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史资料>> 稿件
孙中山先生与我的祖父曹亚伯
2016-6-22 17:19:21

一 勤奋好学立志革命

  我的祖父曹亚伯原名茂瑞,字庆云。以后因参加革命,始改名亚伯。湖北阳升县人(原为兴国州),州人有多人参加太平天国军队,彼等回乡后,为讲述太平军英勇作战故事,亚伯公倾耳静听,怦然激动,心向往之。稍长,就读于两湖书院,勤奋好学,成绩优异;但他自幼即鄙薄利禄,立志为国,对同学中追求官位、醉心名利之徒,辄骂之为“奴才走狗”,同学多忌恨之,目之为“疯子”。

  其时亚伯公和同学黄兴、宋教仁、林述庆等相友善,经常在同学中痛斥满清政府买过祸民的罪行,下定决心,以驱除满清复兴中华为己任。1904年,他和吕大森、张难先等在武昌创建科学补习所,秘密进行革命活动。是年九月间,黄兴谋在长沙举行起义事泄,清廷严行搜捕,黄兴不得出长沙城,亚伯公乃央请长沙煤矿公司经理刘复亭扮成假黄兴,将黄兴扮成卖布商人,其本人则和张继各挟手铳护送黄兴出险,其肝胆义气,有勇有谋,常为当时革命党人所乐道。

  科学补习所既被清廷所查封,亚伯公为壮大革命力量,扩展革命影响,乃由潜江刘静庵和武昌圣公会会长胡兰亭之介绍,加入了基督教,并假圣公会之阅览室成立了日知会,名义上为宣传教义,实际上乃是宣传革命、联络指挥的总机关。其后武昌起义,满清左旗新军首先发难,新军中下级军官大多是科学补习所和日知会会友。它为辛亥革命推翻满清创造了有利条件。与此同时,亚伯公曾执教于湖南新化中学,借课堂教学,对学生进行革命宣传,如,他讲述清兵入关后的“扬州十日”和“嘉定三屠”,要求学生将其作为算术习题,算出清兵杀人的骇人数字。同时,他还把陈天华所编的《警世钟》和《猛回头》等革命小册子,采取各种手法巧妙地向学校师生、圣公会教友和社会群众进行散发宣传,在湘鄂赣各地撒播下革命种子。

二 中山先生的信徒和挚友

  我的祖父亚伯公对中山先生久所景仰,1905年中山先生为集中革命势力,加强革命力量,统一思想,统一行动,发出倡议,提议将他所领导的兴中会和黄兴所领导的华兴会合并为中国同盟会(包括一部分光复会成员),并提出“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为同盟会的政治纲领。亚伯公对此极表赞成,当于八月间偕同黄兴、宋教仁等由武汉乘轮船经上海而抵东京,次日即由黄兴介绍谒见了孙中山先生。他和中山先生抵掌纵谈天下事,中山先生向他谈了三民主义的理论概要和建国方略的设想和蓝图,使亚伯公甚为佩服、赞之不已,并说:“孙先生确实渊博伟大,确实是我们革命党人的好领袖,中华民族的大救星。”

  当年8月20日,当中山先生提出将兴中会和华兴会合并为中国同盟会时,他第一个举手赞成;当进行入盟人宣誓时,他署名“兴国州籍”。当时有广西人,不知兴国州名,谓系杜撰自造儿戏,公谓:“汝不知太平天国兴国人专攻洪山的历史故事,贵省洪王如无兴国州人,何能登基金陵?”当事人笑其憨,中山先生却言其直,对公更加器重。中国同盟会宣告成立,公推中山先生为总理,以黄兴为执行部庶务长,亚伯公副之。同时,他为增强同盟会的实力四处奔走,联络湖北、湖南、江西各地的科学补习所及日知会,将其精华大部都介绍入盟,为中国同盟会输送了新鲜血液,对辛亥革命武昌起义提供了极其重要的有利因素和条件。为此,中山先生曾说:“武昌起义曹亚伯的功勋特别大。”

三 留学英伦宣传革命筹措巨款

  我的祖父亚伯公幼读经史,常习外文,各科成绩均列前茅。1906年,考取公费留学英伦,专攻矿冶。于学习之外,将所有精力和时间全部用之于宣传革命、联络同志。不久,中山先生亦抵英伦,进行筹募经费活动。亚伯公利用基督教和美国朋友关系,先后为中山先生募集了数百万英镑。为接济国内革命运动做出了巨大贡献。中山先生对募集之款涓滴归公,一尘不染,自己则粗茶淡饭,极为清苦。亚伯公将自己留学金的大部分亦赠给中山先生,资助其私人生活。过数日再往访唔,见中山先生依然清苦如故,并谓“汝赠给我的钱已全部购书了”。亚伯公素性憨直,出于对中山先生的关心和敬爱,即以半规劝半责备的口气说:“总理,您一身关系我们革命事业的成败和国家民族命运的兴衰,生活上不应当过分刻苦。”说罢,即罄其所有强赠给中山先生,先生亦不推辞,含笑纳之,并表示接受对他的善意劝告。当时,清政府的驻英使馆,侦悉亚伯公在英伦经常发表演讲,评击满清政府,并与革命党人有所来往,如介绍吴稚晖等加入同盟会。吴常在公开场合发表反清言论,清使馆乃对亚伯公采取报复手段,革除其学籍,停发留学经费。但亚伯公毫不屈服,同时旅英华侨纷纷醵资供给,不感过大困难。此外,尚有一位英人约翰逊者从亚伯公学习中文。二人友情甚深,愿担负亚伯公全部经费开支。因此,亚伯公乃能在牛津大学继续读书,并能更积极地帮助中山先生宣传革命、联络同志、筹集经费等活动。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亚伯公欢喜若狂,便束装东归。适抵上海时,中山先生已辞卸临时大总统职,革命形势呈现逆转;同盟会员有的意志消沉,有的趋炎附势、见风使舵。亚伯公痛心疾首,在一次同盟会机会上发表讲演,大意为“吾辈革命党人当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如有醉心利禄、专门追求个人官位、放弃革命立场,即是我党之败类,当共弃之!”当时招致很多人的忌恨,把他和章太炎骂在一起,称之为上海章曹二疯子。

  当时,黄兴留守南京,与亚伯公函电交驰,邀其襄理政务,亚伯公婉言谢绝,谓生平不善做官,愿随孙总理搞实业计划。期间,亚伯公曾走访武汉参加武昌起义的主要人员,搜集有关资料,写成《武昌革命真史》,用以表彰先贤、教育后人。

四 对中山先生永久忠诚

  1914年,窃国大盗袁世凯废除约法,复辟帝制。中山先生乃令程璧光率海军南下广州,巩固了南方根据地,为平定东江陈炯明的叛乱和北伐战争打下了基础。

  是年冬,中山先生督师被罚,师次桂林,亚伯公参赞戎机,颇多建白;惟因和当时汪兆铭、胡汉民不和乃偕陈少白返回广州。彼时,陈炯明心怀异谋,素知亚伯公在海军中具有较高的威望,乃对公承竭拉拢,并乘间挑拨,谓:“汪、胡揽权伐异,嫉功害能,吾辈必须釜底抽薪,以图自保。”公知陈叵测,乃向中山先生函述情节,并对陈割席绝交,离粤北返,再赴英伦,就第一次欧战所见所闻编写《第一次欧洲大战旅行记》。不二月,陈便发动白鹅潭事变,公开叛乱。

  中山先生平定陈炯明叛乱后,即就任非常大总统,兼海陆军大元帅,誓师北伐。亚伯公欢欣万分,当即束装回粤,谒见中山先生时,坦率表态,此来只是看望总理并不想担任官职。中山先生深知其品志高洁,胸怀坦荡,特聘他为总统府高等顾问,并安置其在长堤东亚酒家和陈少白在一起。三人经常在一起用膳谈话,亲密无间。有时,中山先生住在东亚酒家,三人作竟夜之谈。

  1925年3月12日,中山先生在北京逝世,噩耗传至上海,亚伯公恸哭失声,语人说:“孙总理雄才伟绩不独为中国之救主,并且为世界之救主。今,天不假年,更有谁收拾此残局!”从此,忧国忧民,终日郁郁寡欢,并且由上海隐居昆山,不再过问政治。后来钻研佛学,皈依释迦。他曾说:“中山先生的思想核心是‘博爱’二字,基督的自我牺牲精神、佛教的普渡众生,宗旨和中山先生的‘博爱’哲理并无二致,吾之钻研佛学,仍是孙文主义的延伸,仍不失为总理的信徒。”

五 否定蒋介石晚节可风

  亚伯公隐居昆山后,日惟诵经念佛,莳剪花草,经常荷锄提畚,耕耘于他自己宅边的一小片土地上,怡然自得,但他并非绝然超世者。1926年,当国民革命军北伐江苏时,亚伯公曾动员昆山农民数千人响应北伐。但北伐后,蒋介石对内发动内战,对外屈辱投降之反动政策,始终抱否定态度,当“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亚伯公常对家人及亲友说:“在历史上我国亡于异族者,只宋明两代,均由主闇臣奸,又多虎伥所致,如能团结一致,积极抵抗,倭寇当不能亡我也。”某次,蒋知其晚年生活贫困,曾派人赠送数百元,并告以拟给其在国民党中央挂一中央委员名义,亚伯公婉辞绝,钱亦不要分文,如数退还。

  “七七”事变后,亚伯公忧愤成疾,体益不支,国民党要人陈诚、白崇禧等曾到昆山慰问,亚伯公勉与周旋并不多谈,只有冯玉祥将军任三战区司令长官时抵昆山访问,并聘其为“长官部高等顾问”。亚伯公破忧为笑,表示乐意接受。“八一三”淞沪抗战前夕,亚伯公病逝昆山寓庐,享年六十二岁。抗战胜利后,邵力子先生等请由国民党政府明令褒扬,文曰:“曹亚伯早岁加入同盟会,历经险阻,嗣出亡海外,留学英伦,东归后复为国驰驱,不求谋利,晚年昆山隐处,盖砺清操。抗战军兴,撄怀国难;忧愤成疾,赉志以殁。追念遗型,良深轸惜。应予明令褒扬,以彰潜德。此令。”

  亚伯公幼读经史,长习矿冶,言行忠信,对中山先生极为尊崇。晚年家居,对中山先生所题赠的书札联幅,日必反复展玩,以寄仰止之恩。“八一三”淞沪抗战后,昆山相继沦陷,家中所有,大部毁于炮火,或失于兵燹,仅有所藏中山先生手墨“博爱”横幅一帧,捐赠于武昌辛亥革命历史博物馆,此志纪念。

作者:曹树平