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参政议政 >>社情民意 > 稿件
建议开展革命烈士普查工作 让数十万先烈魂归故里
2007年12月12日

  民革党员李楠君反映:近百年来,千千万万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为保卫祖国和人民献出了他们的宝贵生命。烈士的英雄业绩永远是人民群众、尤其是青少年一代学习的榜样,他们的崇高形象应当世世代代活在人民心中,烈士的遗属也应当享受应有的优抚待遇。

  但是,根据民政部最近公布的数据,“我国历年来批准的烈士计201万名”(包括辛亥革命、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国民党爱国将士),这一数字可能与历次波澜壮阔、艰苦卓绝的革命战争中牺牲的烈士实际人数有较大的差距(据各种资料,仅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的烈士即超过这一数字)。而且,据公布数据“其中有姓名可考的计175万余人”,也就是说,至少有20万以上的革命先烈虽然为国为民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但是他们的英名并没有得到国家的确认,他们的遗属至今未能享受法定优抚待遇,并受到社会和人民的尊重。

  经调查分析,造成这一状况的原因有如下三方面:

  1、有关部门工作中的失误。“2006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提名候选人之一,参加过解放太原战役的老干部王艾甫老人几年前无意之中在旧书摊上发现一份未发出的《太原战役阵亡将士通知书花名册》(内载84名革命烈士),为了让这84位被历史遗忘50多年的革命先烈魂归故里,让他们的亲属得到应有的待遇,几年来王老自费奔波十多个省市,找到了其中25名烈士的亲属。烈士亲属们在50多年后看到这一用烈士鲜血写成的“阵亡通知书”时,一个个泣不成声……

  2、一些地方政府对烈士调查、确认工作重视不够。笔者上个世纪70年代在江苏泰县叶甸公社春草大队插队期间,在编写当地革命斗争史时,曾调查记载过一位民兵英雄曹玉龙。曹玉龙体格强壮、作战英勇,敌人恨之入骨,后被国民党部队抓到“港口”据点毒刑拷打,他坚贞不屈,最后被敌人用滑轮吊到几丈高的旗杆上重重摔下,再拉起摔下……壮烈牺牲。当年我们曾向有关部门反映过,要求追认他为烈士,但至今未能实现。

  又据《金陵晚报》载:江苏省淮安市泾口镇在抗日战争期间曾出现过一位与“歌唱二小放牛郎”相似的小英雄“王二网子”,15岁时为张贴抗日标语被日寇抓去毒刑拷打而牺牲,但几十年来一直未被追认为烈士,甚至被一些人误认为他是为日伪军探听情报的“小汉奸”,其亲属也遭到不公正的待遇。1981年原新四军老干部、当年直接布置王二网子张贴标语的程特青老人,为了却30多年的心愿,从安徽赶到淮安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写证明材料要求追认为烈士,但当地政府以“需要两个人证明”为由未予追认。程老在临终前嘱咐家人,一定要设法办好此事……此后在1981年曾协助程老调查的一位同志在多方查找努力下,直至1989年1月,王二网子这位小英雄在牺牲46年后才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3、严酷、紧张的战争环境造成的缺失。近年来,笔者在收集资料、编写《浦东及高桥历史人文乡土教材》之一《解放上海,血战高桥》过程中,了解到长眠在高桥烈士陵园内、为解放高桥牺牲的1525名烈士中有292名烈士没有姓名记载或仅有姓名、无年龄、籍贯等记载内容,还有近200名烈士的籍贯仅有“省份”、无“县、乡”详细记载,至今不知这几百名烈士家乡何处、亲人是谁?据陵园资料,这些烈士绝大多数是在当年激烈的战斗中起义、投诚或被俘的蒋军官兵,他们立即被编入解放军部队,调转抢口英勇杀敌而献身,其中有一名副班长在战斗中腹部中弹,肠子外流,他把肠子塞进腹腔,用绑腿布勒住继续战斗,从上午9点坚持到晚上7点钟,直至增援部队赶来,因伤势过重流血过多而牺牲。但因战斗紧张激烈,这些“解放战士”编入连队时未来得及填写花名册,成为无名英雄或籍贯不详的烈士,而他们的家乡政府可能还认为他们是为蒋介石卖命送死的“匪徒”,亲人也可能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据高桥烈士陵园管理处领导介绍,当年主攻高桥的解放军第30军、31军在战斗结束后很快南下追击敌人,投入新的战斗。如果当时有较为充裕的休整时间对这些烈士进行回忆、调查,可能不至于出现这么多的无名或籍贯不详的烈士;如果在过去的几十年内发动亲历战斗的老同志重新回忆调查,无名、籍贯不详的烈士也许会少一些……

  又如据《党史信息报》报道:湖北省赤壁市羊楼洞村得胜山下有一座烈士墓,安葬着解放初期牺牲在这里的133位解放军伤病员的遗体,其中有74位烈士的墓碑上刻着明确的籍贯信息,但一直未与烈士家乡的政府联系。2007年寒假期间,华中科技大学460名学生为了让这74名烈士魂归故里,放弃寒假休息,多方查阅资料,四处奔波走访,已经为5名先烈找到亲人。他们决心继续努力寻访,以此作为爱国主义教育的社会实践活动。

  为了慰籍革命烈士的在天之灵,激励、教育当代民众、子孙后代继承先烈的遗志,提出如下几点建议:

  一、开展全国性的革命烈士普查工作。

  由国家民政部、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等部门牵头,成立各级革命烈士普查领导小组,制订《革命烈士普查办法》,将全国各地烈士陵园、烈士墓、纪念馆内至今未联系到家乡、亲人的烈士相关资料搜集整理输入互联网,发至相关省、市、县,落实责任,认真进行查访。同时广泛发动群众对当地历次革命战争、斗争中牺牲,但未追认烈士的同志进行认真、严肃排查,整理证明材料,按照国家关于认定烈士的法定程序进行审查认定,颁发烈士证书,对遗属给予法定的抚恤。

  二、广泛发动健在的老干部、老战士参与烈士普查工作。

  通过追忆座谈、相互联系排查,将当年他们亲历的战斗中牺牲、未认定为烈士的战友或姓名籍贯不详烈士的相关资料整理成证明材料,发往相关省市、部门查证、认定。(这些老干部、老战士均年过古稀,相关工作应抓紧进行)同时,鼓励和组织大中专学生、党团员志愿者积极参与烈士普查工作,开展“让革命先烈魂归故里”的访查活动,在社会实践中经受生动形象的爱国主义、革命传统教育。

  三、建议对烈士陵园、纪念馆加强管理,及时修缮。

  据《党史信息报》批露:重庆市铜梁县“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抗美援朝一级英雄邱少云纪念馆近十多年来,为了解决“经费困难”,招商修建娱乐场所,本应庄严肃穆的烈士纪念馆内遍布各种游乐设施,商贩吆喝、小孩打闹声、游乐音乐声不绝于耳,纪念馆负责人竟然美其名曰“寓教于乐“……此外,全国各地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修建的众多革命烈士纪念建筑,由于年久失修,有一些破损严重(尤其是中西部就欠发达贫困地区)。因此,建议在烈士普查工作中,对全国各地的纪念革命烈士建筑也同时进行一次普查,国家拨发专项资金对需要整修的烈士纪念建筑全面修缮,坚决清除与纪念烈士气氛不相称的外来设施,根据新时代的要求,增添现代化的硬件设施,充实纪念资料及内容,以告慰革命先烈在天之灵,教育、激励人民群众和子孙后代学习先辈为国捐躯的崇高精神,为振兴中华、统一祖国的伟大事业作出每一个中华儿女应有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