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参政议政 >>提案选登 > 稿件
[2010年组织提案]关于在上海率先创建住房公共租赁平台的建议
2013年03月14日

  在“住房保障”日益受到各界高度关注之际,人们有理由期盼这一关系百姓民生的大事能够更趋完善,特别是更能满足中低收入群体在住房上的各种需求。为此,我们建议在上海率先创建住房公共租赁平台。

  公共租赁公司系政府组织引导,并给予政策支持的低盈利或非盈利服务实体,主要功能是提供有别于市场租赁的全方位公共服务。通过长期“包租”等形式,汇集社会各种房源,并独立进行公共租赁相关的所有管理业务,实行保障与市场有机结合的运作模式。这里必须说明的是政府不仅可以通过购买合适的二手房作为公共租赁房或引进人才的公寓房,而且应设法通过市场长期包租形式扩大房源,通过政府补贴再租给合适对象,政府通过服务减少买房的财政压力。我们在8个区里选了内中环之间老公房作抽样分析,目前一套一房一厅40平米左右的房源,租金在1700元左右。如果政府包租10年,一般房东均愿意打折,我们以八折计算,加上初次简装的费用,再减去公共租赁房的收入,每套房每月实际租金补贴很少。如果政府去购买相同的房源起码要80万,仅利息支出就远大于租金的补贴,购房作为公共租赁房源,其成本远远高于包租。因此只要政府真正从服务落手,是可以节约支出,扩大房源的。

  应该讲,住房公共租赁平台的建设,既是完善本市住房保障体系的重要一环,又是政府职能转变和服务功能扩大的重要体现。同时,这一举措更是从根本上解决中低收入群体住房困难的关键之举。我们认为,住房公共租赁平台的创造,至少有以下六大好处,其意义不可低估:

  一、有利于社会住房消费导向的拨正。住房消费应是多元的,不应一味追求购房,在房价居高不下的情况下更应合理引导社会住房消费从“购”向“租”转移,这对广大中低收入家庭来说更是如此。但有关部门要为他们住房租赁创造条件,提供更多选择可能,公共租赁推出正适得其时。

  二、有利于“夹心层”群体住房困难的解决。所谓“夹心层”群体是那些目前无条件购房,又在政策关照之外的中低收入群体及其家庭。创建住房公共租赁平台,能为他们住房困难开辟一条“解困”的新途径。

  三、有利于实现公积金租房新功能的转变。本市从2009年10月1日起,三类困难家庭可用公积金支付房租,如果能够建立起公共租赁平台,无疑将能为落实该项新规提供最为有效的支撑。

  四、有利于“以房养老”在本市的开展。困难老人“以房养老”的梦想屡屡受挫,“倒按揭”推出后社会反响也不热烈,中国人传统是房屋要留给子女。要以房养老,关键是把变“卖”房为“租”房。如果能建立公共租赁平台并与“以房养老”结合,既能通过“以房养老”使公共租赁获得大量房源,省却老人租房烦恼,又能真正推动“以房养老”工作在本市的开展。

  五、有利于住房租赁市场的规范和调节。住房租赁市场私人中介一统天下的局面,说明本市目前的住房租赁市场既不完整又不规范。如果能尽快建立起住房公共租赁平台,既使本市住房租赁市场更富竞争且更趋规范,政府有关部门又增加了一个非常有效的调节市场的手段。

  六、有利于遏制城市房价过快上涨的势头。住房的刚性需求以及投资资本的进入,使城市房价居高不下。推出大型公共租赁平台,压缩空置房源,可以抑制房价上涨空间。

  基于上述理由,为了使住房公共租赁平台能够真正落实,并发挥应有作用,我们建议采取以下四个主要步骤:

  一、组建大型全市连锁的公共租赁公司
  主要提供有别于市场租赁的全方位公共服务。扩大公共租赁的房源可以通过政府长期包租和增加公共租赁房用地供应。

  二、制定住房公共租赁相关政策和实施细则
  公共租赁是政策性租赁,因此政府有关部门必须制定相应的政策要求,包括进入退出、租金水平、服务对象、管理主体、财政投入以及纠纷处理等等。同时,为便于操作,还应有符合实际的详细实施细则。

  三、建设全市性住房公共租赁信息网络
  住房公共租赁信息网络,是住房公共租赁平台的基础性建设,也是住房公共租赁的配套内容。通过全面丰富的信息披露和传播,将能大大提高公共租赁的效率和效果。

  四、保证住房公共租赁顺利开展的必要财政投入
  住房公共租赁是有政策补贴性质,包括对供需双方的援助。为了保证住房公共租赁的正常运转,公共财政应制定必要的专项年度预算。公共财政的资金保证,是实施住房公共租赁的首要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