,不仅国内的,还有境外和国外的;上到七八十岁的老人,下到二十出头的学生;有工人、农民,还有部队的将军、二弹一星科学家;有普通百姓,也有高级干部、教授、律师、企业家、厂长、经理等。
  进入二十一世纪,在中国残联、上海市残联领导关心、支持下,张海恭在原来的无喉复声班的基础上,成立全国唯一的残联系统的无喉残疾者康复组织——上海市无喉者复声专业委员会。张海恭在担任无喉复声专业委员会主席的同时,仍然继续向病友传授无喉复生方法,并还把大量的精力投入到了无喉残疾者言语康复研究的事业中;同时,他还钻研有关的心理康复,不仅为喉癌患者进行术前的心理辅导,还每月一次定期进行心理康复的讲座。
  无喉复声是很奇妙的,他突破了人只能依靠声带发声的局限。但这种奇妙和突破也只能是无喉患者才能体会得到。就像张海恭所说的:“我们得了喉癌,医生只能除去我们的病患,要重新开口说话只能、也只有依靠我们自己。”
  2008年初,张海恭光荣当选为上海市第三届“慈善之星”,得到了中共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市长韩正等领导的接见。
  现在,张海恭还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能成立一个“俱乐部”或“联谊会”,让这些已经残疾的无喉患者有一个“家”,让他们能经常相互走动,相互交流和沟通,由此更好地进行言语的学习和训练,共同探索研究。毕竟无喉发声不同于正常人的发声,在掌握了基本的发声技巧后,还是需要经常地练习。对于刚学会发声的患者来说,他们中相当一部分人还难以和社会沟通交流,他们非常希望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圈子”,练习复声和说话。
  张海恭说,只有重新开口说话,无喉残疾者才能获得新生。但这需要时间,更需要社会的理解和帮助。
  愿所有的无喉残疾者都能重新说话。

作者:盛 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