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参政议政 >>提案选登 > 稿件
[市政协十届四次全会提案(大会发言)]以长江“黄金水道”开发利用为突破口强化上海“服务长三角、服务长江流域、服务全国”的功能(大会书面发言)
2007年12月14日

民革上海市委会


  近年来,将“黄金水道”建设列入国家战略的呼声越来越高,党和国家领导人非常重视长江“黄金水道”建设。温家宝总理在2004年元月做出了必须高度重视水运,充分利用长江“黄金水道”的重要指示。沿江各地政府也掀起了开发高潮,形成了充分发挥“黄金水道”作用的共识。
  一、长江“黄金水道”的开发利用是上海体现“三个服务”的重要抓手
  近年上海市委、市府提出“发挥上海综合服务功能,更好地服务长江三角洲、服务长江流域、服务全国”的战略。长江“黄金水道”贯穿长江上、中、下游既包括了长三角,又涉及整个长江流域,在国家实施区域发展和东、西联动战略中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也是上海“三个服务”实施的核心内容。
  在长江“黄金水道”建设上,突出上海的“三个服务”,既是国家的战略需要,也是上海发展的客观选择;既能对健全区域互助机制,形成区域合作机制、市场机制、互助机制、扶助机制等国家战略的实施起到示范作用,也能在服务、辐射、带动周边地区的进程中提升上海城市的国际竞争力。上海只有把“三个服务”的文章做好,才能在融入全国、服务全国中实现自身更快、更好的发展。
  作为全国经济发展的领头羊,上海在“三个服务”战略的实施中,要体现共谋发展、寻求共赢、探索创新的诚意;体现着重长远、着重未来、着重战略的胸怀;体现注重内涵、落实措施、真抓实干的形象。不仅要考虑自身的发展,也要共谋与其他地区的共同发展。要通过开辟合适的领域、采取合适的制度,保证上海自身能够在服务中获得可持续的、稳定的回报和利益。要在具体实施上有实实在在的抓手,建立能够得到各地一致认可的“服务形象”工程。
  二、要在“黄金水道”开发利用中体现上海“三个服务”内涵的构想
  上海应以长江“黄金水道”的开发利用为契机,强化上海“三个服务”的功能。在“十一五”规划的具体目标和主要任务编制中,要明确通过促进长江“黄金水道”的开发利用,形成上海与长江流域各城市在互惠互利基础上的合作互动机制,以作为落实“三个服务”的重要内容。
  一要以改善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为切入点,加强参与解决长江上游水污染防治、长江河道疏浚、森林覆盖率下降等问题,以“积极”和“负责任”的形象与沿江各地政府共同实施对相关问题的研究和治理工作。
  二要以发展长江现代航运物流为重点,大力发展以长江水道疏浚、航运建设、港口建设、物流信息化建设等重大基础领域,要以共赢互信的诚意,与沿江政府采取广泛的市场合作机制创新和探索。
  三要以长江沿线为上海实施产业合作和转移的腹地,根据长江沿线各地区的产业特点和要素禀赋,按市场化实施原则,加快上海对内产业合作和转移的步伐,在提升内地产业技术能级的同时,优化上海的产业布局。
  四要以建立资本、人才、科技等辐射效应为服务内容,加快长江流域资本流动、风险控制等制度设计,促进中上游地区各类专业人才的集聚和培养;共同建立实施与长江“黄金水道”建设相关的技术攻关、科技创新等制度设计。
  国际经验表明,跨地区的企业兼并活动,可以在本区域内产生以市场为导向的自我联合效应,加速区域经济发展一体化机制的形成。
  为了加强在长江流域服务的能力,上海要与沿江政府合作探索鼓励大型企业集团“走出去”,逐步形成“政府搭台、市场运作”的合作机制,特别是强化以长江流域为活动领域的国资企业的功能定位,赋予其一定的政府导向的功能实施要求。要根据长江“黄金水道”不同地区的产业发展重点、区域特点,采取因地制宜的合作对策:
  把以重庆为中心的长江上游地区定位为长期战略合作服务重点,从宏观的角度、战略全局的高度设计服务此区域的长远规划。近阶段,主要开展基础设施的完善、交通运输建设以及水污染治理等公共服务领域等合作。
  上海对武汉的服务除了在码头建设,航运建设上拓展合作外,应把对武汉航运、物流等对物流发展有重大作用的市场建设和培育,作为双方共同关注产业合作的重点。
  把加强江苏沿江地区的港口群和以宁波北仑港为主体的环杭州湾港口群上的分工、合作作为探索长江“黄金水道”合作的重点内容,同时探索上海和沿江产业带布局上的合作。
  三、对长江“黄金水道”开发利用中体现“三个服务”的具体建议
  1、建议上海联合沿江地区共同加快推进长江现代航运物流一体化发展
  作为体现上海在长江“黄金水道”建设的重要领域,上海要以共赢互信的诚意,在长江航运物流资源的整合等方面与沿江采取广泛的合作。
  首先,上海要联合沿江政府研究制定长江现代航运物流发展具体政策。
  实现长江区域现代物流一体化运作,需要以改革开放、创新带动的理念,谋划推动现代物流发展,在发展环境、重点领域、共性问题等方面联合攻关,推进体制改革和政策创新,研究制定长江物流发展若干政策意见,促进物流资源优化配置,物流市场规范运作,物流环境逐步改善,推动现代物流业健康发展。
  其次,上海要与沿江政府共同建立长江现代物流合作联系制度。
  为了有效推进长江现代物流一体化进程,有必要建立长江现代物流合作联系制度,加强主管部门间的合作,保持经常性的工作联系,定期开展调查研究和工作交流;支持社会中介企业开展现代物流合作。为了发挥社会力量对现代物流的推进作用,应支持物流行业协会、大专院校、咨询机构等社会中间组织,以正确的理念、科学的态度、深入的作风为指导,积极发挥各自优势,开展现代物流合作,为现代物流发展提供社会服务。
  最后,上海要推动物流市场主体加强合作,建立战略联盟。
  推动物流市场主体加强合作,建立战略联盟,是经济发展进入供应链竞争时代的必然要求。这不仅要求工商企业完善企业内部物流管理,有效分离企业内部的物流业务,提供物流市场充足的物流需求,而且要求物流企业为满足社会多样化物流需求而提供社会化、专业化、高效化的物流服务。只有这样,才能发挥现代物流服务的作用,增强企业的国际竞争力。
  2、建议上海推进洋山深水港功能延伸,加强沿江航运配套工程的合作
  根据洋山深水港集中发展国际中转业务的特点,上海要探索与沿江地合作进一步拓展洋山深水港码头功能延伸服务,以国际集装箱运输为主,迅速提高国际集装箱运输的程度和水平,逐步扩大国际集装箱的中转规模,尽快建成国际集装箱枢纽港,扩大上海港国际集装箱运输的航向覆盖面和航班次数。通过深水港集聚的资源向长江流域释放,进而提高沿长江流域地区的区域竞争力,这也是上海贯彻“三个服务”的过程。
  以洋山港建设为契机,上海要进一步完善上海国际航运交易中心的建设,加快与长江沿线在航运、港口等为主的基础设施建设的合作,并逐步成为长江港口群的区域性国际平台,航运交易市场和国际航信息中心,标准和规则的制定中心。
  3、建议上海以信息平台为基础,推进长江航运物流网络
  为了解决长江沿线各港物流产业普遍存在“有点无网,有网不畅”的现象,实现对各港口分散资源的有效整合,上海要鼓励企业间横向纵向整合,结成集团化战略,通过扩大自己的经营网络和服务网络,合理配置网络内资源取得规模经济的优势。通过建立因特网、管理信息系统、数据交换等信息技术实现物流企业和客户共享资源,对物流各环节进行实时跟踪、有效控制与全程管理,形成相互依赖的市场共生关系。
  作为操作实施的起步,建议上海和武汉共同牵头,在长江中下游各港之间建立高效的物流信息平台,实现全线各港物流的信息化管理,合理调配物流资源,使信息网络和实物配送网络两网合一。比如,为了降低运输工具回程空载率,各港通过信息平台对在途的船舶、车辆等实现监控,互相配合,信息共享,从而使一艘船(一辆车)在已有的网络节点内可能多次载货,多次卸货,利用率大大提高。同时客户能通过网络实时跟踪自己的货物,对突发事件快速反应,及时处理。
  4、建议上海因地制宜地实施与沿江的产业合作和转移
  (1)长江上游是我国重要的清洁能源基地、国防科技产业基地、绿色有机食品加工基地的特点,上海要利用人才,技术、金融等领先的优势,增强与上游地区电子信息产业、生物工程及现代医药产业、资源性重化工业、食品饮料工业、现代物流业、金融服务业等产业市场化合作。同时加大对上游地区教育的合作和支持力度,支持上游地区的污水治理工程。
  (2)上海一方面可以通过与制造业发展有较好基础的中游生产性制造,如船舶生产或关键部件制造等方面的合作,摆脱与周边城市在生产环节和生产大批量低附加值产品的低技术职位中的竞争,支持推动长江中游地区产业发展的空间。另一方面,把握产业链分工协同发展的新趋势,利用中游地区发展不平衡和区域要素密集度差异显著的特征,动态调整产业布局,形成上海“四个中心”功能开发趋向长江流域延伸的产业链和网络布点。
  5、建议上海以人才高地建设为目标,提升上海的技术辐射与转移效应。
  “十一五”时期,除了继续鼓励跨国公司在上海独资或者合资设立研发中心、技术培训中心外,上海还应与沿江合作鼓励和引导这些研发中心注重以长江上游为需求的技术开发和应用,除了直接的科研成果外,鼓励这些中心获得培训和锻炼的人才长江上游地区就业、发展,促进区域更多企业形成技术的示范和辐射效应,鼓励上海的企业通过与上游企业的合资合作,刺激和推进技术和人才的内部化转移。
  加强长江上游现代航运物流人才培养、交流,是积极推进现代物流发展的重要保障。当前,在共同制定、完善长江上游现代物流人才培养、激励政策,加强联合办学、资质认定等合作,共同培养适应现代物流发展需要的高素质人才队伍等方面,建立人才柔性流动机制,加快物流人才培养、引进与交流,已成为长江上游现代航运物流发展的客观需要。
  6、建议上海与沿江各地共同探索建立长江流域水污染防治各项措施
  一是建立防治污染基金,上海作为下游地区,要承担自己的责任,合理分担资金投入。同时,与上游地区在污染源头治理等方面加强研究和实施治理的探索;二是与沿江政府尽快共同研究编制《长江流域水污染防治和生态保护规则》,加快修订《水污染防治法》,并出台跨行政区水污染防治管理、环境事故与纠纷处理、上下游补偿机制等方面的规定,切实加强库区水污染防治,保证库区生态环境安全;三是强化环境监督管理。要探索研究设置强有力的跨地区流域性环境管理机构,并在重点流域设置相应的流域污染防治派出机构,组织协调流域污染联防工作和调查处理跨界水污染事件,以直接、快速、高效地解决水污染问题,杜绝“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难纠”的状况。
  7、建议上海根据区域合作对策,确立阶段性区域合作目标
  上海要以实现基础设施和环境建设等为目标,争取在今年内启动实施1-2个与重庆共同合作的,能够有利于促进两地经济交流的基础设施建设,并重点在上游地区水污染治理等方面推进合作。
  上海要以促进长江航运物流的发展为目标,争取在沪汉港口合作基础上,进一步推进与长江航运有关的船舶制造、航道建设、航运信息等方面的合作,并发挥上海在货运代理等各类物流产业等方面优势,与武汉共同研究一个操作性较强、具有辐射效应和示范效应的物流信息平台等。
  上海要以促进“长三角”港口群合理布局和以宁波北仑港为主体的环杭州湾港口群上的分工、合作为目标,进一步加强同江浙两地政府沟通,以洋山深水港开港为契机,形成干线港、支线港、喂给港的合理布局,形成对国际航运集装箱吞吐能力的规模优势和配套优势。
  总之,上海要以长江“黄金水道”开发利用为突破口,通过强化上海“三个服务”的功能,进一步巩固上海作为航运、贸易枢纽的中心地位,进一步提升上海金融中心的地位,并从整体上巩固上海经济在全国的领先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