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党员风采 > 稿件
将门才女——记民革市委副主委刘豫阳

image

  1972年,上海市委统战部请上海市政府参事的原国民党高级将领刘子奇写一篇反映解放后家庭生活的纪实文章用于对台宣传。刘于奇想到了自己身边的三女儿,命她代为执笔。结果不负刘老所望,文章送交后,有关方面评价很高。为此,福建前线广播电台(现海峡之声广播电台)特意制成了广播录音向海外播出,香港《大公报》等境外媒体也转载了此文。不久后有关部门又将文章内容改编成图文并茂的宣传品,通过射向金门、马祖的宣传炮“打”到了台湾。这位代父执笔的年轻人,就是全国政协委员、民革市委副主委刘豫阳。

  (一)

  刘豫阳,现任复旦大学(原上海医科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学位委员会委员、中华医学会儿科学会心血管学组秘书。曾任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院长。1993年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虽然幼年与父亲聚少离多,但时至今日谈起父亲,刘豫阳的脸上还是掩饰不住自豪之情。刘子奇将军早年毕业于黄埔军校第二期,曾任国民党85军中将副军长兼66师师长,1947年弃暗投明后便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后勤部工作。解放后转业,改任甘肃省人民政府参事、民革甘肃省委副主委。1955年调回上海,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据刘豫阳回忆,父亲个性刚强、耿直,深怀爱国之心。他不仅自己从不放松时事政策的学习,而且尤其关心儿女的读书情况。并常常教育孩子们要发奋学习,掌握真正本领,将来报效祖国;在刘将军的言传身教下,刘豫阳等兄妹5人都相继接受了高等教育。

  (二)

  1963年8月,刘豫阳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上海第二医学院儿科系,分配到上海第一医学院附属儿科医院工作。从内科住院医师、主治医师到副教授、教授、博士生导师,刘豫阳在儿科医院干了整整30年。
  从刘豫阳踏进儿科医院的那天起,她便立志要干出一番名堂。她非常投入,为了全身心地扑在事业上,她将唯一的女儿送去住读。为此,女儿常常抱怨母亲“不近情理”。但正是这位“不近情理”的女医生对病人却倾注了满腔热情,她以精湛的医术、耐心的话语、细致的服务赢得了众多病家的交口称赞,慕名前来就诊者络绎不绝。
  同样,刘豫阳对学生也是循循善诱,诲人不倦。如她曾经带过一组外国留学生(大多来自亚洲和非洲)。由于带留学生比较辛苦,因而院方规定每个月轮换一位指导老师。谁知,当院方通知刘豫阳所带的那组留学生第二天该换导师时,外国学生竟然集体罢课抗议,原来,他们爱听刘老师上课,不愿意离开刘老师。
  除了临床和教学外,刘豫阳在科研上也取得了可喜的成绩。通过30多年的临床医疗、教学和科研实践,刘豫阳在小儿心血管专业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至今由其本人及指导研究生发表了论文50余篇,合编和参编医学著作8本,其中由其担任副主编的“现代心脏内科学”获全国第九届优秀图书奖和1995年卫生部科技进步二等奖;参加科研的课题有“九省市病毒性心肌炎发病率调查”获1983年卫生部科技进步二等奖;“婴幼儿先心病的病因、超声诊断和手术治疗的研究”获1993年卫生部科技进步三等奖;由其主持的“影响心肌细胞游离钙浓度的因素及其应用价值的研究”获1999年卫生部科技进步三等奖。自担任研究生导师以来已有1名硕士生和7名博士生获得了学位。其中2名博士生论文被评为全国第二届儿科优秀论文一等奖和二等奖,完成的课题获1997年度上海市高等院校创造发明奖。为表彰刘豫阳在教学工作上的成绩,她本人也获得2004年复旦大学奖教金。

  (三)

  1993年11月,刘豫阳被任命为上海医科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院长。妇产科医院是一所有112年历史、700多名职工,在国内外享有一定声誉的专科医院。但由于种种原因,那几年妇产科医院正在走下坡路。刘豫阳临危受命,迎接她的是严峻的挑战。
  “管理体制不顺,职工人心涣散、医院经济效益上不去”,医院的沉疴千头万绪,刘豫阳明白身上肩负的责任与重担,前路是荆棘重重,后面是悬崖峭壁,没有退路、只能冲锋。
  她对自己的工作定下了两条原则:(一)紧紧依靠中共党组织、依靠广大干部群众。(二)不谋私利、脚踏实地地工作。首先,她在医院党委的支持下做了大量调查研究工作,找出了医院存在主要矛盾和问题的症结。接着,她在大家的共同配合下,大刀阔斧地采取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调整充实行政领导班子,选拔年富力强的同志充实到院领导岗位;对中层干部实行聘任制,加强院科两级管理;全面推行综合目标管理制,理顺健全财务制度;精简人员,改革分配制度,打破“大锅饭”,将科室和职工收入与医疗质量、医院上等级和文明医院评比相结合;实行公开评审技术职称,为青年医师创造了公平竞争的机会,形成比较合理的人才梯次结构,激励青年医生积极上进,促进人才成长。
  经过了三年多的努力,医院的面貌就发生了很大的改观,1996年,医院一举通过了市妇幼系统三级甲等医院评审。1998年又获得了上海市文明单位的荣誉称号。在上医大文明医院评比名次排列中也由末位上升为第二位,病人满意率达95%以上。作为院长,其本人也在1996年被评为“上海医科大学三八红旗手”、1998年“上海医科大学优秀管理奖”和2004年复旦大学奖教金。学术方面,妇产科医院被评为上医大重点学科,3名青年医师成为校级跨世纪学科接班人,同时,医院的经济效益也有了大幅度增大,职工福利得到了改善。妇产科医院在刘院长的带领下,日益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班子团结,干群一条心,职工的聪明才智得以充分展示。
  当医院工作有了起色,逐渐步入制度化、规范化的轨道,接班人也基本成熟后,2001年,刘豫阳毅然向上医大党委请求辞去院长职务。上级在反复权衡后批准了她的请求,并对她“不越位、不占位、不恋位”的做法给予了高度评价。按照规定,审计部门对刘豫阳进行了离任审计,在结论报告中有这么一句话:刘院长在任职期间,妇产科医院医疗业务量和经济效益上涨幅度较明显,经济运行质量较高,资产得到了保值升值,因此我们认为刘豫阳同志是一名称职和优秀的院长……

  (四)

  自从上世纪70年代初的“代父出征”开始,她就用自己本职工作外的时间和精力为国家、为社会做奉献。
  1980年,刘豫阳被推选为上海市青联委员。由于她在全体委员中学历比较高,年龄也较大,所以很多活动是她和青联机关的工作人员一起组织开展的。四年后,她被选为全国青联委员。青联工作的经历锻炼了她开展社会活动的能力,对她以后的人生道路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1988年,刘豫阳当选上海市人大代表和人大主席团成员,以后又被选为全国人大代表和推举为全国政协委员。1993年,刘豫阳秉承父志,参加了民革组织;1995年底,加入民革不到两年的刘豫阳被增补为民革上海市委副主委,成为民革上海市委成立以来的第一位女性副主委。
  作为民主党派成员、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她在每年的两会期间都会提出许多意见、建议和提案,努力履行参政议政的职责。这些年,她曾先后就医院挂号费偏低、音像管理、知识分子退休社会保险、高校教师30年教龄应与中小学教师享受同等待遇、浦东新区建设设施配套等方面提出建议或议案,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大多数已落实解决。
  在代表上海出席全国人代会时,她从自身职业的视角提出:“现代化的卫生事业应当从传统的以非健康人群为主要目标转向亚健康人群……实现‘医疗、预防、保健、康复’四位一体化,不仅要靠医务工作者的努力,也要转变市民的观念……”这一建议受到了新闻媒体和有关方面的广泛关注。不仅如此,刘豫阳还和民革妇委会的大姐们一起,就规范性保健用品市场问题提出了建议,被九届全国政协评为18个重点提案之一。上海市政府对此也高度重视,专门在沪召开了与民主党派成员的座谈会,出台了整治管理的条例,取得了成效。
  1998年,上海市黄埔同学会会长李赣驹、副会长黄崇武找到刘豫阳,请她参与主持上海市黄埔家属联谊中心的工作,担任家联中心的主任。在不长的时间里,刘豫阳再次显示出自己出色的组织能力和人格魅力。她团结和依靠黄埔亲属,把市、区两级黄埔后代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并积极开拓与台港澳及海外黄埔亲属后代的联谊工作,在祖国统一工作中取得了很大的突破。在最近召开的黄埔军校同学会第三次全国会员代表会议上,性情直率的刘豫阳谈了自己精心准备的对黄埔亲属后代工作的看法和规划,中肯地提出了经过深思熟虑的建议。受到了全国黄埔同学会和中央统战部的高度重视。在她繁重的日程表上,显然,黄埔军校同学会的活动又占据了一定的位置。
  刘豫阳就是这样,始终留给人们一个充满活力的身影,让我们看到了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的伟大征程中,又一个将门才女的形象……

作者:李 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