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报道 > 稿件

让“博爱”之花遍吐芬芳

2016-09-29

作者:吉朋晓

民革上海市委会开展“博爱图书,十年百馆”公益项目纪实

  “我们来自遥远的东部,我们来看望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孩子来了!”中秋节前夕,面对新疆喀什泽普县阿克塔木乡中心小学的孩子们,民革上海市委会副主委董波动情地说。

  他为孩子们带来的礼物,是两千余册精美的图书。这也意味着,由民革上海市委会、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协鑫阳光慈善基金会等主办的“博爱图书,十年百馆”公益项目,捐助学校总数达18所,捐赠图书数万册,涉及云南、贵州、青海、西藏、新疆等多个西部省、区。

  这个发端于上海民革几位热心青年党员的公益行动,在吸引了诸多社会力量参与之后,已成长为一个“标准化、长期化”的公益项目,也成为上海民革组织的一个“品牌”。

  源自个人的公益“大项目”

  “除了教材,那里的孩子几乎没有任何课外读物;学校图书馆是造好了,但书架上只有灰尘……”2011年,民革党员梁顺龙的一次云南禄劝之行,让他吃惊不 小。“谁都知道书籍对孩子的重要性。可在乡村少年的生活中,少见书籍滋养。”从那时起,梁顺龙就打定了为偏远地区的孩子送去图书的念头。

  回到上海,梁顺龙发动自己小区里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拟定了一个“十年百馆”的计划,要在十年内,为100所贫困小学建起公益图书馆。对于当时只是普通工薪阶层的梁顺龙来说,这可谓一个雄心勃勃的“大项目”。

  “之所以强调‘图书馆’,我们是想确保图书捐赠后的效果,不是捐过去就完了。”他们还明确了自己的原则:只收书,不收钱,做单纯的公益。

  第一所学校,就定在云南禄劝。他们自己掏钱购买、问亲朋好友募集,总共收集一千余册,自费快递到昆明;然后在当地租了辆车,翻山越岭地把书送到学校。 “看到那些漂亮的书本,孩子们眼睛都亮了。他们抱着书,跳呀,笑呀……”梁顺龙沉浸在六年前的回忆中,“那一刻,我真觉得值了,所有辛苦都值了。”那次, 他和朋友们在云南呆了半个月,一口气确定了十几所将来要捐赠的学校。

  2012年,梁顺龙成为民革上海市委会青工委委员,也把“十年百馆”活动带进了组织。活动得到青年党员们的积极响应,也得到市委会领导的高度肯定。市委会主委高小玫给活动重新命名为“博爱图书,十年百馆”,将“博爱”精神嵌入其中。

  几年来,这项活动成了青工委的一项重要工作。青工委主任华一沨带领着青年党员们,募捐,分类,选点,运输……一切亲历亲为。他们挥洒着汗水,也收获着满 足。从2011年到2015年,他们仅靠自己的双手,为云南、贵州等地的12所小学募捐了约5万册图书,惠及当地数千名孩子——其中相当一部分是留守儿 童。

  他们的善举感动了很多人,也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响应。2016年4月,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协鑫阳光慈善基金会等单位正式加入,协鑫阳 光慈善基金会首批捐款100万元,专项用于购书。不久,上海图书馆也加入进来,他们在大门口设立了“博爱图书”募捐箱,并将为项目提供图书分类、防疫等方 面的专业指导。8月份,项目又开通了线上捐书平台,依托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以“你买书,我捐书”的方式,鼓励大众参与。

  有了专项资金的后盾,有了专业机构的支持,“十年百馆”真的成了一个“大项目”,可以向着更远的地方启程了。

  以公益凝聚“博爱”力量

  黄沙,红柳,羊群;不同的面孔,不同的语言——新疆戈壁滩深处的景与人,对来自上海的项目组成员来说,的确是陌生的。但他们不陌生的,是无论多么偏远的学校都会升起的五星红旗,是无论哪个民族的孩子都会细心戴好的红领巾。

  同在一片蓝天下,每个孩子都应共享祖国温暖的阳光。这是“博爱图书,十年百馆”项目的企盼,也是“博爱”精神最好的体现。

  有一件事情让项目组成员印象深刻。在募捐来的一本图书的扉页,他们偶然发现一行稚嫩的笔迹:“希望你和我一起喜欢这本书,一起好好学习。”这是捐书的上 海小朋友写下一句话。“这句话让我们很欣慰。教育城市里的小朋友,让他们学会分享、学会爱,也是项目的目的之一。”民革上海市委会副秘书长赵烨说。

  项目发起者们的初衷,如今仍然被坚守着。项目组不想让项目成为简单的“捐书”工具。

  他们要让更多人在参与中受到感染——从个人到社区,从民革组织到学校、企业、机构……所以,在专项基金等途径之外,他们仍寻求更多地从学校、家长和孩子 们那里直接募集图书,这样可以让更多的人关注贫困儿童,也让越来越多的上海孩子,知道在远方穷困的环境中,有那么多自强不息的同龄人。

  他们要让捐出去的书发挥最大的作用——每次捐赠的图书,书目都是经精心挑选后确定的,项目组会考虑当地孩子的年龄结构、知识水平,甚至会考虑图书符不符合 当地的教学大纲。他们还给图书馆制定了管理办法,每次捐赠,他们总要嘱咐当地的老师:“书一定要舍得给孩子们看。不要怕看破了、看丢了。书没了,联系我 们,我们再补。”

  而对于民革组织来说,开展这个项目,是一种赠与,也是一份收获。在项目实施的过程中,民革组织凝聚起了“博爱”的力量——

  相关地方民革组织参与进来了。各地捐助点的选择,多靠当地民革组织落实。目前,云南、安徽、重庆等民革组织协助落实的捐助点有50余个;其中,已完成对云南4所山村小学的捐赠,民革云南省委会全程参与。按照约定,当地民革组织还将会参与这些图书馆的后续管理工作。

  党员们的热情也被调动起来了。在泽普县,上海民革党员、援疆干部段振东跑遍全县,帮助项目组落实捐助学校;在上海,民革市委会青工委的党员们除了自己仍然坚守,还在全市民革党员中为项目招募志愿者队伍,并将进行专业培训……

  我们相信,在未来,“博爱”之花必将伴着书香,开遍祖国的山山水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